斯卡平克:世界為何沒有傑出領袖?

2017-07-11 1643

問題可能在於我們的政黨過於老邁,缺乏活力,我們需要新的政治運動來激勵有能力的未來領導人進入政壇。

世界為何沒有傑出領袖?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斯卡平克指出,問題可能在於我們的政黨過於老邁,缺乏活力,我們需要新的政治運動來激勵有能力的未來領導人進入政壇。

FT中文網報導,法國前衛生部長、女權活動家、社會改革家、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前議長西蒙娜•韋伊(Simone Veil)不久前去世。她辭世的時間正值另一位重量級政治家、促成德國統一的前總理赫爾穆特•科爾(Helmut Kohl)的葬禮之前。

韋伊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倖存者。科爾可能對納粹受害者的敏感度不夠高,他曾力邀美國總統羅奈爾得•雷根(Ronald Reagan)訪問一個葬有黨衛軍成員的墓地。 但是,為確保德國在歐洲有一個和平的未來,與宿敵化敵為友,科爾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他為重塑歐洲大陸格局貢獻過力量。

科爾之前的兩位德國總理維利•勃蘭特(Willy Brandt)和赫爾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分別於1992年和2015年去世,他們威嚴而偉大的形象仍然深深地印在他們之後的一代人記憶中。所有這些領袖在人格和政治方面都有自己的不足。然而,他們仍是值得我們舉首仰望的一代。現如今,敢問能與他們比肩的政治領袖何在?

歷史可能會將德國現任總理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歸入傑出領袖的行列。但是,其他國家的領導人呢?正在進行脫歐磋商的英國,面臨著大英帝國解體和蘇伊士運河危機(即第二次中東戰爭,最終導致英國艾登政府下臺——譯者注)以來最大的挑戰。

現如今,是誰在領導這個曾經誕生過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國家?梅伊(Theresa May)的政治能力頭一次經歷大選的考驗就現出了原形。摩拳擦掌想要取代梅的是工黨(Labour Party)領袖傑瑞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他的脫歐方案與梅的主張一樣不著邊際。

法國新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向選民作出了很多承諾,但這些承諾還有待時間的檢驗。馬克宏的前任、社會黨(Socialist Party)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淪為了世界的笑柄。馬克宏在大選中擊敗了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候選人、得票超過三分之一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儘管勒龐一直在試圖讓法國國民陣線「洗心革面」,但該黨植根于曾迫害包括韋伊夫人在內的特定族群的政治文化。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的行為越來越荒誕。不久前,他通過推特帳戶上傳了一段惡搞視頻,片中他將一名美國有線新聞網(CNN)記者摔倒在地。

世界領導人的素質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答案之一是,與韋伊和科爾那一代領導人不同,今天的領導人沒有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的切膚之痛,他們無法理解制度崩潰和種族仇視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但是,如果說缺乏艱難時期的經歷是導致今天的政治領袖能力不足的原因,那麼,我們又該如何解釋南非政壇的現象呢? 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雅各•祖馬(Jacob Zuma)都在種族隔離時代遭受過苦難,並因反對種族隔離而入獄多年。然而,前者成了正直和領導力的楷模,而後者執掌的政府則因恩庇關係盛行而蒙羞。

問題是不是出在當今的領導人將才能用到了政界之外的其他領域,或許是商界?微軟(Microsoft)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和他的妻子創立了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積極促進醫療和教育事業發展,賦權于婦女與女孩。財經資訊與新聞公司彭博(Bloomberg)的創始人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曾擔任過紐約市市長。聯合利華(Unilever)的首席執行官保羅•波爾曼(Paul Polman)則大力主張,企業要在造福社會和環境方面發揮作用。

但是,我們沒有足夠的商界領袖來彌補政治領導人的稀缺。而且,商界領袖執掌的不是一個國家。

有如此糟糕的領袖是我們咎由自取嗎?一個普遍的觀點是,我們生活在一個被庸俗不堪的電視真人秀麻醉的時代,因此才會選舉出不夠嚴肅,或者能力不濟的領導人來。

但是,也有眾多跡象表明,選民對提供給他們的政治選擇並不滿意。在不久前的英國大選中,選民拒絕將領導國家的重任託付給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或工黨。在沒有一個政黨獲得絕對多數席位的情況下,英國又出現了懸浮議會。

川普是憑藉選舉人團制度才入主了白宮,他在去年的總統大選中獲得的選票少於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南非去年的地方選舉中,祖馬領導的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的得票下降,因其在約翰尼斯堡和比勒陀利亞等重要城市輸給了反對黨。

問題可能在於我們的政黨過於老邁,缺乏活力,我們需要新的政治運動來激勵那些有能力的未來領導人進入政壇。馬克宏領導的政黨「共和前進」(République en Marche)發起的就是這樣一種運動。在政治空虛的時代,馬克宏的成功意義深遠。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