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指到了關鍵點

2017-07-19 11040

有學員問他,對凍結台獨黨綱有什麼看法?謝長廷基本上回歸民主機制認為,「民主化是有機的,就像有機體在成長,生命會找出路,台灣也會自己找出路。至於,用什麼名稱、形式都是第二層次,首先是要活下去、壯大起來。是否一定要什麼名稱,這個大家有不同判斷,用民主選舉來決定。」

朱駿 / 評論

新文化基金會創辦人謝長廷7月15日出席在台北舉辦的新文化研習營活動,被問到一些涉及台灣前途與兩岸關係的問題,在作答之中點到了一些極為重要的關鍵處,值得大家關注思考。

有學員問他,對凍結台獨黨綱有什麼看法?謝長廷基本上回歸民主機制認為,「民主化是有機的,就像有機體在成長,生命會找出路,台灣也會自己找出路。至於,用什麼名稱、形式都是第二層次,首先是要活下去、壯大起來。是否一定要什麼名稱,這個大家有不同判斷,用民主選舉來決定。」

謝直指根本認為,「首先是要活下去、壯大起來」,談到「要活下去」,似乎已透露出面對的議題不是單純地僅止於台灣內部民主的問題,勢必涉及讓我們可以活下去的環境,特別是外在環境。誰都知道,這個環境的第一階層就是兩岸關係,面對的對手是大陸方面。依照謝的看法,處理完這個「要活下去」的首要問題後,才有「用什麼名稱、形式」的第二層次議題。也就是說,搞不定大陸方面,談什麼名稱與形式都有務虛不務實之嫌。

既然必須面對與處理和大陸方面的爭執,逃避不是辦法,有學員問到,「如果今天中國與台灣要談判,台灣有何籌碼?」

謝長廷說,「要看如何定義籌碼;中國要成為世界的大國,香港與台灣是人家在看的地方,『你對香港和台灣都那麼殘酷了,人家會放心你成為大國嗎?』此外,大陸人民也在看嘛,這也許就是台灣的籌碼。」謝在此觸及了一個關鍵點,大陸人民不只在看,隨時在反應,與台灣人民互動,從網路上看得最清楚!不論他們的表達是同情友好,叫囂謾罵或冷嘲熱諷,沒見到他們對其他地區或國家有這麼情緒強度大、持續時間久的反應,這種現象在在證明他們在某種程度內情緒受到台灣所發生之事物的強力牽引,也證明台灣在他們心目中地位唯一特殊的性質。

謝長廷在此次活動上也清楚表示,「全世界只有台灣可以影響中國的內部,全世界都在對中國指指點點,但沒有人對中國人民、對大陸人民有影響力,而台灣有,」這真是高智慧之一針見血的精準論斷。不但「可以影響」,只要台灣做得對、做得好,影響的縱深大不可言。

「全世界只有台灣可以影響中國的內部」是客觀結構使然,這種結構也內藏了台灣可對大陸方面施以一定程度之作用力的支點與空間,也隱含了大陸人民在面對台灣的事物時有可能改變看法的開放性,這種改變當然會是一股力量,善導之,可為台灣助力,否則,將為相反效果。

兩岸雖然自1949年以來分裂分治,互不為代表,互不隸屬,但在全球嚴格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下,始終沒有跳脫一中框架。是故,在現實環境中,在本質上,兩岸對峙的存在狀態應落在「人民內部的矛盾」的範疇。就此事實基本面而言,台灣對大陸的關係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戰略位置也因此唯一特殊,因為大陸境外的其他國家或地區都落在「敵我矛盾」的範疇。這個現實基礎應該是謝所說的「要活下去」的出發點吧?

在人民內部矛盾中的對峙,強弱之勢常常會發生出乎意外豬羊變色的化學變化,這在各國特別是在中國歷史中屢見不鮮。敵我矛盾則不然,常常只能是敵我之間短期已定的物理力量的較量,變化有限。台灣方面若是放棄兩岸作為人民內部矛盾的屬性,堅持走向敵我矛盾,也就是自願放棄可以有機會以小博大的化學變化的空間,甘心在對自己不利的、類似叢林法則世界中比拳頭物理作用的環境中打轉求活,對比之下,應不難見到對台灣的利弊得失。

謝進一步明確指出台灣之所以能夠如此的重要資藉,在於「畢竟有很多共同的東西,例如歷史、文化」。歷史是已經發生而客觀存在的紀錄,文化是人民生活方式及其內涵的積累。雖然台灣人民的生活內涵中含有大量的中華文化的元素,但百餘年來兩岸分隔太久,加上中國自古就是多元文化的國家,兩岸未必能夠在文化上取得消除兩岸歧見的共同文化方案。那就從有案可考的歷史紀錄入手吧!歷史必須是可以拿出禁得起檢驗的證據的,雙方面對歷史證據不易說謊,易於建立彼此的信用與信賴感。在歷史上,「中華民國」應該沒有什麼好自卑的,承接中華民國的台灣方面在大陸方面面前亦應如此,謝長廷似乎點到了非常重要的關鍵點。

當然,台灣方面的戰略定位要精準,不要想太多,欲求太高。「可以影響」不是「可以改變」,任何改變必須是大陸方面自己的選擇與行動才有可能,台灣方面則可以提出思想的酵素。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