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樹不見林、因小失大的民進黨

2017-07-24 10757

神明上街頭這件事,很清楚的反應了民進黨執政一年多來的問題。民進黨政府把「壓倒性多數贏得政權」這件事情,理解為「革命成功」,認為選民開了一張無邊無際的「空白支票」,支持民進黨的所有作為,甚至是可以「為所欲為」。但民進黨作為的同時,卻不考慮後果與替代方案。

單厚之/評論

「史上最大科,眾神上凱道」暫時落幕了。

民進黨政府一再強調沒有要滅香,用盡所有方式要化解宗教界的反彈,但民進黨政府其實從頭到尾其實都沒有搞清楚宮廟的訴求是什麼,從來沒有靜下心來,聽聽宮廟的聲音。

民進黨政府把一切都指向謠言,指向「阿共的陰謀」,甚至要設置「整合闢謠平台」。檯面上用盡一切辦法與宮廟溝通,檯面下把宮廟打成「中共同路人」,或者是妖言惑眾的有心人,至少是被妖言蠱惑的村夫愚婦之流。

媒體大張旗鼓,說民進黨靠line起家,卻在line上栽了跟斗。但其實民進黨又再下一城,成功了醜化了這些宮廟。民進黨政府在努力溝通的同時,又在自己跟宮廟之間劃了一道鴻溝,從此天人兩隔,各不相干。再出事,只是遲早的事。

星光幫的歌手宮主賴銘偉寫了一首「萬年香火」,相當精準的點出了宗教界的心情。宗教界在乎的不是那一口爐、一炷香、一串鞭炮、一落金紙。他們抗議的是,執政者對於傳統、傳承,缺乏理解、缺乏同理心。

民進黨把神仙也打入「轉型正義」改革的「對象」,把廟區分大小、三六九等。沒來抗議的都是大廟,暗示來抗議的就是邪門歪道、心術不正。然後明示這些宮廟抗議並非為了滅香,而是為了《宗教團體法》,指他們自己心術不正、財務不清,才會借題發揮,卻完全無視北港武德宮的背景。

這次促成眾神上凱道的北港武德宮,主委林安樂是政大金融所高材生、曾經擔任證券公司主管,年僅38歲的他,用全新觀念經營宮廟,把企業管理引進武德宮,管委會一堆都是財經界的碩士。這樣一個宮廟,要說他是為了財務不清、見不得光,你相信民進黨還是林安樂?

正如很多論者所說,民進黨政府不能前一陣子才稱讚「通靈」、「花甲」,如今又把宮廟打成落後、迷信、反改革。

今天宮廟的顧慮完全是為了自己嗎?聽聽賴銘偉的《萬年香火》,講的是傳承、安定人心、社會秩序,少了「香火」的連結,這些相關的有形、無形機制,該如何運作?誰有一個答案?有形、無形的成本,又要由誰來承擔?

神明上街頭這件事,很清楚的反應了民進黨執政一年多來的問題。民進黨政府把「壓倒性多數贏得政權」這件事情,理解為「革命成功」,認為選民開了一張無邊無際的「空白支票」,支持民進黨的所有作為,甚至是可以「為所欲為」。但民進黨作為的同時,卻不考慮後果與替代方案。

看看民進黨對國民黨的追殺,100年前中華民國成立時,孫文對大清皇室的清算,恐怕也不過如此吧?一年多過去了,國民黨主席換了兩個,黨產會還有什麼招?真的限制吳敦義出境?那國民黨至少多100萬票。「轉型正義」,有人幹得這樣草率的玩,最後還能成功的?

「一例一休」,則是另外一個典型的例子。當民進黨政府決定要硬幹的時候,可行性評估完成了嗎?細節跟替代方案有了嗎?新制還沒上路,就搞得天怒人怨,難道不是自以為是、為所欲為,把一切逆耳忠言都當作是反改革、別有用心的結果嗎?

新制正要準備落實,蔡英文總統就跳出來說自己是「法學博士」,看了三遍還看不懂。民進黨立委紛紛跟著跳出來說,「一例一休」必須要修法檢討,那幾個月前,這些人是在胡說八道什麼?

激烈的「年金改革」,民進黨政府真的把所有後果都沙盤推演過了嗎?今天省下的那些錢,真的大過付出的各種社會成本?真的值得讓總統出門經常處於驚嚇之中?除了社會對立之外,這個社會沒有其他達成公平的路嗎?為了幾百億,把國民分成兩邊、社會嚴重對立,會不會是另外一種的「省小錢、花大錢」?見樹不見林?

「前瞻計畫」,撇開蚊子館、浪費、債留子孫的可能性不說,把國家分成天龍跟地鼠,互相仇視、互相謾罵,要幾個8800億能補得回來?

同婚、滅香,也是同樣的狀況,民進黨政府過去一年多來,不斷的把人民區分成進步、不進步、改革、反改革、愛台灣、中共同路人,區區一個2300萬人的小島,能讓你切割幾次?最後的社會成本,難道不是這些所有進步、不進步、改革、反改革、愛台灣、不愛台灣、「台籍中生」們要一起承擔嗎?

「唐山過來,翻江過海,落土枝葉開。離鄉萬里,愁思何寄,堂上公媽龕。香通三界,穿越古今,子弟薪火傳。阮用雙手打拼,捲串隨身,庇佑神常在。底這咧變化ㄟ時代,維護綱常漸漸難。阮用虔心來奉待,代代相傳永遠永遠。香火啊,乎阮ㄟ心倘依偎。人若順天理,天就會照甲子走。咱ㄟ信仰,祈求闔家鋪戶平安。裊裊香煙,希望傳乎天知影。香火呀,歲月傳承甲阮作伴。悲歡離合,用清香來傾訴心肝。安居樂業,遍行良善才有好未來。國泰民安,是咱共同ㄟ盼望。」

賴銘偉的這首歌,民進黨真的應該認真、再三用心聽。

【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