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來希組黨的背後

2017-07-31 4330

截至目前為止,李來希黨的訴求,大概只有年金。缺乏明星、理念過於侷限,距離真能取國民黨而代之,恐怕還有非常非常遠的距離。加上年金的訴求,與縣市議員層級的關連度並不高,又缺乏亮眼的候選人,即便李來希真的組黨,明年選舉的成績也不會太亮眼。

單厚之/評論

李來希要組黨了。

泛藍陣營有人要另組新政黨,其實是已經聽說很久的事情,之前新黨謝啟大與新黨主席郁慕明之間的內鬥,也多少與此相關。藍軍的「邊緣人」最後沒能拿下新黨,只好走上組黨的這條辛苦的道路。

去年的選舉,國民黨敗得太慘,敗到看不見未來的任何希望,所以讓很多人突然之間感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看到自己的一線希望。

這些人說,國民黨不爭氣、扶不起,橘子(親民黨)綠了、新黨紅了,這三個黨都不會是藍軍的未來,必須要有更新的制衡力量,來承接非民進黨的民氣和民怨。

這些人說,民進黨這麼不得民心,但國民黨的民調依然很低,所以新的政黨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國民黨這次失去的數百萬票,就是他們未來新政黨的基本盤;綠軍過去一年流失的,他們也有很大爭取空間。

按照他們的算數,他們只要招牌一立、旗竿一插,立刻就能萬民擁戴、風起雲湧,成為中華民國的第一大黨。

李來希說,藍綠兩黨,一個無能、一個霸道,他們所組的新政黨「會非常狠」,要從地方打到中央。但是回頭檢視跟李來希一起要成大事的這些人,原本都是藍軍裡面的二軍三軍,而且是「十幾、二十年前的二軍三軍」,除了最近投入年改抗爭之外,這些人都已經十幾年沒參與過政治了。

即便在他們最鼎盛的時期,他們就已經不是藍軍中的佼佼者,沒有辦法成就一番事業,所以才不得不退隱江湖。如今看到藍軍的狀況不好,他們卻突然有了捨我其誰的責任感,認為情勢大有可為。

這些人或許每個談起政治都能滔滔不絕,講出一大套自己的理論,但其實都沒有太多的政治經驗,也不是專業的政治工作者。「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這些人每一個都有很嚴重眼高手低的問題。高估自己的能力、實力,低估外在的環境,這背後的自信與自戀,也不是一般人會有的。

當然,政治板塊總是會移動,總是會有新勢力出現,所以不必太早斷定,投給了「李來希黨」就一定是便宜了民進黨,輕易地扣上「隨附組織」的帽子。

過去這幾年,全球的新勢力風起雲湧,看看柯文哲、川普、馬克宏的例子,素人、新勢力似乎有無限想像的空間。但真的認真回頭算算,無論柯文哲、川普、乃至英國的脫歐,其實都還是主要政黨或政治人物循體制的內的遊戲規則,玩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結果。

馬克宏的當選與取得國會多數,前提是有法國那樣特殊的選制,所有選舉都要取得絕對多數或經過二輪投票,選民在投給相近立場的政黨或政治人物時,不必擔心選票被浪費,不必費心計算棄保。但是在台灣只有一輪投票的選制下,很難得到相同的結論。至少在立委的單一選區是如此。

藍綠兩黨的支持度都低、不滿意度都高,讓光譜兩端的小黨都想像自己會有很大的成長空間,摩拳擦掌要在明年縣市議員選舉中取得佳績,作為2020年立委選舉的敲門磚。最近社民黨與時代力量之間也開始互相叫陣,甚至傳出伴侶鬩牆的新聞。

明年的縣市長、議員選舉,小黨雖然不太可能提出市長候選人,不會有能看的「母雞」;但因為複數選區的議員選舉,當選門檻相對低,小黨還是會有一定的機會。不過能夠提出的人選,與「糧草」的準備,就會成為決勝的重要因素。

其實無論時力、社民黨、李來希黨打的算盤都差不多,希望透過明年議員選舉展現一定的實力,作為2020年和藍綠兩大黨談判的籌碼,一如2016年民進黨禮讓時代力量的情況。李來希嘴上話講得狠,但背後的算盤,其實也是一樣的。

「李來希黨」的問題在於,因為他們的訴求對年輕人缺乏吸引力,所以提出的人選很可能都比親民黨、新黨、時代力量、社民黨都更老,而且募款能力也更差。

包括李來希在內等或許有當選希望的人,也因為志在立委,不願意「降格」參選議員。其中甚至有些人因為自視過高,從一開始就想當「影武者」,只出一張嘴,把參選議員當作是一種「羞辱」。

截至目前為止,李來希黨的訴求,大概只有年金。缺乏明星、理念過於侷限,距離真能取國民黨而代之,恐怕還有非常非常遠的距離。加上年金的訴求,與縣市議員層級的關連度並不高,又缺乏亮眼的候選人,即便李來希真的組黨,明年選舉的成績也不會太亮眼。

「李來希們」的困難在於,年金的議題雖然民怨甚深,但很難成為2020年選舉的主要議題,所以不可能跳過2018的議員、直攻2020立委,只能先拚拚了再說。但以這些人的算盤和私心,要在2018年議員選舉一鳴驚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