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後最大集會 逾萬港人上街聲援黃之鋒等

2017-08-21 61

香港泛民主派20日發起遊行聲援學民思潮前召集人黃之鋒等16名被囚的社運人士,港府20日晚上發表聲明指出,尊重市民的言論、示威和集會等自由。

中央社報導,香港泛民主派20日發起遊行聲援學民思潮前召集人黃之鋒等16名被囚的社運人士,港府20日晚上發表聲明指出,尊重市民的言論、示威和集會等自由。

此外,警方公布,遊行高峰時期有2萬2000人,遊行主辦方至今沒有公布人數。

港府表示,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20年來,市民的言論、示威、集會等自由和權利一直受到基本法保障,而法治精神和司法獨立更是「一國兩制」成功的要素,政府和市民同樣尊重和維護這些核心價值。

港府指出,就這次上訴法庭處理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刑期覆核一案,正如律政司早前清楚說明,案件是依據法律和證據作出檢控和上訴決定,完全不存在任何政治考慮。

港府表示,指控法庭受政治干預是完全沒有理據和基礎的,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的聯合聲明已指出上述指控的謬誤。

黃之鋒等人早前因為參與抗爭而被判入獄,泛民方面對此極度不滿,指責當局利用司法制度打擊社運人士,又指黃之鋒等人是為了公義才採取各種抗爭手段,不應入獄。

張鐵志:香港,別放棄!

作家張鐵志在蘋果日報專欄中指出,現實會常常與統治者的願望背道而馳。此刻的香港正在經歷他們的「美麗島時刻」,但今年也是台灣的解嚴30年,意思是,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雖然是不義的恐怖鎮壓,但民間並沒有被擊垮,反而越挫越勇。

文章全文如下:

我記得2014年9月26日那天下午,陽光很好,香港立法會外很熱鬧,都是充滿活力的年輕臉孔,大家都期盼著他們站出來可以為香港帶來改變。

8月31日,北京公布一國兩制白皮書,明白表示說了這麼久的一國兩制只是虛妄的謊言。另一方面,從1年多前開始說的佔領中環行動,不斷在空中飄盪。於是以大學生為主的學聯在9月22日發動罷課,要求香港真普選,立法會外罷課現場有流動民主教室,不同老師和專家提供各式課程,我也在豔陽下的帳篷講了一堂台灣民主的故事。

9月26日那天周五,學民思潮發動中學生罷課,現場超過1千個青春稚氣、穿著制服的少男少女,讓人既震驚又感動。我在路邊和匆匆來去的黃之鋒打了招呼。第一次見到這個少年英雄是1年多前訪問他。那時,我負責主編雜誌的改版第一期封面故事就是學民思潮這幾個少年,因為他們在2012年9月初帶領香港10萬人成功反對國教,我相信這股青年力量是香港的未來。

9月26日晚上,罷課來到高潮,人們聚集在「公民廣場」──這個立法會外的地方之所以被稱為「公民廣場」,正是因為2年前,學民思潮和民眾在這裡寫下香港歷史的新頁。突然,台上演講的黃之鋒宣布現在要重奪公民廣場,幾十個人翻過柵欄,進入廣場靜坐,數人當場被逮捕,其他人於次日被清場。當晚午夜,「佔中三子」宣布啟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28日成千上萬的人從家中出來走到這裡,佔領了金鐘街道。警方發射78顆催淚彈,人們打開了雨傘對抗。一開就是2個月。

請原諒我用這麼多篇幅回顧歷史,因為正是這個重奪公民廣場行動,開啟了雨傘運動,也是因為這個行動,讓3個理想主義青年:黃之鋒、周永康(時任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時任學聯執委)在前日被判刑入獄。

而在他們入獄3天前,是另外13人因為土地正義的抗爭案被判刑入獄。

雨傘運動之後的香港經歷了巨大的情緒起伏。先是因為運動的挫敗,讓公民社會陷入了低潮。激進本土思潮和暴力行動,成為另一種選擇。2016年中,之鋒和冠聰和我在遼寧街快炒店喝酒,他們沮喪地表示非暴力的抗爭似乎越來越難動員人了,但他們無論如何不贊成暴力。

那年秋天的立法會選舉,雨傘世代意外取得很好的競選成果,22歲的羅冠聰成為香港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這表示,香港選民沒有放棄民主運動,並且期待更多新聲音。

但到了2017年,新特首上台,香港的環境卻更為惡劣。立法會新議員因為宣誓過程被法院認為不合法被取消議員資格,現在多人因為社會抗爭而入獄。顯然,這是香港政府和背後北京政府對於反抗力量的嚴厲打壓,一如在中國大陸過去幾年所發生的悲劇。

香港真正成為一個黑暗之城了,所有美麗璀璨的夜景其實都是虛幻而欺瞞的。人們曾說香港已死,的確,這幾年來從新聞自由、官員自主,一國兩制,從打人的警察,再到如今的司法,香港曾經傲人的自由與法治確實瀕臨死亡了。

但或許,現實會常常與統治者的願望背道而馳。此刻的香港正在經歷他們的「美麗島時刻」,但今年也是台灣的解嚴30年,意思是,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雖然是不義的恐怖鎮壓,但民間並沒有被擊垮,反而越挫越勇。所以,別忘了記得黃之鋒在入獄前說的這句話:「下年,當我們獲釋離開監獄的時候,給我們看到一群未放棄的香港人,還有一個充滿希望的香港,可以嗎?」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張鐵志專欄:香港,別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