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鬥、拖、和、或「經美制台」

2017-08-28 183

深究起來,禍源不在美國,也不完全在中共,而在台灣內部。講白了,就是蔡政府默默推動的「緩獨」。它步伐雖緩,但沒人會否認方向是「台灣獨立」。

台北論壇董事長、政大名譽教授蘇起在聯合報專欄中點出一個兩岸公式:一、台灣越獨,大陸就越統。二、統獨越拉扯,兩岸就越緊張。三、兩岸越緊張,國際因素(如美國)就越關鍵。四、國際因素越關鍵,台灣前途就越繫於台灣不能掌控甚至理解的眾多外部變化(如美國內政、大陸內政、美中關係、北韓、中東等)。如果台灣不獨,這公式從頭就不會成立。但台灣越獨,就越會任人宰割,最後仍獨不成。

文章全文如下:

三年多前筆者曾在此園地多次提過,兩岸關係只有三條路走:「鬥」、「拖」、「和」。其中「鬥」是死路一條,因為兩岸力量對比日益懸殊,而大陸全國全民追求統一的意志無比堅定。「拖」只是被動等著被終結。

兩者都不如「和」,也就是透過平等協商,做出某種安排,不僅兩岸可以較長時間安於「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台灣還能較好地掌握自己的前途。後來筆者加入由施明德前主席領銜的跨黨派七人小組,聯名提出「大一中架構」的主張,試以「和」為兩岸解套。

這些年經常在不同場合與跨黨派的產官學及立委談到這個敏感話題。絕大多數都同意「鬥」難以取勝,而「和」儘管較為理想,實際卻非常困難,不僅兩岸間困難,台灣內部更困難。所以結論常常是:就「拖」吧!

拖了三年多,北京的對台政策已經從「反獨」走向「促統」。過去因為重點在「反獨」,所以它能夠忍受馬前總統的「不統、不獨、不武」。但現在一方面蔡英文總統積極推動「緩獨」,一方面大陸的實力與信心上升,所以習近平主席在去年七一黨慶的講話中,就首度把「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連結到「中國夢」以及「兩個一百年」的目標堙C其中「中國夢」固然一直隱含台灣,但「兩個一百年」的概念在二○一二年十一月習首次提出時,原本只涉及大陸內部發展(即在二○二一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在二○四九年完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並未涉及台灣。經過習的最新連結,解決「台灣問題」的時間表首度出現,其中建黨百年的二○二一年更是近在眼前。換句話說,「拖」的盡頭已看得見。

另外,由於這個連結,北京對「不統」的容忍度也降低。既然台灣社會不願意「和」,只想要「拖」,蔡政府又選擇「(暗)鬥」,而北京高層暫且不想武力統一,所以它就在「鬥」、「拖」、「和」之外選擇第四條路,那就是「經美制台」,也就是「超越台灣解決台灣問題」。這條路本小利多,既可避免流血,又可對台灣民心發揮最大效果。如果這條路走不通,最後不得已訴諸更嚴厲手段時,對美台也算「仁至義盡」。

跡象顯示,「經美制台」已經上路。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從今年三月在北京會見習近平起,到八月已經五次提到,「美中兩國正在認真思考如何定義未來五十年的美中關係」。這顯示美中可能已在這件事上試行溝通,而且美方非常重視,才再三公開提及。提勒森一向被認為較接近「主流」,在反中的首席策略師巴農去職後,他在川普政府的分量應更強化。

任何人都會猜想,美中最新對話的籃子裡一定有個「台灣問題」。表面上蔡政府若無其事,迄今沒有任何公開反應。實際上據美國友人相告,具民進黨代表性的重要人士早已半公開地哀告美方,台灣有人聽到提勒森的談話後「頭髮都要燒起來了(hair on fire)」。顯然蔡政府明白問題的嚴重性,但怕衝擊台灣內部輿情,只好故作鎮定。

深究起來,禍源不在美國,也不完全在中共,而在台灣內部。講白了,就是蔡政府默默推動的「緩獨」。它步伐雖緩,但沒人會否認方向是「台灣獨立」。這就刺激了習近平領導層,使得原本並不急於兩岸統一,並樂於慢慢爭取台灣民心的北京政府,必須提升緊迫感,從軍事、經濟、政治、外交等方面加強打擊台獨的力度。此時被北韓困擾而高度焦慮的川普政府,為了尋求中共支持,又鑒於美中的東亞實力已進入黃金交叉的節骨眼,自然樂意坐下來商討未來美中關係的新架構。台灣前途因此就脫離自己的掌握,變成由兩強決定。

上述邏輯隱含了一個兩岸公式:一、台灣越獨,大陸就越統。二、統獨越拉扯,兩岸就越緊張。三、兩岸越緊張,國際因素(如美國)就越關鍵。四、國際因素越關鍵,台灣前途就越繫於台灣不能掌控甚至理解的眾多外部變化(如美國內政、大陸內政、美中關係、北韓、中東等)。如果台灣不獨,這公式從頭就不會成立。但台灣越獨,就越會任人宰割,最後仍獨不成。

聰明的台灣到底要怎麼選擇?

文章來源:聯合報/名家縱論/蘇起:鬥、拖、和、或「經美制台」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