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再度一分為二

2017-08-31 15114

試想德國又分裂了!不過這一回分為南德、北德。德國南部包含了前西德的薩蘭邦、萊茵—法耳次邦、黑森邦、巴登符騰堡邦和巴伐利亞邦,再加上前東德的圖林根邦和薩克森邦。而語言學家所謂的烏丁根線(Uerdingen line),就是區分南北部的分水線。

選戰已然開打,德國南北之分也隨之明朗

7月1日,德國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下葬;統一後的德國,已成為他的遺愛:東西德分裂的傷疤,已逐漸愈合。然而縱向的劃分結束了,橫向的卻悄悄滋長中。

試想德國又分裂了!不過這一回分為南德、北德。德國南部包含了前西德的薩蘭邦(Saarland)、萊茵—法耳次邦(Rhineland-Palatinate)、黑森邦(Hesse)、巴登符騰堡邦(Baden-Württemberg)和巴伐利亞邦(Bavaria),再加上前東德的圖林根邦(Thuringia)和薩克森邦(Saxony)。而語言學家所謂的烏丁根線(Uerdingen line),就是區分南北部的分水線。(譯按:烏丁根線是一條區分德國南北方言的界線,將德國分為高地德語(德南)和低地德語(德北))。

如此的區分相當公平。南德、北德平分了全國人口,並且在全國前10大都市區域中,各自占有5塊,至於前東德的貧窮區域,它們也各占一半。但是德國南部的願景,優於北部。理由是南部各邦的生活條件優於北部。南部的學校較優、就業較易、賺的較多、活得較久足以享受這一切。並且南部政府的普遍財務狀況較健康,因此可以投資更多,是北部的5倍。而且根據德國經濟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簡稱DIW),南部各邦的犯罪率,「遠」低於北部。另外,南部擁有全德國最棒的足球隊,拜仁慕尼黑隊(Bayern Munich)。

這是一幅參差不齊的景象。位於薩蘭邦的前煤礦業區(德南),以及人才流失的薩克森邦村落(德南),皆因為民族主義政治的摧殘,而無法加入這一幅南方陽光地帶的圖畫;相對地,北部高科技的城市,例如漢堡(Hamburg)和杜塞道夫(Düsseldorf),居歐洲最富裕城市之列。不過南北之差異未盡於此。面積廣大、人口佔據了大部份北德國的北萊因—西發利亞邦(North Rhine-Westphalia),生活非常艱困;而位於南德國的巴登符騰邦以及巴伐利亞邦,則在一夕之間發展成功。但這並非事情的全貌。

值得密切注意的是,某些統計資料顯示,劃分德國南北的烏丁根線,如今已比之前的東西德邊界線,更加清楚。例如失業率,南北之分將追上東西差異,甚至超越。而無政府組織(Initiative New Social Market Economy,簡稱INSM)的教育評鑑,顯示同樣在東德,南部薩克森邦和圖林根邦的評鑑,是德國16邦中最高的。而北部的柏林(Berlin)和布蘭登堡邦(Brandenburg)則是最低。至於平均壽命(life expectancy),南北之分已超越東西差異;巴登符騰堡邦和薩克森邦的女性,活得最久。德國某研究機構(Hamburg Global Economics Institute)的André Wolf表示:「不久的將來,南北劃分將取代目前的東西界線。」

若到德勒斯登(Dresden—德南)和不來梅(Bremen—德北)一遊,可見證這個變化;兩城各有50萬人。德勒斯登的路面較乾淨也較平坦,社會住宅品質較優,其失業、貧窮、負債比率都較低;但是它曾是共產黨統治的東德。不來梅則是位於前西德統治區,但是它地處的北部,現在則是德國較貧窮的區域;德勒斯登則是在富裕的南部;這個變化,意義非凡。

現代與傳統

德國,並非一直呈現著南富北貧的狀態。20世紀的大多時候,北部因為擁有煤礦、鋼鐵和運輸工業,所以較南部富裕。即便在1960年,巴伐利亞邦(德南)是西德最貧窮的區域。如同其鄰邦,巴伐利亞邦缺乏天然資源,還必須替自1945年以來逃至此地的中歐難民安排工作。於是隨後的德國幾任政府限縮了官僚體制,並為投資提供了誘因:不侷限於大城市,還包括小規模生產的城鎮和村落。這樣的做法很符合德國的經濟傳統:南部高地屬於小面積的自足農業;北部平地是大面積的農業企業。

南部的技術企業,由於擁有高精密技術的巨擘,例如戴姆勒(Daimler)和西門子(Siemens),因此在傳統重工業式微之後,較北部有辦法面對這一切。社會學家Bruno Hildenbrand甚至認為,由於德國政府對南部農戶採取相對自治的管理,因此賦予該地創業和務實的靈魂。另外,德國最好的大學大多在南部,而德國主要的證券交易市場(法蘭克福—Frankfurt)、2座最大的機場(法蘭克福—Frankfurt和慕尼黑—Munich)也都在南部。在這個數位化、全球化、以及金融服務的年代,這些機構的規模,也前所未有的越來越大。

前東德的南部區域,也結合了類似的運氣和技術。例如薩克森邦(德南)和圖林根邦(德南),較其他地方更為都市化並且也位於交通要衝上;而它們在前共產統治時期所擁有的產業傳統—萊比錫(Leipzig)的貿易商業展覽會、耶拿(Jena)的光學技術,和德勒斯登的航空業—都足以在統一後的德國成功發展。

德國將在9月24日舉行大選,南北之分的政治差異也將上演。梅克爾為首的中間偏右之基民/基社聯盟(CDU/CSU),是以南部各邦為鐵票區。但是她最後能否勝出,部分取決於她是否在較窮、支持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簡稱SPD)的北部,贏得選票。值得注意的是,梅克爾選戰開打的起跑點,選在多特蒙德(Dortmund—德北);這是一座屬於後工業時期的城市,位於魯爾谷(Ruhr Valley)西北岸。而且,她和社會民主黨黨魁舒爾茲(Martin Schulz),皆選在不來梅(德北)作為選戰初期的地點。

德國南北部,在政治上的分野,尚未達到涇渭分明的地步。但是勢必是朝這個方向進行的。當年的東西德界線,已因西德的資金挹注,而模糊不清。但是現在若要比照當年,為縮小南北差距,將南德資金挹注到北德,情勢卻相當複雜。因為根據德國憲法,聯邦政府不得干預教育,使得金援經營不善的學校(大部分在北德),變得相當困難。同樣地,2011年上路的「債務煞車系統」,限制了德國各邦的借貸,而它最主要限制的就是債務纏身的北部各邦政府。其他重要的國家議題爭相浮上檯面:社會民主黨建議調升金字塔頂端的所得稅,此舉將重創南部,因為全德國前10名的高所得城市,南部就占了9座;而聯邦政府欲增加公共建設的投資,將壓迫資金不足的北部各邦;干預房價的措施,較適合高房價的南部都會,相較於房市低靡不振的北部。

研究人口趨勢的the Demographic Risk Atlas,認為德國的南北差異將會高於義大利。德國經濟研究所所長伏拉茲謝(Marcel Fratzscher)也表示,這樣的差異將與憲法對立,因為憲法保證所有德國人擁有相同機會。但是德國擁有聯邦架構,卻沒有以統一為目標而架設的特殊環境,因此這樣的保證,能否維持?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8月19日刊登於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文章標題為 Germany’s new divide。】
原文出處【圖片為中新網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