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和行政院交手高來高去

2017-09-18 2713

這篇文章列出的許多民調數據已經很清楚地答覆了徐國勇修憲「真的是太難,必須全民有共識」的擔心。事實是這樣清楚,所以只要是有擔當、有責任感的有權者實在沒有在憲改議題上猶豫蹉跎的理由。

林濁水/評論

柯文哲這幾天頻頻拿著大分貝喇叭向中央出手。針對台灣17年間換了13位行政院長,行政院長任期之短,在世界所有雙首長制、內閣制中高居冠軍的怪現象,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電視專訪中大談中央憲政體制問題,他指向當前權責混亂的雙首長制說,如果一部車子一直出車禍換了13個司機都還不行,他就會懷疑是車子有問題。

地方首長管中央體制,中央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卻也很當一回事地回應。徐國勇說憲政運行這麼久的確產生一些問題,柯文哲不是第一個講的人。的確如此,柯文哲並不是第一個指出體制有問題的人,這自然是不用說了,早在占領立法院時太陽花就呼籲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了。

有趣的是中央政府官員正式公開承認憲政體制有問題的,徐國勇也不是第一個,林全在卸任前幾個月接受<財訊>專訪,在解釋他施政為什麼令民眾不滿時就說「我們的體制是有問題」了。

麻煩的是對這一個有問題的憲政體制,公民團體呼籲要改,立委呼應,但是當權者不動如山;甚至前後兩任內閣都對體制不良有感,當權者也仍然不動如山。所以雖然柯文哲和徐國勇對體制嗆聲排名愈不是第一個,只有愈顯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愈顯得這體制的改革被擋到動也不動實在沒有道理,也因此,柯文哲洋洋灑灑的質疑,和徐國勇並不簡短的回應,形成非常有意義的交鋒。

連戰「厥功甚偉」!

既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為什麼我們的憲改還動不了,原因在哪裡,柯文哲沒說,倒是徐國勇卻有回應。他認為關鍵在於修憲的門檻太高了,他說,「修憲門檻相當嚴苛,最困難在公投那一關,真的是太難,這部分必須全民有共識,才有辦法來改變憲政體制。」

依我推動憲改的經驗,修憲門檻那麼高怎麼修,幾乎是所有人的共同反應。

沒錯,2004年通過國會減半修憲時也同時設了修憲的門檻「1/4立委提案,4/3立委出席,4/3通過,再由獲一半以上公民公投通過」,這樣的修憲門檻是世界第一高。這遺害深遠的修憲門檻規定是2004年修憲通過的。當時連戰堅持如果不接受這樣的修憲門檻,國民黨就不會讓國會減半修憲案通過。對連戰這一個荒唐的堅持台聯堅決反對,我也向民進黨強烈警告千萬不可以讓這門檻通過,但是民進黨怕國會減半不通過沒有辦法向林義雄交代,便放水了。修憲案通過後林義雄上電視稱讚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厥功甚偉」 (《Nownews今日新聞網—名家精選》老包:台派菁英快長大》) 。事實上國會減半和高修憲門檻的通過,對台灣的民主發展都是「為禍甚烈」,和民進黨聯手促成「為禍甚烈」的兩個制度後,連戰竟反而被封為「厥功甚偉」,是非顛倒莫過如此,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只能對修憲門檻望洋興歎?

然而這樣的修憲門檻真的高到只能望洋興歎嗎?其實也未必。

首先,國會「1/4立委連署,4/3立委出席,4/3通過。」這一關,並不是絕對性難跨過。

2004年修憲時,通過的是所謂國會自宮的減半修憲,按情理,一定會被立委抵制,但是當時減半的主張被民粹分子如痴如醉地營造出了神聖的光芒,所以立委依林義雄文章的描述都向這光芒「屈服」了,結果只有少數幾個人在立法投票時缺席,出席又舉手支持通過的占立委總席次的90%以上。90%都過了,4/3乘4/3的門檻就沒有道理一定過不了。

2004年國會通過國會減半修憲案的例子,可以見到門檻跨不跨得過的關鍵在於民眾的立場,只要民眾一面倒地支持修憲,國會議員依林義雄的說法「屈服」的機會就很大。

2000年,民粹人士開始推動國會減半運動,2001年民進黨和台聯把立委減半列為共同選舉政見。但是雖然經過政客和民粹人士鼓吹,一直到2001年民眾支持度仍然不高,依OPEN調查只有30.4%支持度。在這樣的民意支持度之下,選舉選完後,民進黨台聯對這個議題就給他來個冷處理。到了2004年陳水扁繼續把他當成選舉政見,選後民粹人士強力抗爭逼迫民進黨兌現選舉支票,連戰也發現減半是民進黨的自殘,對國民黨非常有利,便積極聲援民粹人士,民意終於被鼓動起來, 2004年台灣智庫民調,支持度推升到了68%,國民黨和民粹人士便憑藉這樣的民意逼使民進黨就範自殘,國會減半和修憲高門檻因此一併通過,連戰也因此大受林義雄讚美。

從這個例子來看,徐國勇說「修憲門檻是相當嚴苛,最困難在公投那一關,真的是太難,這部分必須全民有共識」,的確沒有說錯,也就是說只要民眾有共識,國會通過就不難。

那麼現在民眾對憲改有沒有共識?

政學界的菁英分子總是認為憲法抽象性那麼高,距離人民太遙遠,所以人民對憲改一定興趣缺缺,哪可能形成什麼憲改的共識。

2014年4月,我向民進黨中央建議推動憲改,他們當時的反應就正是「憲政議題這麼抽象民眾會有感嗎」?但是我認為人民為憲政亂象已經苦了兩年了,再加上太陽花這一個聲勢顯赫運動的鼓吹,人民一定對憲改有感,中央黨部終於還是在我的建議下做了一份民調。

民調的結果令黨中央很嚇一跳。

一、民眾高達68.7%認為「目前政府體制不能解決重大爭端」,不以為然的只有21.7%。

二、民眾高達68.8%贊同「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只有22.2%不贊成。

這樣的憲改支持度簡直是太高了,只是很可惜那時黨主席正要交接,舊主席認為這結果應該由新主席運用和宣布,不料新主席上台則既不宣布也不運用,秘而不宣。

2014年在民進黨之後,陸陸續續又有民調機關做了憲改的民調,從民調中可以發現,隨著憲政危機的惡化,民眾對憲改的支持也愈來愈高。例如,新台灣國策智庫三次的調查結果是:1、2014年12月,66.5%比13.9%。2、2015年1月,73.9%比10.4%。3、2015年3月,79.7%比8.0%。
圖一、憲改支持度趨勢圖

有這樣高的民意支持度,公投要通過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問題—因為在這樣高的支持度下,公投時只要投票率到達65%就沒有什麼問題了,這樣的投票率只要和公職選舉一併舉行就可以有了。

我的經驗是,一旦知道憲改有這麼高的民意支持度後,雖然大部分的人都為修憲能不能通過而鬆了一口氣,但是仍然會有少數人質疑說,縱使這麼多人支持憲改,但是一般民眾會知道怎樣選擇憲改的內容嗎?他們會有興趣嗎?這一點其實一樣不必悲觀,因為經過這麽多年來的憲政亂象和公開討論後,民眾已經對許多最重要的憲改內容很明確地形成了多數意見了,例如絕大多數多數人支持的有恢復閣揆同意權、維持總統直選、總統不應該兼任黨主席……等等。
表一、民眾對各項憲改議題的態度。

在表一中,整理了9項具體的憲改內容,民眾的表態度都非常高,表示他們對重要的憲改議題一點也不生疏。可見政界看輕民眾說他們對憲政不了解沒意見,根本是政界不接地氣的又一個演出而已。

總合表一的9項數據,我們可以說民眾支持的是加上了一些新的配套,可以比現在現行的更好的雙首長制,或則是一個比較好的半總統制。

這樣的內容某一個程度也符合徐國勇在回應柯文哲講的一大段話,他說:

台灣老早就討論過憲政體制產生了一些窒礙難行的問題,也有人提到是總統制好,或內閣制哪一個好。總統制不會是最好的,不然就不會有很多國家是內閣制,內閣制也不是最好的,全世界不會有總統制的國家,應該去思考什麼是適合台灣的狀況。

民眾對於改良雙首長制9項要項中支持度比較低的只有國會議員兼閣揆一項。要注意的是這一項的調查是在2014年做的。

2016年蔡林組閣時,刻意少用立委出身的閣員,應該是對當時的民意有所呼應;但是一年多之後,社會大多數的已經對沒有立委經歷的學者和技術官僚為主體組成的內閣大大反感了,因此目前民意對立委兼任閣員的態度應該已經大為改善了。

依民調看來,柯文哲、林全、徐國勇認為體制該改,很清楚的都不只是在清談抽象的憲法學原理,也不只是在訴自己從政時的苦而已,而是陰錯陽差地形同在苦民之所苦了。

無論如何,這篇文章列出的許多民調數據已經很清楚地答覆了徐國勇修憲「真的是太難,必須全民有共識」的擔心。事實是這樣清楚,所以只要是有擔當、有責任感的有權者實在沒有在憲改議題上猶豫蹉跎的理由。

【圖片為資料照,文內圖表為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