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院長弱總統的時代來臨?

2017-10-05 2677

歷經一年多的試煉,蔡英文欲振乏力的施政表現,確實讓越來越多人認定這個政府,很可能將以失敗作收;只是,沒想到這一切,就在賴清德接掌閣揆後出現重大轉折。一個強院長、弱總統的全新政治時代,正悄悄來臨。

吳子嘉/評論

歷經一年多的試煉,蔡英文欲振乏力的施政表現,確實讓越來越多人認定這個政府,很可能將以失敗作收;只是,沒想到這一切,就在賴清德接掌閣揆後出現重大轉折。一個強院長、弱總統的全新政治時代,正悄悄來臨。

長年以來,扭曲的憲政體制,讓台灣的民主政治與國家發展,在總統有權無責、府院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混淆的亂象中,始終處於寸步難行的窘境。尤其,蔡英文或許是性格使然,每次將手伸進行政體系時,又都只願把話講一半,導致中央政府指令混亂、莫衷一是,施政滿意度隨之日漸下墜;速度之快,創歷任民選總統之最。

◆◆柯P嘗試助蔡挺過難關◆◆

面對執政僵局,今年8月世大運舉辦前夕,柯文哲或許是有感而發,主動私下詢問筆者,身為台北市長的他能怎麼幫助蔡英文總統?

當時,筆者告訴柯文哲,蔡政府執政失敗,已是確定事實;而且,未來只會愈來愈壞。背後成因雖複雜,但最關鍵的,莫過於蔡英文因為沒有核心價值,所以才導致領導力崩壞。

過去,蔡英文曾長期在國民黨政府中擔任學者、官員,被訓練出相當道地的職業官僚性格,「謹慎、保守」成為特色。好處是穩定沒意外,壞處則是固步自封,缺乏彈性。這種特質,或許足以成為傑出公務員,但是,一位「當為卻不為」的領導人,恐怕很難成為好總統。

因為,把官僚性格、缺乏核心價值兩者加在一起,結果就是凡事習慣隨風擺盪。譬如,一例一休或年金改革,蔡英文就是因為立場模糊不清,一路搖擺不定,終讓好事變壞事。

更進一步來說,因為價值觀不明確,所以無法設定戰略目標,這讓蔡政府經常陷入戰術困擾,終日在小型戰鬥疲於奔命,落入見樹不見林的狹隘格局。

另方面,筆者也告訴柯文哲蔡政府的困境,部分原因也來自於制度問題。因為,現行的雙首長制完全不合於科學管理原則,讓民選總統無法直接指揮部會首長,立即回應人民需求。所以,為緊急搶救蔡總統的頹勢,有必要盡速完成修憲工程,讓指揮、參謀系統朝一元化邁進。

另外,還有一種方法就是蔡英文本人可學習前總統李登輝個性的大而化之,抓大放小,充分授權閣揆,同樣能達到一元化領導。只是,從蔡英文的性格來看,基本上她很難做得到這種方式。

◆◆賴清德接閣揆,指揮參謀朝向一元化◆◆

儘管類似建言不斷,領導者若缺乏堅毅的價值觀支撐行動,這些終究僅會是空談。但沒想到,「林下賴上」的內閣改組,卻意外地讓國家在完成憲改前,出現指揮與參謀系統一元化的契機。

《美麗島電子報》最新國政民調顯示,當賴清德於立院公開主張務實「台獨論」後,他的施政滿意度為50.6%,信任度更高達64.9%,整整領先蔡英文22%;而且,經交叉分析發現,即便是泛藍選民,在面對這位台獨意識強烈的政治工作者時,也有47.4%對賴存有信任感。

儘管賴清德的這項主張,完全暴露出他對於兩岸與國際政治知識的嚴重不足,也破壞了蔡英文長期主張的「維持現狀」,但是,單就民調數字來看,背後確實隱含了很重要的政治意涵。必須說,以賴清德目前所掌握的民意基礎來看,他無疑已是蔡政府的「權力之源」,且能量強到讓他足以跳脫憲政僵局,成為強勢閣揆。

為何這樣說?首先,賴清德公開表示自己的台獨立場,此舉不僅引來國內質疑,中國大陸也回應台灣永不可能成為一個國家,美國也特別重申一個中國原則。代表賴清德這席發言,確屬魯莽,筆者一度公開批評他「不知輕重」。

但是,回過頭看這位新閣揆在拋出「台獨論」後,不僅進一步參加獨派大老黃崑虎的音樂會,重申「我不論在什麼位置 ,堅持永遠不會變」,代表即便各界罵翻天,賴清德仍不改其志,無懼是否會因公開堅持價值信仰,讓民調受到衝擊。

同一時間,在賴清德接掌閣揆初上任之際,就閃電加碼推動解決產業五缺問題、祭出替公務人員全面加薪3%、力推《勞基法》一例一休修訂版本等具體作為,清楚展現出不同於以往英全政府總習於躊躇不前的作風。因此,從本報民調來看,賴清德上任後,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民眾對他的信任度,立即展現在此次美麗島的民調。這一點,確實跌破不少人的眼鏡。

第二,賴清德之所以能取代蔡英文,成為政治能量泉源,就在於他的確擁有當前台灣政治人物罕見的「拙而不巧」。

為何這樣說?蔡英文因為極其聰明,所以面臨任何可能損及自身利益的爭議事件,總會懂得適時不表態,刻意模稜兩可;即便心有定見,也不願說清楚、講明白,寧可放棄領導,也不願得罪立場不同的一方。舉個最近例子就是憲政改革,這明明是蔡主動拋出,結果面對最核心也最關鍵的總統制或內閣制,她卻刻意忽略避談,誰都不想得罪。

更甚者,近日蔡英文接受中央社專訪,洋洋灑灑講了快20個議題,通篇竟只是不斷重複你我早已知道的事。對於一例一休該怎麼修,憲改該怎麼改,諸如此類的重點變革,連一丁點都不願碰觸。雖然,他仍是有對一例一休的修法提出所謂的「三階段論」,問題是,逐一檢視其中的每一階段,不就是過去一年多,勞工、產業與朝野立委一再要求蔡政府要盡快補強的事情嗎?怎麼會到了今天,又繼續把老調當新調,主張依舊空洞?

因此,這也令人不免懷疑,這位總統是不是眼見賴清德上任後提出種種強勢作為,因而想藉此「刷存在感」?可惜的是,空洞沒內容的專訪,只是再次讓人看見總統的蒼白與無力。

◆◆衣尾效應,讓賴清德成為綠營唯一太陽◆◆

的確,就政治算計角度而言,隱藏自己,有時是聰明的做法;問題是,聰明的背後,不就是因為缺乏核心價值嗎?人民不是傻瓜,看在眼裡,心知肚明。

反觀賴清德,即便曉得蔡政府主觀上還暫時不願更動一例一休,也曉得替公務人員加薪有可能會削減先前年金改革的力道,也清楚「台獨論」必然會引起內外紛爭。問題是,放眼台灣政壇,有多少政治人物敢說出心內話?而且,他對於兩岸的政治主張,明顯與頂頭上司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迥異。這一幕看在人民眼裡,相信就算是不認同他說的話,但很多人會願意肯定他對信仰價值的堅持勇氣,而這也是為何有將近5成的泛藍選民對他感到信任。

而且,賴清德的高民調,更已衍生衣尾效應,有效加持蔡英文與民進黨,帶動整體綠營民調上揚。政治講實力,預料賴清德必然會成為民進黨「唯一的太陽」,光芒四射。

即便,目前有不少內閣成員都是蔡英文欽點的人馬,但在高民調所產生的西瓜效應下,這些部長預料將會很自動、現實地朝向高民調、高政治能量的賴清德靠攏。更嚴重的是,政治敏感度極為敏銳的區域立委,無論新系或非新系,更是有可能出現西瓜效應,倒戈速度遠比部長更快。

儘管蔡英文依舊掌有國安會、國防外交與兩岸,但如果領導風格依舊不改,繼續不做決定,那麼,相對於賴清德的總是勇敢地執行他的價值信仰,那麼,放棄領導的蔡英文,必然會受到更嚴重的質疑,甚或大權旁落。

這種結果,雖難免讓賴清德與蔡英文的嫌隙更為擴大,但很抱歉,蔡英文終究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畢竟雙方民調差距太大,就算不願意,也只能暫時面對政治現實。

◆◆大院長、弱總統時代來臨◆◆

不可諱言的是,當初回覆柯文哲可以如何幫助蔡英文時,內心確實充滿挫折與失落;畢竟,對所有關心國家發展者而言,面對執政當局表現疲弱,難免感到憂愁。沒想到整個局勢竟突然出現奇蹟式反轉,著實令人振奮。

或許這樣的轉變是歷史的偶然,遠超乎蔡英文的想像。但如果這種態勢能造就出一個表現成功的政府,讓施政績效大為提升,也讓民進黨能向人民證明自己是有為的政府,那麼,對國家而言,這終究是正向的發展。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轉變,代表中央政府的指揮與參謀系統將走向一元化;而行政院院會,實際上就幾乎等同於國家最高權力機構。而且,只要賴清德能穩住民調,這樣的結構,等於宣告強院長、弱總統的時代正式來臨。這股賴神效應,絕對足以稱之為意外的奇蹟!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