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實踐與效應

2017-10-30 3614

不論中國最終成為霸權或是因為改革失敗而崩潰,中國對世界的衝擊都將是顛覆性的,也必將影響台灣前途,我們期待當中國成為強國時,它對民族主義的需求會降低,取而代之的是中國能負起提供世界安全保障,能提出具有普遍性的「中國模式」,並且更能包容多元的社會價值,成為真正的「王道國家」。

洪奇昌/評論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的制度性權力登峰造極,習近平費盡心力集中權力的目的都是為了實現中國在「兩個百年」階段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政治使命。依據先有「頂層設計」後有下層執行的中國政治特色與黨建邏輯,他的政治使命能否落實必然與他的「歷史地位與政治繼承」、「國內改革與國際新情勢」掛勾。

歷史地位與政治繼承

中共黨章與中國領導人的權威和歷史地位密切相關,也是習近平強國夢的「頂層設計」。由此切入,習近平思想在十九大寫入中共黨章已是必然。中共十八屆七中全會會議公報已預示「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相關內容將寫入中共黨章,而十九大政治報告似乎進一步地將這段文字精煉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習近平之名與思想寫入黨章的意義是,習近平的歷史地位與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比肩,並遠超越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將進一步確立黨政軍「核心」地位。

歷史地位與毛鄧比肩、集制度性權力於一身的習近平,將有更高權威鞏固他的路線,持續推動相關國內改革與強國戰略布局。因此,雖然十九大恢復黨主席制可能性不高,但中共政局由集體領導轉變為習近平一人獨尊的權力格局已更明朗。至於政治局常委人數不論是五席或七席,屬於哪個派系,他們既然入常便唯有貫徹習路線一途,都必須是習路線的執行者。此外,若十九大「不立儲」,那麼二十大習持續執政應是確定,未來恢復黨主席制或是2018年修憲更改國家主席任期將更有可能。

國內改革與國際情勢

從頂層設計進入下層執行,習近平要在2020年(十三五計畫)前建成全面小康的基礎上,分「兩步走」,第一步在2021至2035年(十四五-十七五)邁向「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步要在2036至2050年(十八五-二十五)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然而習近平未來最主要的挑戰也必然圍繞著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生。

習近平已指出,進入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為此,十九大又將成立四個新機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國有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和自然生態監管機構」、「退役軍人管理保障機構」、「國家、省、市、縣監察委員會」,已回應新時代的新矛盾。

而習所謂的「社會矛盾」其實和西方理論所指出的「後物質主義社會」面臨著共同的問題。當代中國人民已滿足了生活溫飽的基本需求,隨之而來的是要求更多的非物質的滿足,從要求生活品質、經濟品質從量到質的提升,到生態環境、民生問題、城鄉發展、政府治理等方面,要求政府提供「善治」將公共利益最大化,擴大民主參與、解決資源分配不均等訴求,都是西方社會數十年來嘗試處理卻仍思索更佳解決方案的課題。

若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等「四個全面」能成功帶領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之路,那麼「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道路、理論、制度、文化效應將更可能外溢至國際場域。

觀諸國際新情勢,美國川普政府逐漸退出非傳統安全領域如經濟秩序、糧食、能源與環境、教科文等領域的主導者角色,習必須透過國內改革的實踐向世界證明「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具有優越性,足以成為西方模式的替代方案,能處理西方未能解決的問題,中國才能成為真正主導秩序的強國。

另方面,國際對中國的崛起是憂喜參半。傳統安全領域如亞太與全球安全問題方面,美國主導的集團仍對中國進行軟性圍堵;日前日本眾議院改選,安倍集團確定取得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日本可能修改憲法第九條「放棄戰爭」相關條款。隨著中國持續強軍,美中、美日之間究竟是鬥而不破還是走向衝突?習近平必須說服世界,他能在區域安全如美日中關係、朝核問題以及中國與其他鄰國的疆域、歷史矛盾中維持和平崛起的承諾。

不論中國最終成為霸權或是因為改革失敗而崩潰,中國對世界的衝擊都將是顛覆性的,也必將影響台灣前途,我們期待當中國成為強國時,它對民族主義的需求會降低,取而代之的是中國能負起提供世界安全保障,能提出具有普遍性的「中國模式」,並且更能包容多元的社會價值,成為真正的「王道國家」。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