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進府「溝通」慶富案? 總統府:陳偉志有義務說清楚

2017-11-15 756

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陳偉志有責任向外界說明清楚,所謂他曾在錄音帶中所說「我去總統府溝通」的說法,是何時到總統府?會見何人?誰承諾撥款?這些外界所質疑的問題,當事人有義務說明清楚,不應由外界恣意解讀,企圖影響輿論。

記者盧素梅/台北報導【三立新聞網】

針對媒體報導有關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14日晚間面對媒體詢問時,「點頭示意」曾進總統府,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陳偉志有責任向外界說明清楚,所謂他曾在錄音帶中所說「我去總統府溝通」的說法,是何時到總統府?會見何人?誰承諾撥款?這些外界所質疑的問題,當事人有義務說明清楚,不應由外界恣意解讀,企圖影響輿論。

總統府再次強調,本府立場明確,若有不法就移送法辦,但不接受犯罪嫌疑人各種形式的影射或有心人士的政治操作,模糊政府追查弊案的焦點。

慶富承包獵雷艦案持續延燒,有媒體報導,慶富副董陳偉志直接向總統府「喬」24億,不過總統府對此否認。但今晚媒體報導,陳偉志今晚9點左右現身住家轄區派出所簽到,有媒體問陳偉志「有沒有去過總統府?」陳偉志聽到後有點頭,但之後就不願多說,簽到完便快步跑離現場。

總統府清查會客紀錄 未見陳慶男父子

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自爆曾直搗總統府「喬」24億元,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15日表示,總統目前已主動清查自去年520上任後至今,包含總統、副總統辦公室、總統府秘書長、兩位總統府副秘書長及辦公室、國安會秘書長及三位國安會副秘書長之辦公室相關會客記錄,並沒有與陳慶男父子聯繫,或者會面之記錄。本府持續清查其他相關入府記錄,後續結果會向外界說明,以釐清事實。

林鶴明重申,陳偉志有責任向外界說明清楚,所謂他曾在錄音帶中所說「我去總統府溝通」的說法,是何時到總統府見了什麼人談撥款?誰又向其承諾撥款?這些外界所質疑的問題,當事人有義務說明清楚,不應由外界恣意解讀,企圖影響輿論。

總統府再次強調,本府立場明確,若有不法就移送法辦,但不接受犯罪嫌疑人各種形式的影射或有心人士的政治操作,模糊政府追查弊案的焦點。

另外,據《聯合報》報導,陳偉志15日特地向媒體說明昨日的點頭是「誤會一場」,表示當時的點頭是指曾去過總統府參觀,不過他之後就不願多說,隨即搭上計程車離去。

解約慶富止血? 海軍抱到大炸彈

高層釋出風向球要求海軍最快在月底就獵雷艦案解約,海軍司令部表示,慶富目前仍在就17億餘元的還款保證與銀行團協商,時限是到月底為止,所以技術上目前還未達違約階段,海軍按照契約進度逐步檢覈,但海軍將召集律師團研議違約後解約的法律程序。

但據聯合晚報觀察站報導,解約不見得立即就能擺脫慶富的糾纏。外界檢視慶富本身目前孱弱的運作,包括發不出員工薪水等,都預判慶富過不了月底這一關。但解約後如何解決海軍獵雷艦、海岸巡防署巡防救難艇的需求,才是重點。原本積極掌握重大軍購事務、10億元以上軍購就必須報請國安會核准的民進黨層峰,此時卻切割所有指導責任,在獵雷艦案可能成為政治風暴的導火線時,將這大型炸彈交給海軍自己處理,此時改稱全都要尊重海軍專業評估。

陳偉志聲稱進府喬這筆106年獵雷艦應付款24億元,講的繪聲繪影,只是,針對海軍抽用各軍種24億元軍購款提前給付給慶富之舉,熟悉軍中預算匡列生態者都明瞭,在政府財政困窘下,其他軍種「擠破頭」好不容易匡列各式繁覆的軍購款項,如果沒有特別指示,怎麼可能輕易在平行的海軍司令要求下,冒著必須重新爭取的風險,輕易交付?

如今,監察院已立案調查,這24億元到底誰「喬」的,終會被挖出,除非海軍要全吞敗戰責任,但觀察目前軍內那股隱隱然的反彈,軍方顯然也沒有要坐以待斃,藍委取得詳細軍購預算流用明細,已是第一步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