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對弈:應付下一個文明衝突(四)

2017-11-22 4163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皆發表過重大聲明,尤其是在觸碰南海議題之際,不過對二人而言,談判仍是選項。就川普政府而言,越能看透北京何以視中國在世界之角色,及其核心利益,就越有談判的本錢。

坐上談判桌

華府會多多留意這個警告。(譯按:中美對弈(三)末句:賴博士警告說:「以西洋棋手的思維下圍棋,非常危險」。)未來幾年,許多不同的引爆點也將造成美、中關係的危機,包括進一步的南海領土爭議,以及就北韓迅速發展的核武計劃,而引發的緊張情勢。由於中國的軍備能力欲趕上美國,至少還得再花上十年,甚至更久,因此中國人就重大武力對抗美國方面,將會小心審慎。另外北京在對外政策中,將視軍事力量為次要工具;而其對外政策求勝的方式,並非在戰役中取勝,而是看它是否達成國家目標。而在外交與經濟方面,北京將強化與鄰國的關係、加強其對中國的依賴,並使用經濟槓桿鼓勵(或強迫)她們在其他事務的合作。雖然傳統上,中國視戰爭為最後手段,但一旦發現長期局勢對己不利,以及失去談判籌碼,她將啟動有限度的軍事衝突,以挽回局勢。

冷戰,是美國最近一次,冒著極高的修昔底德風險(譯按:修昔底德陷阱:新興強權的興起,威脅既有強權的存在,再加上其餘的導火線,使雙方戰爭不可免。)—尤其是在古巴飛彈危機之際。危機解除的數個月之後,時任的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從中反思而習得教訓:「總之,在捍衛我們重大利益之際,核武大國得避免讓對手陷入一個兩難,亦即避免令其在羞辱的撤退、或是核戰之間做出抉擇」。雖然莫斯科方面的措辭強硬,時任的蘇聯總理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最終仍決定作出讓步,撤回部署在古巴的核武。同樣地,之後的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和尼克森(Richard Nixon,前美國總統)發現中國理論家(譯按:理論家原文為ideologue:指非常支持某意識型態或特定團體)毛澤東,相當擅長於讓步,只要這麼做能符合中國的利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皆發表過重大聲明,尤其是在觸碰南海議題之際,不過對二人而言,談判仍是選項。就川普政府而言,越能看透北京何以視中國在世界之角色,及其核心利益,就越有談判的本錢。然而問題依舊屬於心理方面的投射:就算是資深的美國國務院官員,也常誤認中國的重大利益,與美國的相似。因此目前川普政府中,負責策劃與中國交涉的官員,應該閱讀中國古代思想家孫子:「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完)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登於美國《外交》(Foreign Affairs)雜誌2017年9/10月份,文章標題為 China vs. America: Managing the Next Clash of Civilizations。】
【筆者介紹:Graham Allison(埃里森)政治與國際關係理論家。曾擔任雷根總統國防特別顧問,之後於柯林頓任內擔任國防計畫助理部長。】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