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稅改,債留子孫

2017-12-04 84710

共和黨領導階層正在做的,不僅是企圖將錢從「現在」的中產階級和貧窮的美國人口袋中,挪至企業和超級富人手裡。他們正在做的還有,企圖將錢從「未來」的中產階級和貧窮的美國人口袋中,挪至企業和超級富人手裡。

吳怡/編譯

(譯按:此次美國稅改分成參、眾議院兩個版本,眾議院的「減稅與就業法案」已於2017年11月16日(美東時間)在眾議院通過,而參議院的版本,最快將在2017年11月30日或12月1日)進行最後投票;兩版本差異頗大,不過原文並未加以區分,只就其個別、共通的重點加以分析。)

就稅法,美國共和黨議員和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騙很大,但其中的最大宗,便是對企業和富人而言、是筆橫財的減稅,騙說能創造成長,成長之高乃至於完全支付減稅的損失。

參、眾議院各自所提的法案,應該都會令經濟維持幾年的小幅成長—成長之幅度,足以令他們宣稱稅改成功。但接踵而至的便是共和黨避而不談的:不過十年光景,聯邦債務將增加超過1兆美元。而且,減稅不僅無法由經濟成長所支付,還遺留一筆賬單,好幾代子孫才能還得清。

換句話說,共和黨領導階層正在做的,不僅是企圖將錢從「現在」的中產階級和貧窮的美國人口袋中,挪至企業和超級富人手裡。他們正在做的還有,企圖將錢從「未來」的中產階級和貧窮的美國人口袋中,挪至企業和超級富人手裡。

除此之外,這些法案將鼓勵企業將生產線搬至海外,並增加貿易赤字進而嘉惠外國的經濟,而且還將打擊那些川普聲稱要保護的工廠勞工。

請思考下述:都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和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合作成立的稅賦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最近總結表示,眾議院的法案,最終將令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到了2027年僅提升0.3%。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所提的預算模型則稍稍樂觀一點:它預估眾議院的法案將令美國GDP在十年後增加0.4%至0.9%;參議院的法案則是讓GDP增加0.3%至0.8%。

上述預測令人感到遺憾,而且與川普的預期相距甚遠。他認為減稅後的經濟成長,將達到每年1個百分點,或是十年後超過10%。

於是會出現下列結果也不訝異;芝加哥大學(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調查了38位經濟學家,只有1位同意共和黨的法案將大幅提升經濟。另外除了1位,其餘所有的經濟學家皆表示,法案將大幅增加聯邦債務,占GDP1個百分點。

專家們的共識,駁倒了那些早已人人喊打、而且居然是來自赤字鷹派(deficit hawks)(例如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的說法,(譯按:赤字鷹派:就維持美國財政平衡,共和黨內的赤字鷹派把關甚嚴;川普稅改中,減稅流失的稅款將難以彌補,但是最後居然連萊恩等赤字鷹派也投下贊成票,實在是和其理念自相矛盾。)亦即稅改將會活化美國經濟,並令其在全球更具競爭性。

川普稅改的項目中,最核心的便是減降企業稅,從35%降至20%;對此川普行政團隊和共和黨議員表示,此舉將鼓勵企業投資、徵人以及對員工加薪。但是這樣的說法,是因為他們專挑對己有利的研究以佐證;這些研究宣稱,企業稅較低的國家,薪資較易成長。卻忽略了過去在美國和英國的證據顯示,減降企業稅從未導致經濟起飛或薪資調漲。

事實上,許多企業主管紛紛表示,大幅減稅並不會促使他們投資或加薪。Brightcove線上影音和Adobe的前執行長孟岱爾(David Mendels),最近才在LinkedIn網站寫道:「根據實際的經驗,我敢說在討論徵人與薪水時,稅率從未在考慮範圍內」。企業在預期產品與服務的需求增加之時,才會增加投資。而正當美國經濟接近完全就業、公司獲利達到歷史水準之時,減稅對刺激投資起不了多大功效。

同時專家也警告,降低海外盈餘的稅率,將鼓勵企業將營運點移至海外。而川普稅改,也讓某些海外獲利得以完全免除在美國繳稅。更進一步的說,企業在申報時,得以將在稅賦重的國家(例如日本)所繳的稅當成稅賦抵減,以抵繳那些,在沒有企業稅的地區(例如百慕達)所得到的獲利。

經濟學家們也預測,稅改將擴大貿易赤字,因為政府將被迫增加借貸以支付所需,此舉將拉抬利率。而增加的利率將令外國人買進更多美國債券,進而促使美元升值。於是美國的出口商品,將比較無法吸引國外購買,但進口商品對美國消費者而言,卻變便宜了。美國的工廠和工廠勞工,在全球的競爭力將下滑。於是川普就職演說中「荒廢的工廠像墓碑一樣散布在全國各地」的受害者又要增加。

看來共和黨人,是希望美國人對於明年上路的減稅狂喜不已,於是當結果不如預期時,這些美國人不會將矛頭指向川普或萊恩,而是其他人。但是如果經濟學家是正確的,川普稅改除了帶來壞消息,就沒有別的了。要防止不幸發生,需要至少3位共和黨參議員投下否決票。想當然耳,勢必會有這3位誠實且正派的議員出現,阻擋這形同廢物的稅改。

【此文為編譯文章,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11月25日刊登於美國《紐約時報》網路版社論,文章標題為 The Republican Tax on the Future。】
原文出處【圖片為中新網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