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門檻公投衝擊2018選舉

2017-12-14 5714

新版公投法即將打開民粹動員的潘多拉魔盒,民進黨顯然低估了大幅降低公投門檻之後,低門檻公投將迅速轉變為2018年選舉競爭的超級武器:不管是訴諸反對美豬進口公投,或是訴諸改國歌公投,不但可能侵蝕民進黨的既有選民基礎,同時也將衝擊亟待突破的台美貿易談判,以及岌岌可危的兩岸關係。

郭正亮/評論

在朝野競飆「人民當家做主」之下,台灣通過全球最低門檻的公民投票法!公投提案門檻只要萬分之一(1800人),連署門檻只需1.5%(不到28萬人),通過門檻只需四分之一(約465萬票)。不管是哪個門檻,都創下全球最低記錄!

公民投票看似最尊重「人民當家做主」,最能符合民主政治原理,表面上很難找到反對理由。問題是,公投理論與公投實務落差很大,尤其是全國性公投,先進民主國家多採取戒慎恐懼的「不得已才為之」立場。例如美國、德國、荷蘭根本沒有全國性公投,即使是老牌民主國家英國,全國性公投也只是具有參考性質的諮詢性公投,公投效力完全由政府事後決定,並不像台灣公投是具有法律約束的強制性公投。

先進民主國家即使擁有公投制度,也不敢對全國性公投太過放鬆,擔心導致「公投少數否決當選多數」的民主悖論。例如台灣公投民主派最津津樂道的瑞士,全國性公投的通過門檻很高,必須選舉人過半加上贊成邦過半才算通過,即使是地方性公投,也必須選舉人過半才能通過。另以只有地方性公投的美國為例,即便是採取全國最低門檻的華盛頓州,公投也必須出席投票人數的三分之一才算通過,不像台灣如此不顧一切,一口氣就把全國性公投的通過門檻,下降到舉世咋舌的四分之一!

為何先進民主國家對全國性公投如此戒慎恐懼?因為在政黨政治操作下,不管是公投連署或公投投票,都很容易質變為政黨鬥爭的造勢工具,訴諸簡化口號的負面情緒動員,往往凌駕公共議題的理性辯論。台灣公投民主派想當然爾的「透過公投辯論,人民當家做主」理想,實際上在歐美民主國家幾乎不曾出現。

問題是,台灣民眾對政治人物太失望,對代議政治太不信任,在公投民主派長期鼓吹下,竟把公投當成「人民當家做主」萬靈丹,加上民主前輩林義雄發起絕食抗爭,引發空前社會壓力,朝野政黨紛紛轉向競飆公投門檻,不但廢除原本近乎不可能的「雙二一門檻」,更大幅降低門檻到舉世最低的四分之一,甚至連原本反對降低公投門檻的國民黨,還反向操作提出降低到五分之一門檻!一時之間,台灣政界熱衷公投狂飆,明年2018年勢將成為風起雲湧的「台灣公投年」。

可想而知,由於2018年是地方選舉年,低門檻公投勢將成為在野黨擴大民意動員的超級武器。在野黨可透過公投提案和連署,展開針鋒相對的文宣造勢,即使最後未必能夠通過四分之一門檻,也可讓選民留下深刻印象,不但可強化在野黨的政策定位,同時也能進一步擴大爭取選民。

對國民黨來說,在前院長林全暫緩日本福島五縣市食品進口之後,最可能發動的公投提案,恐怕是反對瘦肉精美豬進口。2016年6月2日,TVBS民調顯示,高達73%民眾反對開放含瘦肉精的美豬進口,即使是民進黨認同者,也有高達72%反對進口。民進黨重返執政以來,始終希望及早啟動「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協商,但美國要求台灣必須先承諾開放瘦肉精美豬進口,早已導致民進黨政府陷入兩難。

即使國民黨同樣面對過美牛決策的兩難,但基於謀取選舉競爭利益,很可能訴諸好不容易到手的公投利器,提出「反對開放瘦肉精美豬進口」公投提案,試圖藉此爭取中間選民,乃至分化泛綠選民,讓民進黨陷入空前的執政困境。畢竟,2012年5月20日馬英九連任總統之後,就曾因為想立刻開放瘦肉精美牛進口,導致民調大跌,如今蔡政府遭遇比瘦肉精美牛更具有破壞威力的瘦肉精美豬,政治衝擊恐怕只會更加狂烈。

問題是,以川普的強勢領導作風,一旦「反對瘦肉精美豬」成為國民黨結合社運團體的公投提案,進而展開公投連署和動員投票,台美關係恐將陷入空前的停擺危機。不管是民進黨如何因應選舉競爭,或是農委會和衛福部能否及時強化食安管理,無疑都是一大挑戰。

更嚴峻的公投挑戰,恐怕是來自獨派的「改國歌」提案,很可能衝擊到早已岌岌可危的兩岸關係。剛通過的新版公投法,儘管涉及國號和領土變更的憲法議題被排除在外,但源自國民黨黨歌的中華民國國歌,並未列入憲法,充其量只是國民政府在1937年的行政命令,很可能成為獨派的首要公投挑戰目標。

事實上,早在2016年5月29日,前副總統呂秀蓮就曾在出席台灣國辦公室餐會時,呼籲應以公投方式,推動「自己的國歌自己寫」,還鄭重表示「如果公投可以改國歌,這才是正港的台灣國」。對獨派來說,儘管改國歌並未直接變更國號或領土主權,仍可視為中華民國進一步「去中國國民黨化」、乃至「去中國化」的里程碑,獨派也可藉此作為統獨照妖鏡,凸顯獨派和民進黨的統獨光譜差異。

可想而知,一旦獨派發動「改國歌」公投連署,必將觸動兩岸的最敏感神經,十九大之後權力鞏固的中共當局,面對台灣突如其來的「改國歌」公投,恐怕很難不作出激烈反應,對民進黨也將成為空前挑戰。

問題是,不管是對蔡英文「維持現狀」路線不滿的獨派人士,或是急於和民進黨在2018年地方選舉互別苗頭的時代力量或台聯,必將利用「改國歌」公投展開政治鬥爭,藉此凸顯蔡政府「背離台獨」或自己才是「正港台獨」。尤其是新版公投法允許電子連署,擅長網路文宣造勢的時代力量,必將透過「改國歌」公投全力打擊民進黨,藉此鼓動獨派選民離開民進黨。

綜上所述,新版公投法即將打開民粹動員的潘多拉魔盒,民進黨顯然低估了大幅降低公投門檻之後,低門檻公投將迅速轉變為2018年選舉競爭的超級武器:不管是訴諸反對美豬進口公投,或是訴諸改國歌公投,不但可能侵蝕民進黨的既有選民基礎,同時也將衝擊亟待突破的台美貿易談判,以及岌岌可危的兩岸關係。無論何者,對民進黨政府都是新災難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