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鳥籠,還是作繭自縛?

2017-12-15 8411

過去兩週,立法院連續通過兩個民進黨念茲在茲的重大法案,一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一是剛通過的《公投法》修正案。雖然民進黨人的反應極為興奮,但社會的反應卻很冷淡,甚至相對負面。

單厚之/評論

這個週末,就是黃國昌罷免投票。當初主張應該下修選罷法罷免門檻的黃國昌,卻成了第一個「祭旗」的對象。目前看來,贊成票很難跨越罷免門檻,當初黃國昌反對的這部「鳥籠罷免」,如今卻成了他的護身符。

過去兩週,立法院連續通過兩個民進黨念茲在茲的重大法案,一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一是剛通過的《公投法》修正案。雖然民進黨人的反應極為興奮,但社會的反應卻很冷淡,甚至相對負面。

《促轉條例》通過後,蔡英文總統隨即在臉書上發文,指「台灣的民主即將往前再進一步!」隔天,在民進黨中常會前,蔡英文又親自面對鏡頭,強調「促進轉型正義通過,是台灣自由民主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台灣會蛻變成一個不一樣的國家。我們的民主,也會更往前走一步…當所有人民能夠一起面對過去,整個國家才能夠走向未來。」

但就在蔡英文把促轉條例當成政績的同時,行政院卻忙著解釋「不會改路名、校名」,把一切問題推給還沒成立的「促轉會」。前幾天蔡英文總統又再次表示,「把轉型正義簡化成改名,是件很可惜的事!」顯然,社會上的多數人,對民進黨的興奮、喜悅,並沒有辦法改同身受,只覺得民進黨在找大家的麻煩。

前天,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公投法》修正案,民進黨再度完成了一項歷史使命。蔡英文總統在臉書上再度寫下「打破鳥籠、還權於民」、「這是人民作主的歷史時刻」;民進黨立委們則是老調重彈,搬出一些「公投不是洪水猛獸」之類的論調。

黃國昌的殷鑑不遠,綠營大聲歌頌民主成就的同時,勞工、反同等各種不同勢力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婚姻定義」公投綁大選、「還七天假」公投綁大選、「中火停止運轉」公投綁大選,乃至於「中正路不改名」公投綁大選…等等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公投綁大選都會出現。

未來走到電子連署之後,一些原本只在虛擬世界、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裡的小吵小鬧,就會變成真實世界裡影響每個人的議題。酒駕鞭刑、死刑爭議,乃至修改時區、禁賣沙威瑪等等,每一樣都可以輕易跨越門檻、成為公投議題,逼得每個人不得不隨時警覺、事事表態,否則少數人就會決定多數人的未來和權利。

過去我們都認為,公投會是所有爭議的最終解決機制。但放眼過去歷次的公投,其實本質上都是政治操作。公投的目的不在於解決爭端,而是要區分敵我。發起公投的本身,就是為了製造爭議。

如今的時空環境與2004、2008年大不相同,兩岸的實力差距越來越懸殊。今天的蔡英文跟民進黨,看起來是沒有當年阿扁那種GUTS跟狠勁,敢把主權當成公投的議題。另一方面,以國民黨在《促轉條例》和《公投法》的表現來看,國民黨也未必願意冒著損失選票的風險,跳出來替民進黨踩煞車。民進黨如果要玩,必須要考慮藍綠一起暴衝的可能跟結果。

在沒有統獨這種上位議題可以公投的情況下,公投的題目必然主要會圍繞者執政者的施政;勞基法、空污、同婚、美牛、核食,每一個議題都要區分敵我,每一個議題對執政黨都是減分。更不要談20歲投票權與18歲公投權之間,可能造成的相對剝奪感,議題發酵也會比以往來得複雜得多。

所謂「當家不鬧事」,即便民進黨自認為加分的年金改革、促轉條例,甚至修改公投法的本身,都未必對選票有加分。搞得台灣鬧轟轟的,卻既不能吃、也不能用,人民的所得沒成長,工作機會也沒增加。

過去的《公投法》之所以被賦予神聖的意義、至高無上的地位,並不是因為我們真的認為代議政治有多大的缺失、不足,而是因為公投被當作是達成台獨唯一可行的手段。但看看《公投法》通過後,對岸平靜的反應就知道,這層的象徵意義已經蕩然無存。《公投法》的通過,恰恰讓《公投法》的所有光環褪盡。變成一個一般、普通的民主程序、手段而已。

《促轉條例》、《公投法》被民進黨視為重大的民主成就,但一般民眾卻沒有感受到相同的喜悅,《促轉條例》的負面聲量還遠高於正面。

對多數民眾而言,台灣早就已經是一個正常、民主的國家。但在民進黨眼中,卻顯然不是,必須要清算這個、實踐那個、然後再完成這個、那個,然後台灣才能夠跨出腳步,往正常的民主國家前進。我們彷彿患了「民主飢渴症」,對於所有自己沒有的,都感到飢渴、都拚命想要得到。我們把所有我們沒有的,都當作是先進、民主的。我們像是「神隱少女」中的「無臉男」,把一切東西都吞下肚,卻越來越飢餓,越來越不正常。

民主並沒有一個標準的量尺或模樣,總統制不會比內閣制更民主,內閣制也不比總統制更民主。罷免門檻、公投門檻、轉型正義與否,只是制度與價值的選擇,並沒有優劣之分,也不是年齡越低、門檻越低,民主就越先進。一部罷免不了蔡正元的《選罷法》跟一部罷免不了黃國昌的《選罷法》,孰優孰劣?哪一個更進步?

很多的訴求跟觀念,在過去民進黨提出的當下,被認為符合當時的時空背景跟需求。但如今,無論台灣內部或國際的環境,和過去的差別早就不可以道里計,民進黨卻放不下過去的自己,不能看清新的局勢,堅持要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儀式。不僅是跟對手過不去,更是跟自己過不去,跟台灣人民過不去。不斷高舉正義、追逐正義,結果卻離正義越來越遠。

【圖片為立法院院會5日晚間正式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