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已經被孤立?

2018-01-08 4421

國會本來是解決衝突的地方,協商、討論、乃至肢體衝突,都是可能的解決方式。一旦國會沒有辦法發揮解決衝突功能,民怨或民氣都會自己另外找到出口,不管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都一樣。民進黨封死了時代力量在立法院的舞台,結果時代力量「轉進」總統府,鬧出了更大的風波。

單厚之/評論

如果政治是表演的藝術,時代力量的立委諸公們,這次府前的演出,毫無疑問是空前成功的。

週五晚間開始前進總統府,淒風苦雨中絕食到今天凌晨,在可能影響交通前就被警方清空。不僅把對交通的衝擊、可能的民怨都降到最低,也充分把握了最後一個下台階—如果今天不撤,真的埋鍋造飯下去,恐怕過年都回不了家。

這些算盤,每個政黨、政治人物都懂,但同樣的事,別人做起來就是卡卡的、某個地方會轉不過去,不像時代力量表現的這麼流暢、自在。雖然有人找出去年七月黃國昌臉書譏諷國民黨的貼文,要國民黨帶腦袋開會、別帶鐵鍊,結果才半年就打臉。但類似這樣的質疑,其實並沒有引起太多討論,對時代力量似乎也沒有多大的傷害,時力和他的支持者們,似乎也不那麼在乎是否前後一致。

換個角度想想,如果換做是國民黨立委上凱道,肯定還走不到這麼靠近總統府的距離,警察也絕對沒有這麼客氣;國民黨的支持者跟看戲的群眾,也絕對不容他們什麼都沒拿到就回到立院,批評肯定不斷。如果換做是民進黨,只要搞靜坐抗議也絕對沒有只搞兩、三天的,也難怪邱議瑩當初會譏笑場外的抗議群眾。

上週五下午,時代力量在散會之後試圖佔領議場,拿鐵鍊鎖住議場各個出入口,結果才兩個多小時,就被民進黨立委輕鬆突破。時代力量眼看在議場沒戲唱,只好轉往總統府前抗議。

正如同我之前多次提到的概念,國會本來是解決衝突的地方,協商、討論、乃至肢體衝突,都是可能的解決方式。一旦國會沒有辦法發揮解決衝突功能,民怨或民氣都會自己另外找到出口,不管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都一樣。民進黨封死了時代力量在立法院的舞台,結果時代力量「轉進」總統府,鬧出了更大的風波。

時代力量剛轉往總統府時,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說,時代力量悻悻然離開、任何阻撓都會徒勞無功、「他們已經被孤立」。言下之意是,時力的作法不會被民眾認同,也不會有多大影響。

但結果卻是總統府為了區區幾個立委,派出了上千名的警力,劃出了一個面積堪比「十月圍城」的管制區。不管喜不喜歡時代力量的人,都覺得這個政府很扯、很無能、不知道在怕什麼?

時代力量有沒有贏?光是兩天多各台的新聞、一場又一場的網路直播、一段又一段的SNG連線,時力就已經賺翻了!再看看一些綠營人士、親綠媒體的言論,如果時力真的被孤立、真的沒影響,那又何必急著浪費一堆唇舌來批評他們,說他們註定徒勞無功、指點他們應該如何如何呢?

一群人在這種寒冷的雨中睡在凱道上,這跟之前的「某某假哭」、勘災不撐傘並不是同一個等級的事。即便你不喜歡時代力量,即便很多人都認為有作秀的意味,但人家畢竟是為了爭取勞工權益在受苦。更何況還有洪慈庸這些看起來沒這麼政治的人也在其中,誰也不好意思罵得太難聽,要再失分也是有限。

才剛經歷罷免投票重挫的黃國昌,這次把時力的其他立委推到台前當主角,一掃之前時力並沒有和勞團站在一起的各種批評,用最少的資源和力氣,讓時力成為《勞基法》這一役最大的贏家。這一仗,不僅可以讓時力和黃國昌走出上個月罷免案的陰霾,也為時力在今年底的議員選舉,累積了更多的社會能量。

與其說,是時力突然在《勞基法》三讀前找回了理想跟良心,不如說是民進黨低迷的民調、賴神快速被打入凡塵,讓時力有勇氣和民進黨切割、走一條不同的路。

國民黨的孱弱,全民有目共睹。「轉型正義」的提款機裡,早就已經沒錢;時力跟著民進黨喊打喊殺的結果,卻是自己的民調越來越低,黃國昌罷免得票難看的一敗塗地。相形之下,一天到晚「舉手發問」、K陳菊、罵陳金德、對《勞基法》說三道四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民調卻反而始終不墜。

如果依照原本的情勢繼續走下去,時力一直扮演民進黨的尾巴黨,幾乎看不到「水漲船高」的可能,年底選舉不會有太好看的成績單。唯有「打著綠旗反綠旗」,收割民進黨所有的施政缺失,作為壯大自己的養分,才可能在選舉中提供選民「不同的選擇」。

台灣立委的「單一選區」選制,對小黨及新興政黨極為不利,不太容易有機會取代主要政黨。但年底議員選舉的成敗,至少是時力在立委大選時,和民進黨談條件的本錢。

時代力量的五票,是國民黨所有釋憲都無法成案的關鍵,只要時力一轉向,包括年金改革、轉型正義條例,所有蔡英文自詡的重要政績,都將面臨非常多的變數跟挑戰。短期之內,其實是蔡政府跟民進黨,沒有跟時代力量撕破臉的本錢。

可以預期,一直到年底選舉之前,民進黨跟時代力量之間的競爭跟矛盾,只會越演越烈。民進黨不能一天到晚用「他們被孤立」來自我安慰,遲早必須要正視時代力量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