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市長真是好牌?

2018-01-16 10909

游錫i是1948生,今年已經70歲。蘇貞昌還更大一歲,1947年7月28日生。無論這兩人誰出線,都會成為中華民國地方自治史上,最高齡的候選人。這頂帽子一扣下去,民進黨還能夠提出怎樣的執政願景、給市民怎樣的執政想像?

單厚之/評論

根據《美麗島電子報》所做的「2018年新北市長選舉民調」,新北市長侯友宜在面對民進黨中生代立委吳秉叡、羅致政、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時,都有非常懸殊的差距;面對4人,侯友宜的支持度穩定維持在接近6成的水準,而4人的支持度都不到兩成。

倒是兩位前行政院長蘇貞昌、游錫i,看似反而有一拚的架勢。游錫i對上侯友宜,支持度是35.8%:46.4%,游錫i輸侯友宜10.6%。蘇貞昌則對上侯友宜,則是41.7%:41.5%,蘇貞昌小贏侯友宜0.2%。

民進黨4位中生代政治人物,吳秉叡、羅致政都已經布局、經營很久,徐國勇、陳景峻則有高知名度。但4人的民調距離民進黨至少3成以上的基本盤,都還有很大一段的距離;即便以這次民調受訪者表態的政黨傾向,民進黨也還有20.1%。

這4個人各有特色,也並非血統不純、經營不足、歷練不足,但在選民的心目中,恐怕難免會覺得「格局」還不到直轄市長的程度,即便是民進黨的支持者,很難去判斷誰比較有勝選的希望,支持誰會比較符合黨和自己的利益。如果民進黨最後提名態勢確定,民調應該會有非常大幅度的增長。

這現象的背後,反映了立委改「單一選區」之後,立委與直轄市長選區幅員差距過大,又加上取消鄉鎮市長選舉改官派等其他因素,導致直轄市長與其他公職之間級距過大,幾乎沒有任何合適的位置,可以完成直轄市的養成。過去這只是國民黨在南部的困境,如今民進黨似乎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過去這幾年,台灣不斷的合併選舉、減少基層選舉,卻導致政治人物的養成出現斷層。尤其是直轄市長的這個層級,一旦當選,面臨的挑戰、威脅都大幅降低,自然也沒有必須要做得夠好的壓力。偏偏直轄市長又是總統養成的重要位置。政治人物的養成出現斷層,長遠來講,對政治會有很不好的影響,我們會有更大的機率,出現一些「沒有準備好」的領導人。

相形之下,蘇貞昌和游錫i的高支持度,除了來自於兩人的高知名度,也因為兩人過去的資歷,不至於有「德不配位」的疑慮。再加上兩人在新北的動作積極,游錫i把上次選舉時的辦公室擴大運作;蘇貞昌輔選大弟子吳秉叡,卻比候選人還認真、還顯眼。

游錫i、蘇貞昌有意參選新北,雖然在民進黨內早已不是新聞,但一般民眾並沒有接受到這樣的資訊。理論上,如果兩人一旦真的宣布參選,民調還會再往上提升。

侯友宜在賴清德接任閣揆之前,一度曾經增加與選舉相關的行程,很多原本該由朱立倫出席的場合,都改由侯友宜出面,參選接班的意味濃厚。但在賴清德接任閣揆,參選新北機率降低之後,侯友宜的動作又縮回去,曝光率大幅降低,參選辦公室的成立時間,也一延再延。

從好的方面來看,侯友宜目前並沒有完全發揮新北的「執政優勢」,未來理論上還有成長的空間。但另一方面,朱立倫團隊似乎又開始重蹈4年的思維,認為穩穩選、淡淡選就好,結果開票當天差點翻船。

侯友宜一直都不是藍營的「自己人」,「藍皮綠骨」的質疑,早就不是一次兩次了。但以藍軍目前悲憤的氛圍,只要能夠擊敗民進黨、就夠大快人心,至於綠骨的質疑,只要沒有實際的證據,都不會是太大的問題。這次的民調也顯示,侯友宜即便面對游錫i、蘇貞昌這樣等級的對手,也可以鎖住8成的國民黨選票。

藍軍比較擔心的反而是,侯友宜警察出身的背景,不管是與黑白兩道的關係,還是辦案曾經出過冤錯假之類的問題,都可能會「一槍斃命」。但既然新北市長朱立倫願意背書,黨中央也只能相信、接受。如果侯友宜真有一槍斃命的資料,民進黨不管提名誰,應該也都能贏。反之,只要侯友宜沒有這方面的問題,民進黨不管提名誰,也都不會是太大的問題。

蘇貞昌是台北縣的「老縣長」,在縣長任內口碑不惡,民調高並不讓人意外。但在今天的環境下,如果蘇貞昌真的當選,治理能力是否真能超過當年?蘇貞昌的參選,還能帶給新北市民怎樣的想像空間,反而是比較大的問題。

游錫i上次新北市長選舉的得票跌破眾人眼鏡,但其實相當程度是拜大環境改變之所賜。2014縣市長大選,國民黨該輸的都輸了,不該輸的也輸了。若要認真檢討,游錫i其實在選舉中並沒有帶起足夠的風潮。雖然最後的得票,遠超過外界想像,但上次打的是順風球,這次卻是逆風,能否有同樣的效果,其實值得懷疑。

蘇貞昌、游錫i兩人的年紀,是最大的障礙。雖然說,兩人在20∼29歲選民的支持度,都贏過侯友宜。但理論上,似乎應該解讀為,民進黨在20∼29歲的基本盤,仍舊大於國民黨,而非是兩人的個人特質或魅力。

游錫i是1948生,今年已經70歲。蘇貞昌還更大一歲,1947年7月28日生。無論這兩人誰出線,都會成為中華民國地方自治史上,最高齡的候選人。這頂帽子一扣下去,民進黨還能夠提出怎樣的執政願景、給市民怎樣的執政想像?即便目前兩人民調看似最高,但在未來選舉的議題操作上,將會變得十分困難,甚至還可能波及其他縣市的選情。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