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政治酒駕」的蔣萬安,根本不適合參選!

2018-01-22 11905

蔣萬安日前宣布「退選」,令人啞然失笑。他尚未進場,就莫名其妙宣布退選,從頭到尾,就像演了一齣自導自演的大戲,除了凸顯他政治思考的幼稚,以及政治閱歷的淺碟,此外,就只剩下他父親蔣孝嚴的一句名言,他還涉世未深。

黃光芹/評論

蔣萬安日前宣布「退選」,令人啞然失笑。他尚未進場,就莫名其妙宣布退選,從頭到尾,就像演了一齣自導自演的大戲,除了凸顯他政治思考的幼稚,以及政治閱歷的淺碟,此外,就只剩下他父親蔣孝嚴的一句名言,他還涉世未深。

他之所以假戲真做,或許主要因為國民黨台北市黨部一拱再拱,也或許因為聽了旁人的七嘴八舌,但這都不應構成他陷入長考的因素,但是,他竟然假戲真做了,把平日拜訪選民獲得的支持,誤植為得以參選台北市長的悸動,因而陷入「假如我是真的」的長考,自己虛擬議題,之後,真的陷入長考,再煞有介事擇期宣布他要退選,令人莫名其妙,最後還落得一個「怯戰」的罵名。這樣的蔣萬安對外說明,他之所以退選的原因是:想繼續留在國會打拚,你相信嗎?那之前那段時間,他顯得心猿意馬又是在幹嘛?而他學徐永明一站成名,人家真正的「站神」都已輕輕放下,開發別的戰役,他還在那裡重重舉著,搞得台北市長或國會戰將非得是他,這不是莫名其妙嗎?實則,他又能改變國民黨國會少數現況於多少?光靠他蔣萬安一個人嗎?

現在是創造時勢,以新思維,創造「新政治」的時代。蔣萬安這麼一來一往,凸顯了他不過是初出茅廬的半調子,只有想像,沒有勇氣,無勇無謀,只能暗地裡想像,卻沒有大思維、大格局,更遑論有開展政治新局的實力。

蔣萬安有幾個矛盾,第一,他始終遮掩自己的家族屬性,不僅刻意與父親蔣孝嚴切割,還以為將頭陷入沙堆,即可以鴕鳥式卸下兩蔣以來的歷史包袱。他與父親進行切割,是想自以為是地,就此切斷蔣孝嚴從政以來所有累積的負面價值;他想要與蔣家保持距離,又自以為是地認為,從此可以不必承擔自蔣介石以來的所有包袱;他似乎掛一漏萬,自己身上頂著的蔣姓,無法卸除。連他父親參選立委,都明白揭示「一張票三世情」,他不用嗎?他的選票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抑或是靠著一張帥氣的臉蛋就可以?難道政治真有那麼淺碟?而蔣家恩怨又靠他模糊化的「開放」兩個字,就可以一筆勾消?連柯文哲被問到「去蔣化」的問題,都清楚表態了,作為蔣家後代的蔣萬安,含糊籠統就可以混過去。難怪他不敢真正表態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了!

第二,他的個性軟弱,面對惡勢力,他所採的方式是,立即向前擁抱,以防對方二度出手。再不然他心虛,有把柄握在人家手裡,怕對方真有一天會玉石俱焚。所以,凡是罵他越兇的、他越撲向前去,緊緊擁抱,坐實政治上「親痛仇快」那四個字。這種場景也曾發生在立法院。他在勞基法的修法過程中,個人主義凸顯,不時與時代力量或民進黨少數立委合作,形成短暫的盟友關係,雖爭得他的一時,卻忽略了國民黨的整體。當打起仗來,蔣萬安的格調,還比不上連勝文。

第三,他的政治實力虛胖,就像政治上的「填充娃娃」一樣,是被硬塞出來的。依照《美麗島電子報》所做的民調,整體來說,蔣萬安與丁守中的在伯仲之間,但當問到台北市長的「適任度」,他遠遠落後,丁守中仍保持在4成以上,蔣萬安卻只剩下27%。試想,若今天民調不是這樣顯現,而是蔣萬安一馬當先,領先群賢,則或許蔣萬安難免「紙醉金迷」,不會做告退的打算。

有人分析,蔣萬安還太嫩,進入政壇、擠身國會,不過才兩年,所以並不適合在此時起身,投入台北市長大選;亦有人認為,他的後勢看漲,等國會議員任滿之後,再考慮在台北市或新竹市參選市長,也並不遲。問題是,他的罩門在於,柯文哲可以以0創造出1,再1+1大於2,但蔣萬安不行。這一次他未參選、就行退選,顯示出他根本屬於「內耗型」的人物。他原本可以以2加乘創造出4,但是他不敢,結果卻以2-2,退回了原點,偷雞不著蝕把米。不知道這樣的蔣萬安,未來還能成就甚麼?這樣的個性,縱使不會成為「宋楚瑜第二」,但就怕他成為「馬英九第二」,就算當選了總統又如何?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