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力三大公投案衝擊評估

2018-01-23 10901

時代力量推動的三項公投中最低工資公投有動作雖然大,卻有多此一舉之嫌;勞基法修法複決,足以讓小黨時代力量鞏固基本盤,卻很可能造成了進一步發展的侷限,也對國家長治久安體制的建立不利;至於憲政公投則簡直是小黨代替兩大黨展現了執政格局之舉,值得大大肯定。

林濁水/評論

時代力量做了一份民調,發現民眾支持度突然竄升到12%。

時代力量半年來民眾支持度低迷,在5%∼6%間浮沉,最近又受到黃國昌罷免案衝擊十分沮喪,現在看到民調一時士氣大振。另一方面,民進黨則聲望大跌,只剩下19.3%。時代力量認為這完全是在一例一休修法過程中他們努力反對修法受到民眾肯定,基本盤回歸的效應。

在振奮之餘,時代力量同時公布了兩個關於勞基法修法的民調反應:

1、高達52.1%民眾認為新法減少了勞工的保障。
2、高達68.5%民眾同意要透過公投要求重新審議。

有了這兩個數據,時代力量決定乘勝追擊,發動否決一例一休修正案的複決公投。無論如何,民眾對修法的反應的這兩樣數據和時代力量公投的動作肯定讓執政黨戰戰兢兢。

然而,多數民眾真的對這次修法是否定的嗎?還有,因為多數人認為新法減少了對勞工的保障所以不滿意,以致於支持對新法的否決嗎?

很可惜的,時代力量並沒有公布民眾對修法的結果支持和反對的到底各自有多少—畢竟,認為勞工保障減少和不支持新法並不是同一件事。既然時代力量沒有公布,於是我們且參考其他幾份民意調查做一做分析。

各家民調數據,對新法都呈現肯定大於否定的結果。例如台灣民意基金會在修法前夕,2017年12月30的調查民調中,贊成行政院鬆綁一例一休修法高達53.1%,不贊成只有36.4%,其中雇主和自營自雇固然有54.4%支持,勞工也有過半的50.2%支持;在有條件鬆綁七休一的硬性規定有49.1%贊成,37.2%反對;以11小時為原則,經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可以調整,但不得少於8小時修法,有55.5%贊成,32.7%反對。

又如《今周刊》民調結果顯示,有54.2%民眾認為有必要修法,僅28.1%認為沒有必要,17.8%未表示意見。對行政院的各項關於勞基法的修法內容,支持度也都在50%∼70%之間。

修法通過後,台灣世代智庫1月17日公布新版勞基法民調,有49.7%的勞工贊成修法內容,不贊成者占43.4%;有55.2%受訪者贊成「放寬7休1 」,不贊成的37.4%;贊成「加班彈性(指每月上限54小時,但每3個月總量138小時)」修法的比率是53.2%,不贊成者為35.8%;贊成「加班費核實計算的則有53.7%,不贊成者是38.8%。

從這些數據看來,民進黨支持度大幅滑落的因素不應該是勞基法修法,恐怕是像立法院通過監委提名、南部市長初選亂局、水利會修法或其他因素造成的。

但是縱使勞基法不是內閣制聲望降低的因素;時代力量支持度突然竄升,反一例一休修法卻也是合理的解釋:

1,反對修法的雖然是少數,只有35%上下,但是35%遠比時代力量前幾個月5%∼6%的支持度高太多了,高了好幾倍,把時代力量拉升到10%以上理當沒有什麼問題。

2,哪些人贊成修法呢?交叉分析顯示,若以年齡層來區分,30歲以上民眾支持修法者均高過半數;20到29歲民眾則有41.8%支持修法,36.4%認為沒有必要,雖然二者比率相近,但贊成修法者仍多過不贊成者。無論如何,年輕世代態度既然是這樣,在各年齡層中他們過去又是對時代力量有比較高的支持率,兩個因素,造成他們對時代力量的回歸墊高時代力量的支持度應該是很自然的。

接下來,對比起來,這些數據間有兩組明顯矛盾應該要分析一下:

1,新法對勞工的保障,絕大多數人承認減少了;但是支持修法的民眾,包括勞工仍然過半。
—這是一個還可以理解的矛盾:固然資本家多數比較不在乎勞工保障降低;但是多數勞工卻也可能不期待自己的利益一步登天,可以接受勞資各退一步的折衷。

2,民眾多數支持修法,但是民眾又希望複決新法。
—這是個比較麻煩,難解釋的矛盾。

我們沒有理由認為這一個麻煩矛盾的出現是因為那一方面的民調在調查技術上重大犯規或失誤造成的。

肯定有很多人—例如至少在不支持這次修法的約35%民眾中—肯定會有很多人希望透過支持時代力量的公投複決來翻案;但是其他更多的支持修法的,為什麼也有那麼多人支持公投複決,是希望透過來停止爭議嗎?期待自己行使直接民權的滿足感?是不管支持或反對修法的,有許多人還為自己的選擇困惑,期待公投來定奪?還是其他什麼原因?我們並不明白。但是無論如何,一例一休複決,訂定最低工資法連同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和三個公投案,第一階段的連署時代力量已經有兩案送到中選會,第二階段連署門檻28萬1745份應該很快就會過關,三案要在年底地方選舉一併舉行應該不會是問題。

台灣過去共有6次全國性公投提案,當時都因爲門檻過高而沒有通過。那些公投如果依照現在的新門檻,會有4個過關。其中包括意義重大的「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以及陳水扁提出「強化國防公投」、「對等談判公投」和國民黨提「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三個意義莫名奇妙的選舉公投。這四件公投如果依修法通過後的公投門檻為準,將全數過關。

這樣看來,門檻降低後時代力量現在的三個公投案,未來在年底和縣市選舉併期,很可能都會過關而對台灣政局產生重大衝撃。試分析如下:

一、最低工資法的創制公投。

通過應該不是問題,但是這個公投需不需要勞師動眾提出卻是個問題。

因為目前提高勞動工資朝野各政黨已經有高度共識,行政院也一再說明今年會把法案提到國會審查。時代力量的作法是怪怪的,如果要拿來幫助年底選舉選情,很可能得分不易、失分。試想像一個場景:在投票選舉前夕法案已經由國會通過,或已經在審查中,那時選民領到時代力量發動成功的最低工資法立法公投票,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但是無論如何,這一項多此一舉的公投,肯定會令民眾感到怪怪的,縱使對政局的衝擊非常小。

二、勞基法修法複決公投。

由於幾個民調出現了互相矛盾的數據,而矛盾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那麼清楚,因此,一旦公投複決修法,造成的影響只能猜測,沒辦法做精確評估。

1,勞基法修法被公投否決是可能的—否則支持舉辦複決的民調為什麼那麼高?假如勞基法修法真的被公投否決,衝擊當然非常巨大。執政黨馬上面臨重新修法的艱難,到時各路人馬必將再重整旗鼓大肆廝殺,政局必然動盪。然而,政局動盪仍然只是短期效應;就長期來講,公投成功的否決將大大鼓勵立法院的少數陣營,此後只要遇到通過的法案不如己意,便發動公投,重啟戰火,台灣已經脆弱的代議體制勢必進一步崩壞。

時代力量這種表決輸了不認輸,時時要透過公投翻案的做法,顯然和林義雄過去的主張是一貫的。一般民主國家,除了瑞士,中央級的公投經常幾十年才有一次,至於美國雖然有些州公投比較多,但是到現在美國還沒有辦過一次全國性的公投。至於地方公投,以加州最多,但是其結果就是造成了加州州政的敗壞。這些林義雄可能並不知道,也可能知道了但是並不在乎,所以他一再鼓勵凡事要多多公投,如果少數黨認為自己有理,便應該發動立法複決公投翻案。(大話新聞/林義雄專訪)他這個「發明」,既怪,又令人擔心,不料時代力量倒是認真跟隨。

修法被公投否決,當然對執政黨會造成毀滅性的破壞,對國家的穩定也肯定不利;至於時代力量,長遠影響且不說,短期的利益將非常巨大,聲勢將高漲不可一世。

2,勞基法修法被公投重新確認也是可能的,否則為什麼民調只要直接問修法支不支持,都會得到過半數的肯定。假如否決的複決沒有通過,執政黨固然獲勝,但是時代力量也同樣獲勝。因為各項民調,不支持修法的大約都有35%上下,對於原來只有不到10%支持度的時代力量,只要透過公投在35%反對勞基法修法的民眾中多拉一些支持者,時代力量就大大得利。

依時代力量的民調,他們已經因為反對修法而使支持度提升到12%了。假使時代力量年底選舉在各地都普遍擁有12%的支持度,那台灣從南到北將會當選一大批議員,非常有利。

然而12%固然是市議員選舉的大補帖,卻也可能是2020年區域立委選舉的毒藥。

因為議員選舉是一個選區選出好幾位,這樣的選區擁有12%選票,幾乎保證可以當選一席;但是區域立委選舉是單一選區,沒有民進黨禮讓只有12%保證落選。至於行政首長的選擇當然就更沒有希望了。雖然時代力量強調他們會以執政為目標,但是堅決站在少數一邊的政黨很難想像會有執政的機會。

到底是要短多長空還是長多更重要,是議員重要還是立委乃至執政重要,這一選擇的紛擾可能就是這一次時代力量內部出問題的關鍵。

三、召開由下而上的公民憲政會議公投。這屬於重大政策之創制公投。

自從太陽花運動中提出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後,幾年來許多民調都顯示出民眾對於憲改的支持度非常高,一直居於60%∼80%的高檔。但是蔡總統雖然承認憲政體制造成了她推動政務的「羈絆」但是她認為可以運用體制外的手段解決困難,所以一直無意於憲改。

人類歷史上,不管專制或民主的政權,國家中央政府權力運作的體制,都是由政治領導者或領導集團決定,或者政治領導集團起草再交給民眾公民投票決定的,包括英國大憲章、美國憲法、法國大革命後歷次憲法、德日戰敗後的憲法、蘇聯解體後各獨立國家憲法都沒有例外。

中央憲政體制的制定會經過這種由上而下的程序,關鍵在於憲政體制中除人權條款外,中央政府體制的設立是政治領袖們彼此之間的遊戲規則,其中有非常多細緻、影響又巨大無比的地方,必須仔細規定,而這些權力運作規定的細緻之處一般民眾通常不屑去了解;相對的,政治領導集團由於這些地方攸關彼此間的權力平衡和統治權順利運作,所以非得高度關注不可,因此,在人類歷史上憲政體制的改革雖然一定是由政治領導集團和知識分子推動的;但是台灣出現了明明憲政體制已經不能用了,政治領袖卻反而一再蹉跎甚至刻意阻擋憲改,而由民眾由下而上地推動的怪現象。

在過去幾年代議機關在憲改上的怠惰,民眾除了嘆氣卻無能為力,現在情況已經大有不同。既然本來最該推動憲改的當權者或兩大黨都不動,於是由於公投民檻的降低,時代力量找運用多數民意借力使力的機會。假使民氣因此彙集,那麼時代力量推動公民憲政會議公投,在議題上便掌握了執政黨才有的格局和氣勢,這就不只有利於選舉造勢,讓兩大黨不論在選舉造勢或憲改推動上都陷於被動態勢,更將對台灣大有貢獻。

時代力量在適用公投法上,初試啼聲,初步看來評估是這樣:

時代力量推動的三項公投中最低工資公投有動作雖然大,卻有多此一舉之嫌;勞基法修法複決,足以讓小黨時代力量鞏固基本盤,卻很可能造成了進一步發展的侷限,也對國家長治久安體制的建立不利;至於憲政公投則簡直是小黨代替兩大黨展現了執政格局之舉,值得大大肯定。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