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台灣價值

2018-01-24 10786

台灣價值以民主自由為核心,台灣人當家作主為原則,對內多元競爭、對外團結一致,正是台灣多數人多年來追求的最大目標。

嚴智徑/評論

面對與台北市長柯文哲之間的嫌隙,蔡英文總統拋出了「台灣價值」說,表面上似乎有意化解與柯P的僵局,但實則正曝露了民進黨在追逐民主進步過程中,面對兩岸關係的危疑不安,無從建立公平合理的台灣主體意識,欲求建立真正團結一致對外的台灣不可得,既沒有國家認同,也早已扭曲的台灣價值,恐怕才是民進黨最大的危機。

尤其是,民進黨執政一年多後,在野時期原本可以一刀切推給國民黨的統獨族群矛盾,在自己當家作主後,左支右絀、此一時彼一時的矛盾舉止,終於讓台灣人民看清楚,原來執政的權利滋味之外,正是一面晶光透澈的照妖鏡,綠裡面,還有這麼多種綠,有深綠、淺綠、墨綠、扁綠、一家親綠,還有大綠、小綠,更不要提吃像難看的派系綠、心內話抖出來的仇恨綠了。

台灣價值以民主自由為核心,台灣人當家作主為原則,對內多元競爭、對外團結一致,正是台灣多數人多年來追求的最大目標。從1945年脫離日本統治,到1949年中國共產黨橫掃大陸,國民黨急撤台灣,外省軍民大舉來台,兵馬倥傯、局勢危疑不安,背水一戰的統治者以高壓極權統治,企圖救亡圖存,當然造成被統治者身心靈上的創痛記憶,更不要提因扭曲的族群政策和結構,導致台灣本土族群在政治、經濟,甚至是社會文化面上的不平之心,進而發酵成為台獨的溫床。

即使是到了八十年代後的各項政治改革和體制衝撞,民主時代也許來臨了,加上台灣族群之間的自然融合,看似漸趨成熟的台灣社會,卻仍禁不起兩岸關係巨變和國民黨主政者幼稚傲慢的統治思維衝擊。一力追求化獨漸統的前總統馬英九,無視大陸崛起後,陸漲台消進而衝擊台灣年輕世代前途的警訊,再加上傲慢的沒有正視指台灣人民是「皇民」、「日本人」背後挑起的族群情緒,在台灣人的台灣,國民黨當然兵敗如山倒。

然而,民進黨完全執政後,不過短短一年多,就處處曝露出在野不知當家苦的現實。

首先,民進黨追求的台獨理念,在執政後立刻面臨嚴肅檢驗,蔡英文自有其政治理想,要對獨派有所交待,但又不想在中美之間掀起麻煩製造者的事端,拿捏之際,只能承受中國大陸的強勢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日漸萎縮,外交敗退、陸客退縮、經濟不振、加薪無著,兩岸關係重回1987年之前,蔡喊出的國艦國造、自立自強,仍使台灣難逃台海不免一戰的煙硝,只會使得台灣社會危疑不安,台灣經濟難有穩定發展的條件。

其次,蔡英文在對內多元競爭、對外團結一致的口號下,執政前因反核、勞工、同性平權等而收割的政治果實,在執政後因燃煤空污、一例一休兩次休法等全吐了出來,而對國民黨產的追殺固然令人快慰,但轉型正義過程中流露出勝者全拿的霸氣,倒也沒讓人聞出幾許民主政治應有揖讓而升,反而是黨內同志困苦在野多年,終於一吐資源分配的鳥氣,黨內派系爭食政府資源毫無吃相、派系惡鬥不但上了檯面,還以心內話出書公諸於世,民進黨的執政,只讓人看見了政治人物分贓的嘴臉,藍綠都是一個樣,應該是許多民眾的心得,更別奢談團結一致對外了。

更有甚者,台灣的主體意識,當然必須建立在台灣大多數人民的意識和福祉之上,但強調正義的主體意識,是否真的如老獨派般的快意恩仇了嗎?已有識者點出,指蔣介石是殺人魔頭,連急著冠上蔣姓的後代都不敢吭聲,但蔣介石來台後不論是藉由美國干涉或百萬大軍,至少是擋住了中國共產黨的對台攻勢,對台灣沒有半點貢獻?蔣介石也許是痛定思痛要防堵丟掉大陸的土改缺失,或是貫徹國民黨在同盟會時期就提出的「平均地權」口號,在來台之初強硬推動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若非如此,佔台灣人口絕大多數的佃農階級,就能從此走出土地不正義的桎梏?這些佃農的後代就可以在台灣有尊嚴的受教育、賺取自己的衣食?進而翻轉人生?而部分田產遭奪的富農地主階級,其後代出走他國後,如今以金援成為台灣台獨主要經濟支柱,這背後所透露出的「奪產之恨」,就能代表台灣正義和台灣主體意識?

台灣價值也許讓政治人物各取所需、各有解讀,但國民黨敗亡的殷鑑不遠,偏離了正義,只會為台灣帶來不幸。畢竟,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也絕對不是少數富農地主階級就可以完全代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