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不會拯救北韓?(下)

2018-02-02 5684

朝鮮半島一役,將是中、美區域競爭的試金石。的確,中國擔憂華府未來的影響力,因此不願依川普政府之要求強迫北韓。而且,中國深怕美國在該區坐大,因此不願冒險,讓北韓政局不穩或戰爭爆發。循此邏輯,中國已不願選擇觀望。

中國其實要的是...

朝鮮半島若開戰,必有其成本,因此美國官方長期認為,若南韓與美國捲入半島戰爭,中國將窮盡努力,避免淌這一場渾水。但若中國真的介入,美國也假定北京的角色,將侷限於處理中朝邊界的難民問題;或是透過政治、經濟和軍事援助,遠距離支持金氏政權。無論是何者,華府相信中國不會實際影響美國的行動。

然而此假設已不復成立。華府反而應該承認,一旦美國有揮軍北上的跡象,中國將大幅干涉,軍事上也會有所行動。但這並不代表中國會先發制人。北京仍舊會試圖令雙方遠離戰爭。而且,若衝突僅限於飛彈攻擊和空襲,中國多半會不動聲色。但是若危機升高為戰爭,中國必將派重兵入北韓,以確保一己之利,在戰時、戰後均受到考慮。

金氏政權的核武庫,令中國垂涎,令她想先行控制北韓核設備,這才是中國可能介入二次韓戰的原因。中國的北韓專家沈志華教授,去年發表演說時表示:「如果朝鮮的原子彈自爆了,造成核泄漏、核污染,受害的是誰啊?還是中國和韓國,日本隔著一道海,美國還隔著一個太平洋呢」!

面對威脅,中國其實處於最有利位置。因為根據美國非政府組織、核武威脅計劃(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的資訊,若中國部隊移動100公里,越過邊界、進入北韓,他們所能控制的北韓領土,將涵蓋該國所有最優先的核子場址,和3分之2最優先的飛彈試射場。至於中國領導階層的目標則在於,避免核污染擴散,他們也希望中國派出控制核設備的部隊,能阻止某些可怕的場景上演:防止核設備發生意外;嚇阻美國、南韓或日本,令其無法攻擊核設備;以及阻止北韓,令其無法使用或破壞那些武器。

北京也憂慮,統一後的朝鮮半島將接收北韓核武。筆者(馬斯特羅)的中國友人似乎堅信,南韓想獨得那些核武,而且美國也支持。中國害怕金氏政權若垮台,南韓軍隊將佔領北韓核子場址、奪取核原料,不管華府是否支持。雖然中國的擔憂有點言之過早,但是在南韓,核武選項已逐漸浮上檯面。其主要反對黨便要求美國,重新在半島部署核武—而川普政府迄今難以點頭。

略過核武問題不談,習近平所領導之中國,地緣政治的野心增長,多少影響了中國就北韓問題之立場。習近平與前幾任領導人作風迥異,就中國的強權野心並不低調。去年10月,他演講了3個半小時,提及中國是「強國」或「大國」多達26次。這與某前任領導者鄧小平之名言「韜光養晦」大相徑庭。習近平所領導之中國,逐漸扮演起主要強權的角色,習近平也推動軍事改革,確保未來的解放軍所向披靡。

最重要的是,朝鮮半島一役,將是中、美區域競爭的試金石。的確,中國擔憂華府未來的影響力,因此不願依川普政府之要求強迫北韓。而且,中國深怕美國在該區坐大,因此不願冒險,讓北韓政局不穩或戰爭爆發。循此邏輯,中國已不願選擇觀望。某解放軍官員就曾說:「為何是美國、而不是我們在那」?中國學界和軍方解釋說,未來若半島情況危急,中國需要介入。

中美攜手

因此,華府最起碼得假設,半島未來若陷入衝突,美國若派大軍,中國必重兵介入。這並非意味美國得試圖嚇阻中國:這樣的行為終將失敗,而且亦增加中、美直接對決的機率。任何會破壞中美關係的舉動,也會妨礙半島危機前、危機時的應急計劃和協調動作,增加失算的風險。

華府反而得承認,中國某些形式的介入,其實也符合美國利益,尤其是核武禁止擴散方面。不過最首要的是,美國官方得注意,中國由於在地緣、兵力部署和人力擁有優勢,應能搶先美軍多步,控制北韓核子場址。這其實是件好事,因為平壤政權在面臨崩潰之際,可能會使用核武攻擊美國或其盟友,中國此舉,將降低它發生的可能。同時中國的用武之地也在於,先辨識核子場址(在美國情報的協助之下)、再保護和衡算(account)場址的核原料,最後再邀請國際專家,解除核武裝置。至於美國可以領導,由海路、空中、陸路攔截北韓核原料,並確保原料之衡算、儲存和處理無虞。(譯按:核材料衡算:nuclear material accounting:負責確定某規定區域內,核材料的數量,以及這些數量,在規定時間週期內所發生的變化。)

最重要的是,美國官方必須因時制宜,視中國的介入為助力,而非阻力。比方說,倘若半島亂起,美國陸軍與海軍,雖然深知控制核設備為首要任務,但他們也得接受,中國若先一步抵達,美國也得改變計劃。

於政治層面,華府必須甘願冒險,在戰爭未起之時,增進與中國的協調。這也許意味,即便首爾寧與中國保持距離,華府也要與北京雙邊咨詢。的確,向中國分享情報,以及中、美共同為了緊急情況,計劃和訓練人員,在在都看來反常,因為長期看來,中、美在戰略層次彼此競爭。在美國國防部(the U.S. Defense Department)眼中,中國是美國全球5大威脅之1,與伊朗、北韓、俄羅斯和極端組織齊名。但是戰略挑戰和嚴重威脅,通常會令潛在的對手團結。而美國若解決了北韓,將更能處理剩餘的威脅。

當然,中美合作需要相當程度的協調。一旦半島發生衝突、或北韓政權垮台,中國勢必有所回應,但要以何種方式,長期以來,中國是拒絕與美國討論。因為她不信任美國的動機,也怕華府一旦了解其動向,將破壞北京和平解決核危機的企圖。但是近來中國的立場似乎鬆動了。去年9月,北京大學教授賈慶國在「東亞論壇」(East Asia Forum)撰文表示,中國應與美國和南韓合作,尤其是就北韓核武庫的問題。賈慶國說:「朝鮮半島爆發戰爭的可能性日益加強。如果戰爭變成真正的可能,中國必須準備好,而且有鑒於此,中國應與相關國家討論應急計劃」。

若北京遲遲不願合作,華府應考慮單方面提出美版的應急計劃,以降低擦槍走火的風險。華府甚至可向中方提供情報,以協助解放軍保護核設備。另外,中美可運用核安合作的既有機制,例如兩國民間共同建立之核安全示範中心(Center of Excellence on Nuclear Security),或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等組織,進行技術訓練。美國在解除和保護核武的經驗,全球無國家能及。雖然中國具備人力優勢,可控制北韓核子場址,但她是否具備專業,能保護、運送,或摧毀核武器及核原料,還是未知數。因此經驗分享將有助於確保,中國可安全處理在場址找到的東西。

然而,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批評指出,協調或容許中國參與應急計劃,的確有其缺點。首先要處理的,便是南韓完全反對中國干涉半島事務,更甭提中國的軍隊,踏上這塊土地。美國若致力於與中國協調,將傷害與首爾的關係,不過卻能以較低代價,令北韓政權垮台。

中國介入北韓問題,將削弱美國在半島的影響力,這是個隱憂。因為基本上,中國的行動,並非為了協助美國,而是為了確保,統一後的兩韓,沒有美軍插旗的餘地。但這未必是件壞事。筆者的中國友人便暗示,北京目前可能還難以接受,美國與統一後的兩韓結盟。因此,為了確保二次韓戰得以最佳收場,美軍結束於半島之常駐,應是合理的代價。

(完)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刊登於美國《外交》(Foreign Affairs)雜誌2018年1/2月份,文章標題為Why China Won't Rescue North Korea?。】

【筆者介紹:馬斯特羅(Oriana Skylar Mastro),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研究助理教授。】
原文出處【圖片為朝鮮核試驗場衛星圖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