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修憲原因不複雜,是心思複雜

2018-02-27 13951

對於大陸國家主席任期制規定的修改,大陸有關人士透露,在1月18、19日十九屆二中全會時就已定案,中共中央在1月底就已經發出過文件,不是秘密行動,而是黨內早已拿定的公開計畫。取消任期限制,是中共總書記、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不願第二任後段任期影響力減弱,有助推動政策。

朱駿/評論

大陸即將修憲,最令國際矚目的焦點是,將取消原有國家主席的任期上限,引起各方對於中共現階段內部權力狀態的揣測與政局未來走向的遐想。有人甚至提到中美關係與台海情勢的因素。這種思考與評估很必要,但要注意中共內部的複雜度,可能連自己身處其境者都未必可以完全掌握,連當年的毛都掌控不了文革的發展,可見一斑。「只緣身在此山中,不識廬山真面目」。開放的思考方式可能是必要的,不過,有些客觀上已知的事實可參考,作為推敲評估的穩定基礎。

對於大陸國家主席任期制規定的修改,大陸有關人士透露,在1月18、19日十九屆二中全會時就已定案,中共中央在1月底就已經發出過文件,不是秘密行動,而是黨內早已拿定的公開計畫。取消任期限制,是中共總書記、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不願第二任後段任期影響力減弱,有助推動政策。何況,取消任期制不等於終身制,分析人士說,大陸領導人還是存在隱性任期慣例。

2013年11月15日發佈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到:「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現代化不是抽象概念,人類已經有了豐富的實踐成果,足資參考對照,儼然已經是一項確實客觀存在的普世價值了。因此,一項制度符不符合現代化的方向與精神,是可以客觀具體論證的。若又搬出「中國特色」老套招數作為解釋的說詞,別忘了,十九大上高唱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沒有普世價值做基底,怎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緣木求魚嗎?莫非心存以「銳實力」征服天下之心?那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嗎?

雖說「取消任期制不等於終身制」在機率上可以自圓其說,但我們好奇的是,由任期確定變成不確定,是否符合現代化的精神?對改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增添助力還是阻力?一定要走到「死而後已」的終身制才算是要命的缺點嗎?明文規定都可被打破,「隱性任期慣例」如何建立?這問題的答案都是常識水平就可以判斷的。

在現代化的政治體制中,每個政治首長都該有任期,總有面對下台的一天,要負責任地做好交接準備,讓國家的政務與政治發展可以持續穩定地進步,才是正道吧?就算不受限制者如辛巴威前總統穆加比,也有下台的一天,毛澤東再有「四個偉大」,生前就控制不了文革的發展了,也有謝世而保不了江青的一天。這是人世間的現實,說什麼「不願第二任後段任期影響力減弱」是具有正當性的「現代化」理由嗎?是歷史的進步還是倒退?是推進了,還是扯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後腿?不是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嗎?這問題的答案都是常識水平就可以判斷的。

顯然,此次中共修憲的目的不能從十八屆三中的「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以及十八屆四中的「依法行政」的角度理解。也應該不是為了中美關係與台海情勢,畢竟,中美關係長長久久,與時化移,沒任何一個領導人可一勞永逸地管上千萬年,毛鄧就管不了今天的中美關係;至於台海情勢,複雜多變,也很難在預定期限與預製的框架中解決到中共所想要的程度。

鄧小平說了:「發展是硬道理。」中美關係與台海情勢都是發展的,注定長期硬,除非領導人神仙不死,否則,也難預先命定後世結果。因此,各種官方與御用學者明面的說法恐怕都是煙幕彈,真正的原因應該在政治現代化、機關與體制改革、對外關係、台海情勢之外,比較可能的因素還是內部權力鬥爭使然,習近平應該是想解除自身派系的後顧之憂,這難怪有不少外部媒體以「皇帝」嘲諷。是福?是禍?天知道!

【圖片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