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會急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2018-03-29 10473

事實上,2015年底來,即將上台執政的團隊,國安問題的處理就品質低落,此後縱使秘書長已經換了幾位,但是狀況並沒有改善,如今面對嚴峻的國際、兩岸情勢,國安會又大張旗鼓地開了個烏龍會。國安體系就居然一直是整個不怎麼強的行政體中最弱的一環了。無論如何,能夠不加油嗎?

林濁水/評論

3月21日總統召集行政院賴清德院長及國安相關首長舉行會議進行討論。

本來過去總統每星期都邀請國安部門首長進行早餐會,對重要情勢交換意見,但是因為近期國際局勢快速變遷,總統府強調,總統指示未來將定期召開國安首長會議,並看狀況適時對外界說明。

台灣國安面臨短期衝擊

不到一個月,台灣連續受到兩個重大國安事件的衝擊:

一、2月28日中國國台辦宣布31項《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二、3月22日(台灣時間週五清晨)美國川普總統宣布將依據美國貿易代表署「301條款」,對總值高達600億美元商品課徵懲罰性進口關稅。

中國的對台31項,是北京在經濟民族主義的邏輯下,依據中國製造二○二五計劃的需要推出來吸納台灣高端技術和人才的措施,這措施掀起了台灣社會對中共是惠台還是空台的尖銳爭議,十分焦慮;川普的懲罰性進口關稅不只是在全球進一步推升貿易戰危機,也因為世界體系中,台灣長期處於半邊陲地位,在製造業上居於產業鏈的中游位置,鑲嵌在中美Chimerica之間,共同形成了Chiwanrica的連結 (註1),現在中美貿易戰迅速升溫,如果連結斷裂,台灣受到的衝擊,非同小可,如果處理不好,台灣受到傷害甚至可能比中美雙方更嚴重。

台灣國安面臨長期衝擊

就長期來說,這兩個衝擊是中美和兩岸關係長期緊張的進一步惡化,並不是孤立、突發事件,緊張目前看不出緩和的跡象,台灣不能沒有面對緊張持續升級,衝擊長期的打算。

面對不同的「非常態情境」要有兩種不同因應策略

長期趨勢和短期衝擊互相交織,一時之間,台灣的國安被推進入了遠比過去嚴峻的「非常態情境」。面對這樣的「非常態情境」,國安體系比過去進一步緊繃神經,嚴肅面對,那當然應該,這就是3月21日國安會議的基礎。會議後,總統府新聞稿第一句這樣開頭:「今(21)日上午七點半」—這樣的開頭,看來是要向大家做個開宗明義的提醒:由於情境非常態嚴重,所以這會開得不常規,有緊急性,必須很當一回事地不依常態上班時間召開。(因應近期國際兩岸局勢 總統召開國安首長會議)

只是當前「非常態情境」雖然嚴峻,但是國安會卻不一定非要非常規地打破正常上班時間召開不可。

如果針對的「非常態情境」是一個長期性的狀態,國家需要一個用來長期因應的戰略,那麼做好充分準備,國安會不應該開得太緊急,反而才可能有最好的討論品質,得到更好的結論,擬定出最恰當的因應戰略;如果針對明確的突發特定緊急事項,國家的需要是迅速地做危機處理,那麼就必需覺悟,必須在資訊還不夠充分的條件下劍及履及馬上緊急開會緊急處理,沒有太多可以猶豫的時間。

有了這樣的認識,再回頭看這次緊急國安會,就會發現開得似乎蠻無釐頭。

緊急會議不宜開在不緊急的時刻

如果這次會議是要因應中國31項措施或美國宣布對中國課600億懲罰關稅,那麼開緊急會是當然。只是中國31項措施早在2月28日就宣布了,行院至少在3月2日前就已經成立專案因應小組,並在3月13的跨部會會議完成因應方案,16日公布了,那麼到了一個星期後國安會除非對行政院的方案非常不滿意,否則緊急會議不會召開有那麼一點無釐頭嗎?

如果這次會是為了因應美國川普的貿易懲罰方案,那麼縱然知道方案22日就要公布,但是在具體内容還不明確的21日召開緊急會議,會有什麼犀利的因應態度嗎?

所以21日這個緊急會議開在並不緊急的時刻,和前後兩個突發衝擊事件的關係簡直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蠻無釐頭的。

因應長期戰略不宜匆促開會,大肆宣傳的會議不宜立場策略都留白

假使這次會議召開,為的是長期戰略的需要,那麼忙忙亂亂開緊急會議就更奇怪了。

這一次開完了後被刻意突出的國安會,怪的地方還不只是上面說的而已。例如,假使是危機處理,那麼會議開完,具體的方案就必須提出,但是這個鄭重其事的會議之後,並沒有什麼麽具體政策;假如開會是為的長期戰略,也同樣沒有什麼戰略結論,甚至連戰略釐定前置條件如核心價值立場的設定、戰略環境的評估都是空白。這次會議唯一清楚要表示的似乎只有批評習近平的修憲廢除國家主席的任期制,並說台灣相信民主,和北京不同這一件。問題是,這一件難道是大家都不明白,所以需要鄭重其事地把所有的國安高層都找來開會才能做成可以廣為宣傳的寶貴結論嗎?

也許,總統鄭重其事地召開緊急會議,目的並不在形成立場和對策,而在於展現總統站穩有效掌握國安機器的位置,而達到安頓民眾對總統領導的信心的效果,所以不提出任何因應方向和措施,只大張旗鼓地對外發表的會議過程的細節?只是這樣一來,一般焦慮而生性現實的民眾看不到具體政策,並不容易安心;而行家又反會看到了國安當局處理國安大事時處處外行,於是效應和總統強化民眾信心的期待適得其反。畢竟,要讓民眾肯定政府有效地存在的方式並不在向民眾強調,政府多麼鄭重其事地開了什麼樣的高層緊急會議,而是提出明確具體而有效的戰略和政策。

國安竟然是不怎麼強的行政體中最弱的一環

事實上,2015年底來,即將上台執政的團隊,國安問題的處理就品質低落,此後縱使秘書長已經換了幾位,但是狀況並沒有改善,像馬習會、南海護漁、飛彈誤射、南海立場、陸戰隊虐狗、馬習會秘使…等等處理起來烏龍層出不窮,如今面對嚴峻的國際、兩岸情勢,國安會又大張旗鼓地開了個烏龍會。國安體系就居然一直是整個不怎麼強的行政體中最弱的一環了。無論如何,能夠不加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