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執政困境繫諸於領導人戰略高度的判斷抉擇

2018-04-03 5258

陳菊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可以解決一部分的對內問題,主要就是彌補蔡總統在民進黨內部的政治問題與缺憾之事,但真正關鍵的執政信心與對外困境問題則要蔡總統自己判斷抉擇,經濟民生的產業困境、外交國際空間與兩岸關係問題就只能看看蔡總統有沒有能力去面對處理了,大陸兩會過後已經準備好了,台灣也該要面對因應了!

陳淞山/評論

蔡英文總統的執政信任度與滿意度繼續下滑跌落谷底,與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政治差距仍然保持在15到20%之間,看起來,為了防範賴清德可能取而代之的總統爭霸競技,高雄市長陳菊提早北上擔任總統府秘書長的布局已幾無懸念,蔡賴體制即將調整為「英菊共治」結構,民進黨縱使年底選戰結果不盡理想,也改變不了蔡英文與陳菊、賴清德與新潮流系的政治結盟合作關係,如此超穩定的政治結構當然可以壓制的了其他黨內派系的蠢蠢欲動反撲情緒,同時也即將可以順勢擺平包括雙北市長徵召提名人選的爭議,以及獨派、陳水扁等系統的黨的內訌風暴,民進黨如今就要真正走入了女性當家的政治新時代,黨內的小打小鬧與初選裂痕終將歸為平靜,剩下的就是對外的執政困境與民心走向的政治問題,這是民進黨繼續執政的政治隱憂,更是台灣將何去何從的政治轉折變數。

大陸兩會確定了統治階層與政府部門的人事布局,對台人事系統則一如外界預期走向了以外交為導向的領導班子,台灣只是中、美國際政治角力賽的一粒棋子而已,兩岸關係的變化與發展更是受到這個政治關係的制約下受到嚴重的壓縮,打不起來,也鬧不開來,頂多就是「各自表述」的政治僵局與空轉,各自在自己的政治地盤上進行政治口水戰與外交戰,形勢縱使再險惡嚴峻,也就是如此境地!大家都是玩「危機管控」的政治博奕賽局,是穩定優先於一切的政治偏安格局,只要不出亂子,不出大的意外與突襲,基本上,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康莊大道還是依然敞開著!

大陸推動對台的準國民待遇與惠台31項措施,是走對套路的政治高招,表面上是兩岸關係發展的經濟與文化的大融合,實際上則是拉攏台灣人心的「統一大計」,是把兩岸統一後該做的事預先拿來提前的做,針對的是台灣內部內政、經濟與民生事務的虛空軟肋予以政治上的痛擊,台灣方面雖然可以用行政作為與修法行動來做部分的管制與處罰,以免人才、技術與資金的大量流失,但終歸因為無法提供更好的誘因留住這些無形資本,也不可能有強而有力的強制作為來加以有效反制,恐怕就是一場難有勝算的「未戰先敗」拔河競賽。台灣是輸在自身的產業轉型與發展停滯,甚至是朝野政治惡鬥的政治空轉內耗弱點上,只能見招拆招用官僚體制的作文比賽來因應對岸的政治作為,既無助於產業轉型升級、提升產業競爭力以壯大台灣,也很難抵禦的了大陸融合蠶食的精準作為,除非台灣的領導人有更好的戰略高度與政治智慧來解決這個台灣的產業經濟發展困境,才能讓民進黨的執政困境加以化解!

因此,民進黨的領導菁英應該清楚,民進黨的執政困境本質上就是民生經濟的內政問題,兩岸問題,甚至是與中國因素相連結的經濟問題,都是台灣內部自己的問題,是自己的經濟產業發生了問題,兩岸關係的發展只是助長或擴大了原本問題的政治作用,強化了原本問題的嚴重性與影響效果,原本問題沒有獲得解決,對岸的惠台措施就會真正起到該有的政治作用,台灣當局再多的管制與安全配套措施也只會適得其反,把留不住的人才與技術更推向大陸,政治認同與向心力也當然可能會一起流失掉!

蔡英文政府要面對的執政困境,人的問題是賴清德、陳水扁、蘇貞昌與柯文哲,這是內部問題,陳菊出馬大概可以處理好賴清德與蘇貞昌,而陳水扁與柯文哲的問題則要用領導人的政治高度來加以面對,蔡英文總統應該要自己出面處理,未必要再假手他人傳話或協調,這是有解的政治問題不是不能加以解決,冷靜理性的蔡總統應該要展現政治誠意與高度來坦然面對處理,就不會真的成為執政的困境或障礙!

事的問題比較麻煩,牽一髮而動全身!首先是台灣的產業經濟困境與人才出路問題,個人不是這方面的專家,留給真正專業的人去找解藥,但最重要的是要兼顧國際競爭力與兩岸產業分工及合作競爭的平衡發展,同時,要特別關注與輔導到大陸就學、就業、創業與生活的年輕人及相關產業所面臨的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問題,提供他們各種資源與幫助來解決問題,讓他們清楚了解並相信我們政府是他們的政治後盾及依靠,不會讓他們成為離鄉背井、出外打拚的政治孤兒,而且更願意主動積極協助他們找到更好的出路。

其次,兩岸關係問題終歸是要面臨的執政問題,要打破兩岸的政治僵局,儘管無法從大陸所要的「九二共識」與「反獨促統」方向去達成政治共識,但在執政作為上何妨用更加理性務實的態度去面對,不要動不動就拿台獨或公投問題去挑動對岸的政治敏感神經,更要慎防美、日方面可能操作的「聯美、日制中」政治陷阱,避免兩岸關係發展的緊繃神經受到更嚴重的刺激,造成擦槍走火的意外局面!目前的兩岸關係問題基本上就是一個「危機管控」問題,任何一方的失衡或意外突襲,就會造成另一方的強烈反撲與反制作為,可能會造成難以收拾好嚴重後果,理性自制是唯一的方法與最高指導原則。

最後,就是美、中的大國戰略遊戲與政治博奕的問題,台灣不僅不該捲入其中,更不應該成為任何一方可以耍弄的政治棋子!因此,台灣的國際外交空間問題,不要寄望美國人可以提供多少的政治幫助,因為後續要回饋付出的政治與經濟代價也很高,台灣未必承受的起,台灣僅能儘量的不選邊站,才能避免遭到更嚴重的波及或影響,外交問題還是要靠自己的經濟發展實力,依靠任何的國家所獲得的外交與國際關係都只是曇花一現的美麗果實,無法長期維持的。因此,6月分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新址的落成剪綵,到底美國政府會派何種層級的官員來台?以及其安全守衛陸戰隊人員的規模大小?都是可能引發兩岸政治問題的大事,更應該做好準備與可能的政治溝通才是正辦。

總之,上述的人與事問題所構成的內外執政困境,就是蔡總統的領導問題,是其戰略高度與政治智慧的根本問題,陳菊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可以解決一部分的對內問題,主要就是彌補蔡總統在民進黨內部的政治問題與缺憾之事,但真正關鍵的執政信心與對外困境問題則要蔡總統自己判斷抉擇,經濟民生的產業困境、外交國際空間與兩岸關係問題就只能看看蔡總統有沒有能力去面對處理了,大陸兩會過後已經準備好了,台灣也該要面對因應了!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