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暫停」堪為「九二共識」的借鑑

2018-04-10 4034

兩岸關係被包裹在兩方各自之政治環境所組成的聯集合之中,各自的或彼此的政治作為必然也會影響兩岸關係,大陸目前為有相當巨大優勢的一方,內部「新時代」政治的調整必然會直接作用到兩岸關係,不須多說。

朱駿/評論

中朝關係早就不好,而且非常不好,但是北韓長期在物質資源與國際政治方面依賴中國大陸極深,是不爭的事實,所以,中國大陸在朝核問題上貴為六方會談的主席國,也算是個主角,為何如今落得川普與金正恩將可能舉行會談,所有的作業與信息都繞過了中國大陸?這不能不說是中國大陸對北韓外交的大潰敗。何以致此?就是既想要朝鮮半島無核化,又主張以和平談判為唯一手段,冒失地堅持了原本是北韓為自己爭取時間所提出的「雙暫停」,一旦中國大陸提出「雙暫停」,北韓卻反對了。真是難為難堪。之所以如此,主要在於「雙暫停」自身內在理路的矛盾與脫離事實基本面,無法取得美國與日韓的信任,逼得川普不斷在軍事作為上加碼,逼出了北韓川金會的芻議。這是一次可以參考的教訓,應該也可作為反思兩岸新局的借鑑。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大陸對台政策起了明顯變化,特別自十八屆四中以來,片面單邊主義的「依法行政」基調明顯,「國安法」繼之。十九大更不用多說了,連自己長期寄望的政治談判或協商都拿掉了,「六個任何」佔據凸出的位置。接著,習近平在今年3月20日兩會閉幕時的一番致詞,各方解讀的重點很多都聚焦於兩岸,CNN還有專文分析,可見各方重視的程度。習在提到兩岸議題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們偉大祖國的每一寸領土都絕對不能也絕對不可能從中國分割出去!」大陸學者李振廣認為,「習主席這段話,是到目前為止對『台獨』分裂勢力發出的最嚴重警告。」可見大陸內部更是高度重視這次的講話的。

然而,兩岸關係被包裹在兩方各自之政治環境所組成的聯集合之中,各自的或彼此的政治作為必然也會影響兩岸關係,大陸目前為有相當巨大優勢的一方,內部「新時代」政治的調整必然會直接作用到兩岸關係,不須多說。

習這次發言的基本政策是:「我們要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同臺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增進臺灣同胞福祉,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雖有和平統一,但不見一國兩制,特別強調「一個中國原則」與「九二共識」,同時還是著重物質利誘的手段。

兩岸問題最大的關鍵點在政治分歧,政治是每個人類社會最核心的利益所在,恐怕很難以經濟利益取代。大陸過去的利誘方法一直不成功,殷鑑不遠,何以這次把主戰場拉到大陸的利誘就可以成功,甚至顛覆台灣內部的政治體系與利益?頗令人費解。是不是太過相信經濟決定論所致?

照道理說,大陸若真反思往日不成功的原因,應該想到,既然希望「和平統一」,縮小政治分歧才是解決問題的正確門徑,調整政治戰略,讓政治上的設計能夠符合真正的「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不斷縮小兩岸政治制度與人民生活方式的差異,和平統一才有希望。不是嗎?令人感到困惑的是,面對人類文明發展階段的現實與趨勢,大陸在高舉的「和平統一」的同時,卻在「新時代」的政治設計上走了回頭的老路。當然,他們是有自己的說法的。遠的不多扯了,就以習最新出爐的3月20日的講話為準吧。

習認為,在「民族大義和歷史潮流面前,一切分裂祖國的行徑和伎倆都是註定要失敗的,都會受到人民的譴責和歷史的懲罰!」這話說得鏗鏘有力,肯定激盪不少人心。然而,在經過了相當長時期的專制箝制言論思想之後,兩岸人民有多少人能有多大的正常持平的心理素質,具備認知與理解歷史、當代情勢與文明發展進程的能力,很難說得清楚。看看人類歷史,「偉大」的政治春藥的品牌都叫「人民」,就可見其一斑。再從人類歷史發展迄今的紀錄來看,歷史總是懲罰落伍腐朽的,這倒是基本不假的。

質此,大陸方面在兩岸關係未來的發展上,若是想要發動「歷史的懲罰」的力量,必須先選擇站在人類文明發展之歷史脈動正確的一方,才有機會。習自己也曾經說過:「從根本上說,決定兩岸關係走向的關鍵因素是祖國大陸發展進步。」那麼,十八大期間就開始推行的「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係師承毛澤東,究竟是歷史的進步還是倒退?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一方?

習在3月20日的講話中提到「國家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當家作主」、「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又說:「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中國共產黨是國家最高政治領導力量。」無論是就理論主張自身,或是證諸中共制度與黨史,彼此矛盾甚深,令台灣人民如何做出積極正面的理解與回應?如果連自己所寄望甚深的「心靈契合」對象,在理解大陸近幾年的發展趨勢都會產生困難時,如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確實,「人間自有公道在!」但必須是真正的「公道」,既然是真公道,就不會也不應該有一黨一私的「特色」。不是嗎?

眾所周知,兩岸問題的解決將是習近平主觀上最為在意且客觀上最為關鍵的歷史遺產之所寄。然而,大陸方面新時代的政治設計會不會也蘊含了類似「雙暫停」的內在自我矛盾與脫離事實基本面的盲點,令其所一再堅持之「一個中國原則」與「九二共識」的說法受到連累,令人難以相信與接受,而事實上為「和平統一」增添了阻力?如果單純的物質利誘在新時代中沒有必然成功的保證,「政治談判」已經被大陸拋棄,代之以片面的單邊主義,「和平統一」如何可能?莫非「和平統一」只是麻醉台灣「心靈契合」對象的幌子?若真如此,那就另當別論,也無法理性討論。

兩岸問題在川普上台後,恰逢朝核及中美經貿摩擦議題的強力激盪,確實已經邁進了一個質變的新階段,是新的契機,也是新的風險,不論對哪一邊皆然。要務實降低風險,朝向真正能夠解決問題之路邁進,雙方都必須坦誠回歸歷史發展迄今的事實基本面,否則,「歷史的懲罰」是六親不認的。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