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爆衝突 蔡英文: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

2018-04-26 2200

針對立法院周邊25日發生反年金改革群眾暴力攻擊警察、記者,並包圍兒童醫院等脫序情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轉述蔡英文談話表示,今天在立法院前的施暴者,不能代表熱愛國家、忠於國民的國軍。這些包圍兒童醫院、攻擊媒體,毆打維持秩序員警非法行為,更是社會所無法容忍。

記者盧素梅、張之謙、林惟崧、林敬旻/台北報導【三立新聞網】

針對立法院周邊25日發生反年金改革群眾暴力攻擊警察、記者,並包圍兒童醫院等脫序情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轉述蔡英文談話表示,25日在立法院前的施暴者,不能代表熱愛國家、忠於國民的國軍。這些包圍兒童醫院、攻擊媒體,毆打維持秩序員警非法行為,更是社會所無法容忍。

為了展現維持社會秩序與國民安全的決心,蔡英文表示,警政署已經下令,施暴的現行犯一律逮捕,絕對不會寬貸。對於25日因為值勤而受傷的員警、媒體記者,蔡總統也表達慰問,並感謝所有辛勞維護治安的警察同仁。

蔡英文指出,對於軍人年金的改革,政府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跟誠意來溝通。目前行政院提出的方案,不僅不會讓任何軍人的生活陷入困難,相反的,透過這樣的改革,新的制度方案將能夠永續的照顧所有現役與退役的國軍弟兄。

對於立法院前的暴力脫序,蔡英文說,任何人都有權利表達不同的意見,但不能動用暴力的方式。蔡總統說,政府不會在暴力下低頭,改革會堅持到底。總統希望要所有國人都能站在政府的這一邊,共同支持改革。

蔡英文要求兩大處理原則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26日接受廣播轉訪時表示,蔡英文對於處理陳抗兩大原則就是不能讓民眾驚慌,也不能讓媒體受傷。至於外界批評蔡英文太軟弱,黃重諺表示,從政府角度,對於受年改影響民眾一定會用更多機會溝通,但也會畫下紅線,攻擊人就是要追究、移送。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林鶴明今天上午接受「蔻蔻早餐」廣播節目專訪,被詢及記者受到攻擊一事時表示,其實在三天前就陸續有攻擊事件發生,昨天則更為明顯,主要特徵就是不分媒體屬性施暴,還以蒙面方式,並很有節奏地,在第幾首歌要做什麼事情,如同進行「軍事計畫」。林鶴明也表示,媒體記者受攻擊情況確實嚴重,事實上還有很多人並沒有報案或備案。

黃重諺說,總統對此感到痛心,認為怎能如此毫不留情對待媒體,也指示不能讓民眾驚慌,也不能讓媒體受傷等兩大處理原則。

至於社會覺得蔡英文或行政院長賴清德態度太軟弱?林鶴明則表示,陳抗現場氣氛要由現場指揮官判斷,警政署對於過度言行、闖進立院等作為也會即時處理,改革會往前走,也會制止暴力行為。

黃重諺也表示,從政府角度,對於受年改影響民眾一定會用更多機會溝通,但也會畫下紅線,攻擊人就是要追究、移送,且當年改是對的,就會往前走,不會因此停下來,畢竟很多現役軍人,想的和上街頭的退役軍人不一樣,7月1日上路仍是既定目標,就看立院審理期程。

八百壯士攻擊立院正門 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

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25日大動作上街,企圖阻擋立法院通過軍人年金改革,下午3點左右,抗議群眾突然攻擊立法院大門,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立法院正門的拒馬不但遭群眾拉開,就連立法院圍牆也有部分被破壞拆除。

為阻擋立法院通過軍人年金改革,「八百壯士」打算強硬攻佔立法院,25日下午從立法院正門展開行動,抗議群眾不但向警方丟擲煙霧彈、水瓶等物品,還用繩索拉開拒馬,甚至強拆立法院圍牆,目前已有部分柵欄遭破壞,衝突持續升溫。

現場也傳出多人受傷,包括瑞安所所長陳育健遭推倒受傷、數名記者遭抗議群眾攻擊,也有翻牆進入立法院的群眾手臂遭割傷。

警方至今逮捕人數已32人,目前警方持盾牌、出動霹靂小組從立法院內部衝出去逮人,現場群眾試圖攻破第二道門,警方出動油壓剪剪掉繩子,傳警方鎮暴部隊將要調動噴水車,要強勢排除八百壯士。

軍改公聽會登場 八百壯士怒嗆退輔會:掮客!走狗!

立法院今(25日)召開「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修正草案」軍人年改公聽會,八百壯士代表之一謝建虎、黃冬輝等人氣憤表示,自己為國家奉獻一生,在乎的是尊嚴,更痛批退輔會是「國家走狗」。

八百壯士5名代表包括謝健虎、黃冬輝、王忠義、游錦帆、賀新民經由國民黨團推薦,進入公聽會發言。「警消不服從」陳抗遊行則從23日起至今仍然不散,持續在立法院外周邊抗議,這兩日甚至爆發警民衝突、毆打媒體記者等脫序行為,據指出,八百壯士今雖然出席公聽會,但也伺機與場外退休警消配合,闖入立法院。

謝建虎發言時忿忿不平,表示這兩天退休警消在街頭上抗爭,但媒體卻指出軍警一樣危險,為什麼軍人比較好?批評這是汙衊分化,退休軍警和教師並不會在乎軍人拿多少,他們在乎的是「公平正義」。謝建虎說,國家說軍人年改是國際趨勢,「狗屁!」改革說55+2是優待軍人,根本是誤導民眾。

謝建虎痛批,退輔會應該是要替軍人爭取權益,「我是從中尉一路幹到上校的,我們兩位將軍不是從排長幹上來的嗎?」怎退輔會國防部可以忍受恥辱,「當政府走狗?你們可以忍受這種恥辱嗎?」退輔會現在變成政府掮客,完全喪失軍人的魂,退輔會早就沒有榮譽,尤其是發言人,每次國防部發言都讓人不齒。

謝建虎不滿表示,官員下台下的漂漂亮亮,政府常說,國家沒錢,經濟不足,所以要年改,到底是國家沒錢還是經濟不足?如果是國家沒錢,大家共體時艱,為什麼只有軍公教共體時機間?國家沒錢經濟運作不當誰的責任?「我沒當過政務官,軍公教何罪之有,為何要我們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