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只是一場顏色遊戲?

2018-05-11 4555

政壇上有藍有綠,有紅有黃,有白有橘,也有不藍不綠,甚至「無色」都成了某種代表特殊顏色的「顏色」。政治人物和媒體隨之起舞,人民莫衷一是,其結果就是要看著台灣群色亂舞,一步步走入敗亡。

嚴智徑/評論

童話故事裡,頑皮的染坊小徒弟皮提竇趁著老師傅出遠門,把各種顏料倒入染缸,玩得不亦樂乎,卻也連帶攪亂外在世界的各種顏色,造成世界一片大亂。現實世界中,台灣也正是如此。過去台灣人最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好不容易稍見生機,隨著政黨輪替、政治惡鬥及政客的百般扭曲,披著以各種顏色為包裝的族群意識呼嘯政壇,已為台灣前途帶來重大危機。

台灣由上個世紀八零年代以降所努力獲得的各項民主成果,在新世紀各種以族群為基底卻又羞於以真面目示人的政治野心一一包裝成各種顏色倒入台灣社會後,已經起了化學變化。政壇上有藍有綠,有紅有黃,有白有橘,也有不藍不綠,甚至「無色」都成了某種代表特殊顏色的「顏色」。政治人物和媒體隨之起舞,人民莫衷一是,其結果就是要看著台灣群色亂舞,一步步走入敗亡。

要解構台灣社會這些被潑上的顏色,可以回到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歐洲,當時盛行的國族主義,終於激起了兩次世界大戰,以虛幻的民族意識鼓動了人民的情緒,最後的結果就是讓世人付出了無數寶貴生命和財產為代價。痛定思痛,世人在二戰後理性主義抬頭,民主自由成為普世價值,希望不要重蹈覆轍。台灣也正是在走過二戰陰影後,經過數十年努力,終於有望見到民主的根苗在台灣茁壯。

當時的台灣,不論政界或民間,不論學界或新聞界,大家追逐的目標就是民主和自由的普世價值,所依恃的就是理性主義,黨外人士本省人多,但也有外省人如費希平者躋身其中,所論述者或宣揚者,都是跳脫偏狹族群意識的民主理念,由解嚴、開放報禁、黨禁,到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台灣民主一度令人欣羨側目。

可惜,好景不常,在民主自由的外衣下,反動的族群意識,仍藉由不同管道流竄滋生。來自於日據時代多年與大陸隔閡的認知差距有之、來自於中央政府遷台後因應中共犯台而採取的強勢統治手段有之、來自於台灣實施耕者有其田所導致既得利益地主反彈有之、來自於國語政策所導致本省人在社會文化面遭矮化有之、來自於部分外省既得利益族群或其扈從者無知的傲慢有之、來自於大陸崛起後台灣被邊陲化的危機意識抬頭有之,這些族群意識的暗自復辟,終於使得台灣人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一丁點兒理性主義火苗,很快的就在亂流中奄奄一息。

殊不見,過去為了民主進步而曾經風行一時的自由主義、社會主義人士,當年不自由毋寧死的話語餘音仍在,民主的高調依然高掛,但當他們建立了以民主進步為名的政黨後,所追尋的各項民主進步價值,卻在執政後,一一退步,甚至回到了最原始的族群意識原點?

為了「轉型」過去本省人所受到的不平等、不正義,這些人的民主價值是可以暫時擱置,甚至扭曲歪解,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尤其是過去因耕者有其田而遭「奪產」的地主及其後代,出走日本、美國後,憤憤不平的仇恨心,竟成了今天台獨金援的最大來源,以金錢供養島內的商業型台獨政客,政客拿錢辦事,挑動台灣內部脆弱的族群和諧關係,已然嚴重扭曲了台灣的理性價值,甚至不惜窮兵黷武大放闕詞,置台灣的前途於不顧,大家睜眼說瞎話一番後,最後不好意思太過顯眼了,就端出了一個似是而非的模糊概念,以「綠色」一詞一筆帶過,真的能否遮羞,就見仁見智了。

以時代為名的新生力量,更是明顯。在太陽花學運時,還拿著民主的遮羞布,強調要的是「打開黑箱」,帶領了莘莘學子風吹日曬、風行街頭後,現在得到了政治利益,打開自己的箱子後,箱子裡露出的盡是「台獨」力量,哪有理性?哪有民主?

藍色、黃色、橘色的國民黨、新黨、親民黨更不遑多讓,由保守反動的既得利益舒適圈一跤摔出,就像失了魂兒似的不知所措。面對民主浪潮所帶來的新局勢,回去抱中國大腿者有之、親錢遠甚於親民者有之,更不要提以新為名,卻盡做些舊事的牟利政客,還在消費著部分外省人失落感所產生的危機意識,企圖東山再起的可笑嘴臉了。

刻意挑開各種顏色下面暗藏的族群意識,並不是要挑撥台灣各個族群多年來自然融合的生命共同體意識,不論族群之間的通婚、共事,社會的族群界線早已模糊。一位本省籍的教授回憶其父親過逝時,仍然保留著從報紙上剪下來的陳誠前副總統肖像,為的是就要感念當年政府的土地政策,使得身為佃農的他能夠翻轉人生;一位出身中部農村的資深新聞工作者,雖然感受過國語政策為他帶來的扭曲認知和不平,但當他在海外研習時碰到一群痛罵外省人統治不義的台獨地主們時,仍然願意挺身告知,他就是耕者有其田而受益的佃農之後,讓這些老先生們因而噤聲。

在民主時代,披掛著各種顏色的族群意識,當然有其流竄的空間,但過度操作族群意識,甚至成為問政的基本核心,對於台灣的前途絕對是危險而不利的。當政者要有此認識,民間更要有此認知,懂得分辨隱身在各種顏色背後所代表的族群操作意涵,緬懷民主前輩當年爭取民主時的崇高理想,理性而務實的檢視自己顏色背後的幼稚與膚淺,或許還能如童話故事的結尾,皮提竇在陽光照射下的眼淚中,找回世界失去的七彩顏色,台灣也還能自族群的泥沼中找回理性與民主,重新邁步向前!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