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爭議應回歸到國家利益的基本點上

2020-08-24 21166

臺灣安全不能由對岸的「一念之間」來決定。事實上,馬總統和蔡總統都曾提出維護國家安全的戰略規劃,其中有許多異曲同工之處。我總覺得「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的說法有其道理。維護國家安全的關鍵,還是有賴臺灣內部的共體時艱和精誠團結。

趙春山/評論

「馬英九基金會」日前舉辦的一場研討會,引來執政當局府、院、黨四面八方的全力抨擊,這可能是主辦單位始料未及,也使卸任的前總統馬英九,又站到臺灣藍綠對抗的火線上,頓時成為媒體的一個關注焦點。

該研討會的主題是「國家不安全:臺灣如何轉危為安」,重點本應是「轉危為安」;而站在基金會的立場,邀請馬執政時期的國安事務官員和智庫學者參加研討,確實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提供他們的經驗給蔡英文政府參考。但2016年政黨輪替後至今已過了四年,所謂時代在變、潮流在變,臺灣面臨的內外社會環境已發生了急遽變化,過去執政的經驗未必能全然適用於今天。執政當局截長補短說一句「謝謝指教」就好,實在沒有必要勞師動眾,傾舉國之力來和一個民間社團舉辦的活動針鋒相對。

今天討論國家安全是「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大事,國家有需要,人民也有此需求。安全是任何國家所要追求的短程目標,是屬於核心利益的範疇。當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國家的生存條件就會面臨嚴重的挑戰。如何維護臺灣的安全,這不是蔡政府今天才面臨的問題,而是臺灣長久以來就存在的問題。

僅管對於面臨的安全形勢有各種不同的評估,以臺灣當前的處境看,沒有人會認為大家可以過高枕無憂的日子;但平心而論,這次研討會以「國家不安全」為名,雖然在宣傳上有標新立異的效果,但的確是容易讓人產生誤解;尤其當馬總統提到,「蔡政府兩岸政策輕率把國家推到戰爭邊緣」的時候,當家的被影射成了「麻煩製造者」,當然心有未甘,不吐不快了。

把今天臺灣的安全困境,完全歸咎於蔡總統的政策,可能讓她有「不可承受之重」。在影響臺灣安全的環境因素當中,很多是過去未曾出現的,而且蔡總統不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刻意要創造一個「不安全」的情勢來自討苦吃;更何況,蔡政府無意也無力創造這樣的情勢。蔡政府走到今天「唯美」馬首是瞻的地步,不完全基於主觀的意願,也是客觀環境使然,就像當年兩蔣時代「堅守民主陣營」時的處境。試問,面對今天臺美中極度失衡的三邊關係,蔡政府除了「親美」外,還有什麼其他的選擇?

馬英九執政時,就有既「親美」又「和陸」的選擇。蔡英文上台後,也展現出與中共對話的誠意,並運用首任就職演說,釋出這樣的訊息。我們發現,來自對岸重要智庫人士的初步反應是積極的,但不到六小時就變了調。表面上的關鍵是「九二共識」,蔡英文表明接受「九二會談」的事實、精神和成果,但不接受由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所創造的「共識」一詞;僅管這個名詞已經過小布希和胡錦濤在通話中認可,也經過「馬習會」時兩岸領導人的共同背書;但民進黨認為這是國共之間建立的共識,缺少法律約束力,當然也沒有經過民意的檢驗。在2016年總統大選獲勝後,民進黨在反對「九二共識」時,就顯得更加振振有詞了。

蔡英文總統說:「別以為卑躬屈膝就能換來和平」。這句話沒有說錯,馬總統八年執政在大陸政策和外交取得的成果,確實沒有一件是因「卑躬屈膝」而換來的。以大陸政策為例,兩岸簽署的23項協議包括ECFA在內,都是在「九二共識」的「創造性模糊」下,經由雙方不斷協商而得來的。同樣地,根據「九二共識」所建立的兩岸政治互信基礎,臺灣才能免於受到對岸的刻意干擾,獲得參與國際社會活動的許多機會。舉例而言,臺灣能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而蔡政府在對岸祭出聯合國2758號決議案後,連在「一中」名下都無法與會。我說明這點的目的,是希望臺灣內部能擺脫政黨惡鬥的心態,多給對方的努力一點掌聲;在對方面臨困難時,多釋出一些「同情的理解」。

我相信馬總統「首戰即終戰」的說法,是基於「料敵從寬」的考量,強調的是要如何「避戰」。長期以來,臺海和南海就被視為亞太地區的兩個可能戰爭爆炸點,尤其是當中美緊張關係加劇時,臺灣確實有被捲進戰爭的可能。「覆巢之下無完卵」,沒有人希望看到臺灣成為戰場。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立場屬強硬「鷹派」,但日前卻表態強調臺美中三方都不要開「第一槍」,這說明北京當局此刻也有「避戰」的不得已考量。

臺灣當然不會開「第一槍」,但認為臺海一旦有事,美國不會出手,而且出手必敗的說法,恐怕也太過主觀。美國會不會出兵有它自身的利益考量,至於中美開戰的結果美方是勝是敗,則必須經過一番精細的估算,連中共的戰略專家都自認沒有必勝的把握。但無論如何,我認為美國曾經為它的利益「背棄」臺灣,也會為它的利益協助臺灣。

中共中央電視台(CCTV)《今日環球》節目引用蘇起的說法認為:「臺灣的安全繫於中國大陸一念之間」,顯示日前朝野這一波內鬥已產生了「外溢效應」,這是我最擔心的地方。我認為「法理臺獨」、「中共不放棄武力犯臺」,以及「臺灣參加美國的反中軍事同盟」,都會讓臺灣不安全,蔡總統應有智慧避開這些可能讓臺灣陷入戰爭的危險因素。

臺灣安全不能由對岸的「一念之間」來決定。事實上,馬總統和蔡總統都曾提出維護國家安全的戰略規劃,其中有許多異曲同工之處。我總覺得「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的說法有其道理。維護國家安全的關鍵,還是有賴臺灣內部的共體時艱和精誠團結。

從冷戰時期開始,我就對新加坡的「生存政治」感到興趣,想要了解這個處在印尼及馬來西亞兩個伊斯蘭教大國之間、又被當時美蘇兩強視為兵家必爭之地,並以華人社會為主的小國家,是如何應對安全的挑戰,又如何在東南亞地區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我的研究心得總結起來,就是「包容」兩個字,這是中國儒家「和合」哲學發揮到一個最高的境界,值得臺灣政治人物細加品嚼。

【圖片為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