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戰爭,「人散曲未終」!

2021-08-16 50576

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日前在分析阿富汗情勢時,認為阿富汗的「淪陷」,讓外界開始相信「美國不會無限支持盟友」,並特別指出對臺灣、烏克蘭、菲律賓、印尼等國而言,感受可能更加深刻。我認為,以對外關係而論,其他三個國家的活動空間都遠遠大於臺灣,而以民進黨政府今天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感受更是有口難言。

趙春山/評論

美國總統拜登今(2021)年4月宣布自阿富汗撤軍,阿國局勢從5月起就開始惡化,阿富汗民兵組織塔利班(Taliban)勢如破竹,攻占部分城鎮甚至未遭強烈抵抗。據外電報導,塔利班已於日前進入首都喀布爾(Kabul),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則倉促逃亡國外,留下政權如何和平轉移的問題。

阿富汗內部局勢,在還不到美國訂下的撤軍最後期限,就出現如此急遽的變化,非美國當初所預期,也讓外界感到意外。國際社會普遍認為,這是拜登政府的一場外交潰敗;但拜登本人並不認為撤軍是錯誤的決定,並於8月14日發布聲明指出,「如果阿富汗軍隊無法或不想守護自己的國家,美軍多留1年或5年沒有任何差別;我無法接受美國無止盡地陷在他國的內部衝突中。」

阿富汗素有「帝國墳場」(Graveyard of the Empires)之稱。從歷史上看,凡是踏入阿富汗地區的強國,幾乎沒有一個能有好下場。20年來,美國在阿富汗投入超過一兆美元的戰爭費用,現在急欲從這灘泥沼中脫身,或許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前蘇聯於1979年12月入侵阿富汗,9年下來弄得馬疲兵困,而蘇聯最終解體,也被認為是被阿富汗戰事拖垮。

但對美國而言,美軍撤離的結果像是「人散曲未終」。誠如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所說,「美國進入阿富汗20年,犧牲這麼多生命和投入這麼多努力後突然撤出,會讓世界各地的美國盟友和潛在盟友思考,是否該與專制政權拉近距離,並體認到某些民主國家已經不如以往強盛。」因此美軍撤離阿富汗,對於拜登強調的民主價值和聯盟體系,無疑是一次重大的考驗。

此外,美國撤軍後留下的權力真空,也造成區域地緣政治板塊的移動。例如,就在阿富汗情勢混沌不明之時,中共與俄羅斯卻在中國大陸西北地區,動員10萬名以上的部隊,投入數量龐大的火砲、戰機及裝甲車輛,展開近年來規模最大的反恐演習。回顧當年蘇軍入侵阿富汗時,中共曾隨西方同聲譴責,把蘇聯撤軍視為雙方「關係正常化」的主要障礙;而現在兩國卻把阿富汗政局,作為聯合軍演的一個想定,也說得上世事多變了!

俄羅斯國防部發表聲明指出,這項軍演的目的是「展現中俄兩國打擊恐怖主義,以及共同維護區域和平及穩定的決心與能力。」從反恐角度來看,中俄都擔心塔利班勢力擴張,會讓「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等「三股勢力」坐大,並以阿富汗為基地,對中俄兩國發動攻擊。就區域情勢而言,雖然中俄都批評美國和「北約」(NATO)在阿富汗的長期駐軍;但弔詭的是,西方駐軍也因此為周邊地區,提供了一面「安全保護網」。中俄樂得「作壁上觀」,並乘機與鄰近的中亞各國發展關係。

美國撤軍後,由於中美戰略競爭和周邊地緣關係的因素,中共被認為最具「填補真空」的實力;但中共不會像過去美蘇兩國那樣,採取軍事介入的手段。中共目前是運用經濟工具,擴大其在區域的影響力,即透過「一帶一路」倡議,投入鉅資建設中亞基礎設施,並在哈薩克、烏茲別克和土庫曼的石油及天然氣領域,浥注數十億美元投資。

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塔利班組織曾公開聲稱,中共是一個「受歡迎的朋友」。中共外長王毅7月28日在天津會見塔利班組織第二號人物、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該次會面被認為具有特殊意義,代表北京對阿富汗未來局勢的可能變化,已展開「超前部署」,據說雙方已談到中共未來協駐重建阿富汗協助之議題。

此外,俄羅斯對阿富汗的影響力也不容忽視。早在前蘇聯統治時期,蘇共領導人就將阿富汗視為對外政策的重要戰略目標。美國前國安顧問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曾公開表示:「蘇聯一旦控制阿富汗,將西向伊朗,東至南亞,進而打開印度洋;並能以阿富汗為立足點,向西南威脅波斯灣產油國,控制石油管線,從側翼包圍西歐,謀求世界霸權。」俄羅斯與塔利班是宿敵,但俄羅斯聲稱7年前就預見阿國局勢的變化,故開始與塔利班建立聯繫管道。今年7月初,塔利班的一個代表團拜訪莫斯科,向俄羅斯政府保證,塔利班不會威脅到莫斯科在中亞的盟友。

另外須注意的是南亞大國印度。印度在阿富汗有大量投資,自2001年以來已提供約30億美元之發展援助,且截至2021年,已有數以千計的阿富汗軍、警、憲人員在印度接受基本訓練,使之可以配合駐阿富汗的北約部隊執行任務;另從2016年開始,印度還專門為阿富汗陸軍和空軍整訓了一批女軍官。印度希望支持一個親印的阿富汗政權,以牽制巴基斯坦;而考量到塔利班與巴基斯坦的關係,印度一直未公開與塔利班接觸。然而今年6月,新德里改變立場,首次尋求與塔利班建立正式溝通管道;僅管如此,阿富汗情勢演成至今,應非印度所樂見。

美國在阿富汗的經驗,使其他大國對這個「帝國的墳場」望之卻步,無一敢貿然「填補真空」;而塔利班為穩定阿富汗政局,早已進行外交穿梭,並以戰後重建為當務之急。但阿國宗教派系林立,單靠塔利班一己之力,恐怕難以達成持久和平的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日前在分析阿富汗情勢時,認為阿富汗的「淪陷」,讓外界開始相信「美國不會無限支持盟友」,並特別指出對臺灣、烏克蘭、菲律賓、印尼等國而言,感受可能更加深刻。我認為,以對外關係而論,其他三個國家的活動空間都遠遠大於臺灣,而以民進黨政府今天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感受更是有口難言。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翻攝自美國國防部網頁defense.gov】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