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後」的內外政策走向:「兩岸篇」

2024-03-28 30851

觀察「兩會」後的中共對臺政策走向有三個窗口:首先是美國大選後的兩岸政策,可能牽動台美中三邊關係的變化;第二個觀察的窗口是中國大陸內部的政經情勢;第三個窗口是台灣的政治生態。

趙春山/評論

中共總理李強3月5日在《政府工作報告》涉台論述中指出:「要堅持貫徹『新時代黨解決臺灣問題的總體方略』,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堅決反對『台獨』分裂和外來干涉,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堅定不移推進祖國統一大業,維護中華民族根本利益,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增進兩岸同胞福祉,同心共創民族復興偉業。」

李強的說法是重申中共一貫的對台政策,但提「祖國統一」而未提「和平統一」,引發外界關注。

實際上,中共政協主席王滬寧早先在今年2月22日至23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對台工作會議上,即未見使用「兩岸一家親」與「和統」等用詞,對「台獨」亦由「遏制」和「反對」,變為更嚴厲的「打擊」,並首次稱「要進一步掌握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戰略主動」。

最後,至習近平3月6日參加政協聯組會時,提到「和平統一」一詞,才掃除了各方的疑慮。3月10日政協閉幕會議上通過「政治決議」,涉台論述提到「共同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算是為「和平統一」明確定調。

從1979年中共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把中共對台政策從「武裝解決」轉為「和平統一」後,中共領導人即一再重申「和平」這個主旋律,但從未排除對台用武的可能性,並且透過《反分裂國家法》,把用武的條件加以「法制化」。

近年來,西方國家經常對中共對台用武進行各種兵棋推演,並提出「時間表」的說法。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基里諾(John Aquilino)近日就指出,中共可能在2027年以前做好「武力犯台」的準備,並且引發熱議。中共的官方回應是:「何時、採取何種方式解決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部事務,不容任何外來干涉。」

1979年中共改變對台政策受到兩個內外因素的影響:一是中美建交;二是中共啟動改革開放的列車。這些都促使中共必須建構一個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包括台海形勢。而從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看,內政仍是中共的優先課題,外交則是強調穩定中美關係,尤其是落實舊金山「拜習會」建立管控分歧的共識。

因此,觀察「兩會」後的中共對臺政策走向有三個窗口:首先是美國大選後的兩岸政策,可能牽動台美中三邊關係的變化。

拜登政府2022年10月首度發表長達48頁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其中警告中美競爭面臨關鍵10年,認為中共具重塑國際秩序意圖及能力。換言之,美國已將中共視為長期的戰略競爭對手,未來無論是拜登或川普勝選,都不會改變中美對抗的態勢;但白宮易主仍會影響美國的戰術作為,並有可能出現中美關係從對抗升高為衝突的危險。

無論從地緣政治或地緣經濟考量,美國都不會放棄手握的「台灣牌」。中共特別關注台美軍事關係。台灣大選後,美國國防安全合作署(DSCA)於2月21日首次宣布,出售臺灣先進戰術數據鏈升級計劃與相關設備,預計總額7500萬美元,將需約200名美國政府官員與200名美方承包商代表,依需求前往台灣提供工程及技術支援服務與計畫和技術審查。美方表示,這項軍售案支持臺灣持續實現軍隊現代化與維持可靠防禦能力。因此,「外力介入」未來可能成為中共決定對台用武的一個重要因素。

第二個觀察的窗口是中國大陸內部的政經情勢。從這次「兩會」涉及中共人事和組織的議程看,習近平個人權力基礎的穩固無庸置疑,但如何處理疫後經濟復甦仍是一項重大考驗。臺灣有人認為中共內部「有事」就無力犯台,我的推論恰好相反。以發動對外戰爭轉移內部困境的例子,在國際關係上時有所聞。何況,中共一旦決定對台動武,就會把所有代價考量在內。

第三個窗口是台灣的政治生態。中共已把民進黨正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和蕭美琴定性為「雙獨」。賴清德的「520」就職演說有緩和兩岸緊張的作用,但不會消除民共之間的敵對關係。對岸關注賴清德上任後,是否進一步推動「去中化」政策,讓兩岸關係愈走愈逺。因此,中共已把「反獨」和「促統」,同時列入對臺工作的「議程表」內。

為了達成「反獨促統」的目標,中共會優先採取軍事以外的「非和平手段」。英國外交大臣卡麥隆(David Camer)接受澳洲廣播公司專訪時說:「我們不希望看任何單方面改變中國與台灣現況的舉動。無庸置疑的是,一旦台海遭遇封鎖,絕對會出現災難性後果。不僅對台灣而言是如此,對全球經濟都是災難。我們先前已在新冠疫情爆發期間經歷過類似災難,而如果台灣被封鎖,後果將更嚴重。」

今年2月14日,大陸漁船在金門水域越界捕魚,在我海巡隊追捕的行動中,有兩名漁民不幸落水身亡。兩岸執政當局為此展開唇槍舌戰,中共海警及海監船還進一步進入我禁止或限制水域。實際上,早在2022年8月14日美國前眾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台引發第四次臺海危機後,中共艦機穿越海峽中線即成「常態化」舉動。

「214事件」使兩岸緊張情勢升高,例如,我國防部3月21日上午偵獲中共42機艦在台海周邊活動,創下今年來新高。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表示,未來台海可能出現新的「治理形態」。我擔心兩岸爭議觸及主權或司法管轄權問題的結果,兩岸不但因意外事件而導致擦槍走火的風險升高,而且雙方妥協的空間也隨之縮小。

兵法有云:「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台海情勢詭譎多變,民進黨政府強調「備戰」無可厚非;但19世紀普魯士軍事思想家克勞賽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 也說過:「軍事是政治的延伸。」因此,對於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最近提出「終戰指導論」的說法,我們不能只就軍事的角度來解讀。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