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VS.謝維洲靠爸與不靠爸 擁抱特權與擁抱草根

2014-12-02 5470

一身貴氣的連爺爺近日頻頻露臉,舞台上的他為連勝文叫屈,「我這款害連勝文被別人叫權貴,你看我,一天吃兩

一身貴氣的連爺爺近日頻頻露臉,舞台上的他為連勝文叫屈,「我這款害連勝文被別人叫權貴,你看我,一天吃兩餐,睡差不多7小時而已,被喊那樣實在是很不甘願」,話語一出引來一片訕笑;無獨有偶,近日網路瘋傳連方瑀打電話給提點連勝文選情的朋友:「不要讓勝文不開心」,更是膾炙人口;乃至更早之前連戰第一次幫連勝文站台之時,大讚連勝文畢業之後,都是靠自己打拼,不曾靠過家裡,立時招來「靠爸來澄清靠爸」的經典名句,這些戲謔的背後無非反映出人們心中的連勝文是「靠爸又媽寶」。至於PTT鄉民提問的連署中,網友最想問連勝文的前3名題目分別為:金衛TDR事件、財產來源以及到底創了什麼業?這些質疑的背後,是年輕世代的相對剝奪感,更是對連勝文的能力與品行明顯不信任。

這樣的連勝文,多少人能投得下去?

換一個場景來到另一個晚會,謝長廷的兒子謝維洲服務處所主辦的台語經典老歌之夜。那是十月下旬北投七星公園草香微微的夜晚,舞台上金曲獎得主嚴詠能熱情張揚地唱著、舞著、說著,驀然往事如夢掠過。昔時的他,一個青澀無名的街頭藝人,命運的機緣讓他遇見了謝長廷,在謝市長的大力支持街頭表演藝術下,嚴詠能的人生從此改寫。這位市長,嚴詠能生命的貴人,此刻卻缺席。

缺席於滿座歡樂的人群,謝長廷的身影始終未見,雖然這場晚會的主角是他的兒子謝維洲。

謝長廷堅持「不站台」、「不助選」的原則,他要謝維洲不靠爸,靠自己。

謝維洲果然也不靠爸,靠自己。即便自身的選情因流言傳他是謝長廷的兒子必然當選,而陷入危急苦戰。

這樣的不靠爸,靠自己,是一個艱難的選擇,違反慣常的人性。正因為艱難,它很容易只是一個刻意的表演,只在選舉時才會見到的展現,揭開來盡是廉價的矯情。但如果這樣的不靠爸、靠自己,卻是一路走來真實的人生行路印記,那麼這樣的生命風景就會自重自持到令人無法不動容,我所認識的謝維洲,正是給我這樣清新的感動。

身為前閣揆之子,謝維洲無疑地站在比同年紀的年輕人更有利的起步位置,只消父親的一個輕輕提點,比一般人少奮鬥個10年或只是彈指間事。就像連勝文,即使拿不出一張專業的財經證照,也能年紀輕輕就進入國際知名投資銀行風光任職。然而,謝家父子與連家父子,畢竟是天淵之別的兩個典型。謝長廷在接任行政院長的第一時間便要求在美國念書的謝維洲即刻返鄉,台灣一般青年必須面對升學與服役的考驗,謝維洲也必須經歷;同樣是前閣揆之子,連勝文卻是依託家族的庇護,用雄厚的財力換取到美國名校的入場券,甚至連國民應盡的服兵役義務,連勝文也能以健康因素免去。

不必當兵的連勝文,回台後第一份工作就是擔任悠遊卡公司的董事長,月薪30萬;專程返國服役的謝維洲,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到立委辦公室擔任助理,月薪25K,工作之餘還邊準備研究所考試,甚至在等待放榜的暑假裡,謝維洲到魚市場打工,鎮日操勞忍受魚腥的氣味,所得只有22K。其後謝維洲決定暫別學業,重返社會服務,從幫蔡英文助選到為鼓勵年輕人返鄉創業而學習培育高級樹種,他一路擔任無薪的義工,只為回報這片生養他的土地與生活其上的人民,實踐謝長廷「台灣志工」的信念。

低調認真地行走在蜿蜒的人生軌跡,卻是每一步都讓謝維洲深深感受,他所有相逢的世間風景與社會悲歡,原來都離不開政治的影響,謝維洲找到此生傾注的生命志業,那是他從小看到大,父親所行走的政治這條路。由此他再次走入選民服務,在議員服務處由清晨工作到夜晚,由週一服務到週日,他歡喜做、甘願受,即使又是無償的義務工作。

這是謝維洲,政壇大老之後,領取最低工資,長期投身志工。在看似極度不相襯的待遇的背後,他的口中未曾道出一聲委屈與抱怨,他的眼眸也未曾透出一絲期待父蔭的僥倖念想,家庭教育與素樸本性,讓謝維洲一直缺乏一種對於門第身分的自覺,他從不自覺憑藉高官之子的出身,可以順勢擁抱多少的特權,反而比時下年輕人更多了一份難得的謙卑、認真與體貼。

這樣清新可喜的新世代而今走入參選,我是既期待卻也不捨。不捨的是,維洲年幼時曾目睹大群壯漢翻過家中門窗要抓走他的父親,爸爸倉皇奔離的背影如此清晰與巨大,覆罩著他無邊無止的恐懼。稍稍解事後,他才知那一夜父親的匆匆出逃,是因為要閃避國家機器對父親帶領示威遊行的整肅。政治路漫漫危危,看著父親半生躓踣浮沉,於今他自己竟也選擇這般辛苦的道路。

而我卻又是欣喜於維洲的決定參選。幼年目睹威權惡掌侵入家中欲緝拿父親的刻骨記憶,沒有讓他的心靈對政治築起一道疏離的高牆,也未有在他的靈魂種下屈膝於權勢的種子。曾經問他,會不會埋怨父親為何偏要涉入政治的惡水?會不會遺憾父親奔走國事的心力,比付出給家裡的多得多?維洲未有遲疑地搖搖頭,語氣明快而堅定: 「我以爸爸能為大家做那麼多事為榮,我想跟他一樣」。當時明月皎皎,看著維洲眼中閃動的澄澈的光,一霎時我意會到,擁抱草根已是他的天然基因。

正如擁抱特權,是連勝文的人生寄託所在。

依恃家庭財力換來就讀名校的連勝文;憑藉健康理由免去兵役義務的連勝文;依賴父親權勢,專業嚴重不足猶能混跡國際頂尖投資銀行的連勝文;倚仗父親連共制台而能結交紅色權貴,縱橫兩岸大玩金融遊戲的連勝文;一瓶紅酒要價4萬,一套西裝價值15萬,一場愛妻生日趴爽破百萬,生活貴氣豪奢的連勝文;開名車、住豪宅、謀高位、廣積財,事事靠爸成就的連勝文;從未走入基層就青雲直上競選市長的連勝文。

然後你會想起謝維洲的可貴。

專程回國當兵的謝維洲;魚市場辛苦打工領22K的謝維洲;從彎腰種樹到選民服務一路無薪奉獻的謝維洲;走入基層服務多時由競選市議員起步做起的謝維洲;投入參選徹頭徹尾自食其力不靠父援的謝維洲;坐捷運、租小屋、拚基層、任志工,一心淬鍊自勵事事不靠爸的謝維洲;走入草根服務多時由競選市議員起步的謝維洲。

11月29日的投票,我清楚知道自己會做出一個值得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