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國民黨借力使力操作「反反黑箱課綱」獲取選舉利益

2015-08-04 3735

7月23日晚間五十多位中學生闖進教育部大樓內,衝入部長室高喊:「退回黑箱洗腦課綱!」,警方迅速增援警

7月23日晚間五十多位中學生闖進教育部大樓內,衝入部長室高喊:「退回黑箱洗腦課綱!」,警方迅速增援警力, 30分鐘內攻進部長室逮捕學生、記者與民眾共33人。這是台灣史上首度發生教育部長辦公室遭學生占領,肇因於教育部一意孤行違法強推黑箱課綱。然而身為教育部大家長的吳思華部長,不僅毫無反省之意,還堅持對闖入者提告,其中甚且包括3名在現場採訪的記者,創下教育部長控告高中學生、國家最高教育主管單位傷害新聞自由的荒唐情景。而即使眾聲撻伐,吳思華部長橫眉冷對堅持提告到底,莫非誠如台北市長柯文哲所說的:吳思華只是個打手?

委實,柯市長的有感而發說出了許多人心中的疑問:教育部之所以不惜罔顧行政法院一審判決敗訴,堅持違法課綱如期上路,之所以不息甘負罵名堅持提告學生與記者,這一切不是教育部可自主決定,而是後面有著馬總統的意志必須貫徹。然則,馬英九何以在只剩不到一年任期,不惜與整個年輕世代為敵也要強推課綱,實在令人費解,是否背後有著不能言說的難言之隱?而原本讓馬政府頭痛的黑箱課綱問題,就在7月23日學生占領教育部後,可能形成一個微妙的轉折,從諸多的蛛絲馬跡與發展脈絡看來,馬政府似乎正試著因勢利導,借力使力,讓課綱問題轉化為藍綠對決的政治鬥爭,進而從中牟取選舉利益。

回顧7月23日當晚,學生在夜間11點45分攻入教育部長室,11點50分百名以上的警力就開始在戶外與室內進行逮捕。零點20分,闖入部長室的學生被壓下樓,凌晨兩點警備車分批載運遭逮捕者前往保安總隊。依據當日被捕學生丁鈞佑在臉書上的指陳,警方於攻堅過程中,態度挑釁,動作暴力,儘管記者已表明身分,仍堅持不允許錄影照相發稿,對學生則威脅不准拿手機拍照或打電話,連報平安都不允許。清晨6點警方開始製作筆錄,在筆錄時警方試圖訊問沒有被紀錄且帶有陷阱的問題,接下來的檢察官偵訊,偵訊內容依然充斥諸多引導和陷阱的不友善問題,充滿敵意。直到下午3點,檢察官裁定交保,但3名記者自認無罪拒保,最後檢方改以無保請回,惟必須限制住居。

上述過程處處充滿疑點且顯不合理:第一,警方的應變迅速無比。這意味著警方早有準備布置,才能在短短5分鐘集結完成並發動攻擊,成員甚且包含專門用來對付重大刑犯的霹靂小組,明顯違反比例原則;第二,逮捕過程中警方特意防範學生與記者進行影音存證,並嚴格限制通訊,顯然是為防堵事實真相外洩與傳布,警方到底在怕甚麼?第三,檢察官問訊充滿敵意與誘導性,已然預設立場與目的。更不尋常的是,檢察官無視新聞自由應予保障的鐵律,竟對在事件現場採訪的記者做出交保裁定,暗示這是犯罪行為,此不啻以壓制新聞自由製造寒蟬效應。檢警的上述行徑,不僅是前所罕見甚至是前所未見,在在違背正常民主法治國家的處置原則,令人匪夷所思。何以致此?這背後是否有著不可說的政治意圖?或許由陳其邁委員所揭露的,在他要求吳思華對學生及記者撤告的溝通過程中,吳思華提及學生都在北社開會,所以背後疑有政治力操弄一事,可看出端倪。

吳思華如何知道學生在北社開會的事?雖說吳思華回以來自警方透露的筆錄與口供,但誠如陳其邁所質疑的,這是警方有計畫、且早就鎖定特定人士進行的逮捕,且是在捉了人之後才能做筆錄,怎麼會拿事後的筆錄來印證第一時間的逮捕行動?再證諸教育部在7月24日的上午即召開記者會,聲稱「少部分政黨及社團運動介入,隱身於後把學生推到第一線,這是不道德的事情」,7月25日國民黨總統提名人洪秀柱於受訪時表示,「尤其是在背後的政黨,哪個民主國家這樣躲在背後要青年抗爭」,同一時間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記者會拿出反黑箱課綱臉書活動頁的內容,其間載有民進黨捐贈雨傘的統一發票,國民黨藉機指責民進黨利用學生法治教育不足,透過唆使把學生推上第一線。

7月26日洪秀柱提出「課綱爭議五問」,聲稱教育部課綱「微調」,就是維持現狀,要求蔡英文表態台獨主張,「否則她應該同意教育部的課綱微調回維持現狀」。洪秀柱並質疑蔡英文為何在政治主張維持現狀,卻在教科書堅持台獨理念,並鼓動年輕人以沒有法治的態度,衝撞公家機關?顯然地,國民黨想塑造民進黨是躲在反課綱學生背後的影武者,然後借力使力刻意誤導,將反課綱運動操作成為藍綠、統獨對立的戰場,藉此獲取選戰上的重大利益。

試想,一旦反課綱運動被操作成為藍綠與統獨兩極對立的政治議題,且能量持續滾動擴大,在選戰的辯證發展過程中一步步將態勢拉往藍綠基本盤對決的軌道演變,蔡英文主席一直以來亟思開拓中間選票以爭取過半的努力,恐將因而受到相當的制約與掣肘,這絕對是目前看來大勢已去的國民黨最大的期待。此所以吳思華堅持不對學生撤告,堅持違法的黑箱課綱一定要在今年八月上路,因為只有如此才能讓紛擾繼續,驅使反黑箱課綱運動質變成為政治對決的角力,同時更能藉由過程之中對此一運動的抹黑與抹綠,讓執政的馬政府得以假法治與秩序之名,訴諸價值保守的中產階級,攫取額外的選票紅利,讓反黑箱課綱運動成為蔡英文邁向勝選之路莫大的難題與障礙。

明乎此,我們不禁要慎重提醒綠營,有關反黑箱課綱一事,在堅持並捍衛進步價值的同時,亦切勿墜入馬英九政府意欲導引成為藍綠對決的精心算計,從而讓中道路線的聲音淹沒在意識形態兩極對抗的激情中。因為事實已經很清楚,只有蔡英文贏得明年總統大選,而且是以過半的選票贏得扎實且輝煌的勝利,蔡英文要實現恢復舊課綱、進行年金改革等重大政治承諾的動能與基礎,才能更強大、更有力。那麼今日高中學子們在烈日暴雨中的街頭奔走抗爭,只為爭取一個正當民主程序的踐行,一個對自己國家歷史的認知不被洗腦的未來,他們的汗水才不會白流;七年多來馬政府的無能執政讓台灣民生凋敝百廢待舉,台灣亟需的災後重建才能有大開大闔全新出發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