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霧霾籠罩的PM2.5防制

2015-11-16 10452

PM2.5防制的目標是清除霧霾,還給台灣藍天白雲與遠山,但防制工作本身卻籠罩在一團霧霾裡。

這幾天中部細懸浮微粒(PM2.5)濃度頻頻「紫爆」(達最高等級),台中、南投天空一片白茫茫,這樣的空氣汙染狀況過去不是沒有,為什麼近年才逐漸得到媒體關注?因為以往這樣的景象都被當成起霧,頗有幾分詩情畫意,卻沒什麼人警覺,這其實不是霧,而是細懸浮微粒造成的,危害人體健康甚劇的霾。

不只民眾對PM2.5認識不足,連政府都在打混,一直到2012年才將PM2.5濃度列入空氣品質監測項目。然而一直到現在,台灣幾十個監測站使用的還是落伍的空氣汙染指標(PSI),而非將PM2.5列為常規項目的空氣質量指數(AQI)。

PM2.5防制的目標是清除霧霾,還給台灣藍天白雲與遠山,但防制工作本身卻籠罩在一團霧霾裡。以環保署兩個月前公布的,相當於未來幾年的PM2.5防制行動綱領的「清淨空氣行動計劃」來說,雖然知道2013年至2014年,台灣的PM2.5年平均濃度只有下降0.5微克/立方公尺(從24下降到23.5微克/立方公尺),卻設定2020年要達成下降到15微克/立方公尺,合乎現行管制標準的目標,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

以環保署估計的台灣PM2.5的來源來說,可分為原生性(直接排放到空氣中的細懸浮微粒)、衍生性(排放物質經光化作用產生細懸浮微粒)與境外移入,三者各佔三分之一,也就是目前約24微克/立方公尺的年平均濃度裡,有8微克/立方公尺來自對岸的中國,如果人家不改善,台灣要達成15微克/立方公尺的目標,就必須將國內源頭降到7微克/立方公尺這樣的超低目標,而這幾乎是全世界空污管制最嚴格的加拿大的水準了。

政府部門之間,以及中央與地方之間,對於PM2.5的計算與防制也有所矛盾。比如幾個月前經濟部說,PM2.5原生性來源前三名是地表揚塵、公路運輸及農業活動,工業僅佔9.6%,但環保署馬上反駁,若加計衍生性來源,工業排放的PM2.5達23%。又比如中南部六縣市為了降低PM2.5而頒布的生媒與石油焦使用禁令,環保署想了三個月以後的回答只有一句潑冷水的「牴觸現有法令無效」。

以上種種狀況都顯示台灣的PM2.5防制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首先,在PM2.5防制的宣導上,政府必須讓民眾知道,很多人不抽菸卻罹患肺癌,空氣汙染是可能病因之一,若能降低PM2.5年平均濃度10微克/立方公尺,台灣每年可減少一萬個肺癌病例,其他心肺與中風、過敏病例也會下降。很多民眾至今還以為,台灣的PM2.5都是「阿共害的」,其實來自中國的PM2.5只佔三成多,其餘將近七成都是台灣自行排放,需要民眾一起努力。PM2.5可鼓勵列為氣象報告項目,提升民眾警覺性。

其次,空污數據、來源分析要精準確實,不能打迷糊仗。空氣質量指數(AQI)必須儘早採用,跟上國際潮流。台灣PM2.5的來源組成、各污染源所佔比例,必須有準確統計,並對於數值的起伏提出讓人信服的解釋。

對於減少PM2.5排放,必須針對客觀數據研擬長期、可行的防制計畫。在原生性排放方面,河川地、營建工地、道路的揚塵必須加強管控,焚燒稻草必須加強取締,而大型客貨車必須全面安裝微粒過濾器。在衍生性排放方面,三十餘條產業污染管制條例必須落實,中央應督導地方加強稽查工作,而對於發電、煉鋼與石化等高排放產業應研擬長期改善計畫,比如以天然氣逐步取代燃煤發電。至於境外移入的PM2.5,中國連探討霧霾的《穹頂之下》紀錄片都禁播,能否認真面對PM2.5議題恐有疑問。

最後,政府應宣導,在PM2.5濃度超標時,民眾應避免持續進行戶外運動,幼童、老年與心肺功能不佳族群更應防範空污引發身體不適。空污到什麼程度才能停辦中小學運動會,甚至停課,應彙集各方意見以後做出兼顧健康與教學的決定。

本文經沈政男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作者 沈政男】 2015/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