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過後的台灣

2016-01-15 28039

選舉過程中,蔡英文一再強調要團結台灣。即便是完全執政,政府能做的事情也有限。如今橫在蔡英文面前已經有一堆難題,希望蔡英文不要忘記陳水扁、馬英九的教訓,不要肖想那些一步到位、一步登天的改革,多一些團結、少一些對立,台灣的明天才可能往比較好的方向發展。

再過幾小時就投票了。閉上眼睛,想像一下明天過後的樣子。

國民黨倒了,台灣變好了。核四拆了、核一、二如期除役,電價沒有漲,百工百業發達。陸客少了些,阿里山、日月潭不必人擠人了,但台灣的觀光業依舊發達,更優質的觀光客願意來了。兩岸關係緊張了一些,但不用擔心有人黑箱賣台了。雖然讓利變少了,但護照依舊好用。學歷不再貶值,起薪也不只22K。

或者,你看到的,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如同選前另一派的預言,邦交國接連斷交、陸客大幅減少、台灣經濟受衝擊,民進黨清算國民黨黨產、年金改革引發抗爭,台灣從政黨惡鬥的一端,急速擺向政黨惡鬥的另一端。

上面講的都是極端的例子,合理的狀況應該會落在兩者之間。馬英九、國民黨做的不好,下台反省,天公地道。但有一得,必定也會有一失。強調分配正義的,發展難免就要差一點。想做轉型正義的,焦點放在過去,對世代正義、對於未來做的自然也就少一點。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那是不可能的事。

八年前,馬英九開了633的支票,被罵到了今天。國民黨那隻「準備好了」的廣告,如今成為笑話一場。今天的蔡英文和民進黨,看到了馬英九的前車之鑒,不敢做任何承諾,甚至被譏為是「空心菜」;但民眾對於變天的期待,一點都不比八年前少,萬一希望落空的失落,也不會比八年前少。有講、沒講,其實並沒有這麼大的差別(鄉民已經腦補完了)。

蔡英文還沒當選,擺在面前的就已經有美豬的難題、兩岸服貿、貨貿如何解?台灣的人口結構、無效的教育、債務問題、經濟轉型,這些長期累積的問題,每一個都積重難返,即便能找到解方,三、五年內也看不到成效。外在環境還有網路世代伴隨的意見紛歧、權力崩解、極端意見盛行,全世界幾乎沒有一個執政黨是好過的。

上星期,當朱立倫主張選後多數黨組閣時,蔡英文擺明了不願意(天上掉下來的政權也不要),就可以想像未來這幾年,這個家有多不好當。

蔡英文個性謹慎,不太願意做實質的承諾,怕被認為是空口說白話,但改革的支票也沒少開,國會改革、年金改革、處理國民黨黨產,都讓選民有不少期待。

兩岸華人都愛改革,毛澤東叫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鄧小平叫改革開放,對岸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是極為重要的部門,歷任領導人都有不同名目的改革。台灣的改革也是一拖拉庫,憲法改革、教育改革、年金改革、司法改革、媒體改革、二次金改、國會改革、稅改,上面這一連串名詞,一半是負面的,另一半是笑話的代名詞。憲改、教改越改越糟,二次金改是貪污、利益輸送的同義詞;稅改是笑話,證所稅還沒上路就回到原點;媒改不如沒改,愈改媒體環境愈糟。

所有的改革,都必須要國會通過。把國會想得太簡單,以為人多就夠了,一直是馬英九最大的問題。

行政部門可以多工,各部會各做各的,只要不互相扞格,跑得快一點、慢一點,都影響不大。但立法院卻是相對單工、要按照排程的,排了金管會的案子,就壓縮財政部、中央銀行等其他單位的空間。為了一個證所稅,前後搞了一年多,整個國家財政、金融的新政,就停擺了一大半。你會有政績才有鬼。一個九月政爭,打掛了服貿條例、最後引發了太陽花,又是一年去了。馬英九八年的任期,有兩年經濟一事無成,你希望有什麼樣的美名?講的更早一點,如果不是草率的停建核四、最後又回到原點,阿扁的政績可能完全不同。

回過頭來,即便民進黨完全執政,蔡英文又能同時開幾個戰場?一方面清算國民黨,逼國民黨跟你拚命;另外一邊年金改革,逼軍公教上街。那豈不是走在馬英九失敗的老路上,國家其他的問題又怎麼辦?

改革之路困難而艱辛,過程中難免引發對立,把人區分為「改革者」與「被改革者」。改革者站在道德上的高點進行審判,而被改革者則滿腹委屈。稍有不慎,就是社會對立、衝突不斷,國家空轉、一事無成。

選舉過程中,蔡英文一再強調要團結台灣。即便是完全執政,政府能做的事情也有限。如今橫在蔡英文面前已經有一堆難題,希望蔡英文不要忘記陳水扁、馬英九的教訓,不要肖想那些一步到位、一步登天的改革,多一些團結、少一些對立,台灣的明天才可能往比較好的方向發展。

【圖片取自蔡英文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