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拔擢少年馬克思

2016-03-21 26930

台灣長期被殖民,如今又被強權挾持,不能建立完整國家,相關政經社經驗如能形成理論,不僅能為自己尋找出路,也可供世界參考,但台灣的人文社科大師何在?台灣教育一向重自然、輕人文,只會尋覓「少年愛因斯坦」,不知埋沒了多少「少年馬克思」。

台師大舉辦全國高中生人文經典閱讀競賽,開出十本西方人文與社科名著做為出題根據。這份書單十分精采,這個活動也值得喝采,未料竟遭外界批評太困難、褻瀆經典。

牛頓的名著《流數法與無窮級數》,在十七世紀只有頂尖數學家能夠讀懂,但現今台灣高中生都通曉該書主要內容,為什麼?因為已經化做微積分教材,登上中學課本。同理,台師大開出的西蒙波娃的《第二性》,只要有夠好的講解,高中生當然也能看懂。

同樣是文采斐然、譬喻精妙的哲學經典,台灣高中生可以讀懂中國的《莊子》,為什麼德國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就是天書?十七、八歲的中學生,抽象思考能力已經成熟,只要給予充足哲學訓練,莫說尼采,即使是康德、黑格爾都不難入門。

國際數奧競賽的題目,連數學系教授都不見得能夠完整解答,為什麼沒被嫌難?因為這項比賽乃為了挑出資賦優異的數學天才。同理,人文經典閱讀競賽的目的,除了提升中學生的閱讀風氣,還有拔擢「人文天才」的功能,當然選手必須挑戰困難經典。國際數奧得獎同學,可獲教育部頒發獎金,也沒人批評充滿銅臭味。

人文領域也有天才?梁啟超九歲能背誦大半《史記》,寫千字文章,如果身在今日台灣,或許就會在人文競賽裡掄元。

台灣長期被殖民,如今又被強權挾持,不能建立完整國家,相關政經社經驗如能形成理論,不僅能為自己尋找出路,也可供世界參考,但台灣的人文社科大師何在?台灣教育一向重自然、輕人文,只會尋覓「少年愛因斯坦」,不知埋沒了多少「少年馬克思」。

這項比賽顯然取法法國的高中哲學會考,如果能夠蔚為風氣,逐年吸引更多同學參加,對補強台灣最欠缺的哲學教育將有助益。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評社】

本文經沈政男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作者 沈政男】 2016/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