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又曾車禍身亡,共犯依然高居廟堂?

2016-06-01 21972

亡命之徒,在車禍中喪生,死得其所。就差幾年,這位89歲的老人,就可以躲過通緝,回台過百歲大壽。很難想像,若他的計劃成真,屆時赴宴的兩朝官員,不知是否絡繹不絕於途。王又曾若地下有知,眼睜睜看著他的那些共犯們,依然馬照跑、舞照跳,留下他一人,恐怕在骨灰罈裡,都還會懷念,那一段歌舞昇平的歲月。

就像電影情節一般,誰會料到,最後結局竟得靠一場車禍,才把十大經濟要犯王又曾給擋下來。

王又曾2006年底偕妻子王金世英潛逃海外,根據判決書統計,王家所涉及掏空的金額高達427億元,為史上最高;若再加上從銀行搬走的數百億元損失、政府為因應中華商銀擠兌所動用的430億元金融重建基金、欠稅金額4.23億元,和王又曾在走之前又陸續移轉的2億美金,則王又曾家族重創台灣的金融,超過千億元以上。

王又曾戲劇化結局,非但無法令國人同情,還引爆民間的「惡報說」。他雖然遭到天譴,但一路縱放他的共犯,至今卻依然橫行政壇,享受惡有善報的果實。

檢調2007年初偵辦力霸案,依照所扣得的卷證資料發現,王家至少從1998年起,就開始虛設人頭公司,最後總計高達上百家,以螞蟻搬錢的方式,計畫性從中華商銀、友聯產險、亞太固網等公司,挪走數百億資金,光是中華商銀、亞太固網兩家,就各自有上百億元被搬走,最後錢都進了王又曾夫婦的海外帳戶。直到中華銀行發生嚴重擠兌,被打入全額交割股,時任金管會主委的施俊吉才對外坦承,其實力霸、嘉食化等公司,早在亞洲金融風暴後,即發生問題,潛伏期長達10年以上。

令人更為駭異的是,台北地院開庭審理力霸案時,行文財政部、金管會,並函調中央銀行的檢查報告,竟然發現:財政部早於2001年3月就知道力華票券有問題,然而前後三任財政部長顏慶章、李庸三和林全,卻一再縱放,顏慶章並未在第一時間移送法辦。三人眼睜睜看著弊案養大,直拖到2006年底東窗事發,行政院長蘇貞昌與內閣成員才被動進場,卻為時已晚。因此,合議庭點名林全等15名財政首長及公務員,「積極配合」力霸掏空力華票券,涉嫌貪污圖利,正式向檢方告發;而前人事行政局長魏啟林卸任後任職東森集團,涉嫌偽造文書及偽證。

情事已離譜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早在力霸案爆發的半年前,中華商銀即被中央存保及金管會列管,成為觀察名單,除了下令不准承作新的貸款業務,以及大額授信貸款案,每筆授信貸款的副本,也須送交金管會銀行局;問題是,直到檢調踏入中華銀行太原分行才發現,王又曾在逃亡前,竟又神通廣大搬走了8億6千萬元;而前檢察總長陳涵是中華商銀的顧問總長、兒子陳文棟是太原分行的經理、甫上任的檢察總長陳聰明之女是中華商銀的法務襄理,王令麟還拿錢,讓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成立「法治基金會」。

國民黨執政時期有「地下大使」稱號的辜濂松,曾在飯局上對記者說:「金融局長算甚麼!只要我喊一聲,財政部長都要來見我!」顯然,這種官員與財團之間「小弟服侍大哥」的畸戀,到民進黨執政後並未終結,才種下王又曾插翅也能飛的後果。

王又曾逃亡之前,早有人通風報信。他與吳祚欽、羅福助等人一樣,在成為海外通緝犯之前,都是立法院長王金平的座上賓;另外在檢調偵辦過程中,還必須分神與王又曾鬥法。他們透過監控發現,王又曾夫婦竟可一邊逃亡、一邊進行反情蒐,每天與國內特定對象熱線相通,以掌握偵辦進度。其中,又以我向美方尋請司法互助這件事,最令兩夫婦憂心,還曾多次透過美國政界友人,設法掌握美方態度。

王又曾夫婦在2007年1月6日遭到限制出境,卻能早在一個禮拜前,帶著大批行李,大搖大擺從機場出境,先到香港、再過道湖南、轉往上海,入住總統套房;隨後,好整以暇地落腳美國。他們走了9天後,台北地檢署才發布通緝;法務部也才趕緊以特急件方式,向美國提出司法協助請求。第34天中午,王又曾與王金世英倉皇從洛杉磯搭機,打算先飛往新加坡、再逃往緬甸藏匿。美國兩度通知我方王氏夫婦已離美境的消息,我方立刻派出三名調查員赴星國機場攔截。原本,調查員打算甕中捉鱉,未料事前消息走漏,王又曾夫婦行至空橋,開始大鬧機場,前後長達10個小時,硬是讓5班飛往台灣班機錯過,調查員最後成了甕中之鱉。

眼下讓王又曾逃脫,外交部顏面無光,所謂連兩夜燈火通明,嚴密監控行蹤,只為交代,實際上完全束手無策。在民怨沸騰下,時任部長黃志芳站上記者會,也只有道歉。

亡命之徒,在車禍中喪生,死得其所。就差幾年,這位89歲的老人,就可以躲過通緝,回台過百歲大壽。很難想像,若他的計劃成真,屆時赴宴的兩朝官員,不知是否絡繹不絕於途。王又曾若地下有知,眼睜睜看著他的那些共犯們,依然馬照跑、舞照跳,留下他一人,恐怕在骨灰罈裡,都還會懷念,那一段歌舞昇平的歲月。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