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理解中國或許沉重,但不能妥協



傳承與開創─美麗島電子報的自我期許                  董事長 許信良



我怕寫作;可是,我的一生卻偏偏與寫作有關的事結下不解之緣。



一九六0年代的最後兩年,我在英國讀書,深深被當時狂飆的跨國學生運動所感動,矢志獻身給台灣的民主和改革。四十年來,這個誓願和歲月交織成我的命運和我的人生。



一九七0年代的最初幾年,我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工作,就積極參與「大學雜誌的編務活動。在那個年代,大學雜誌像是報曉的雞鳴,預告了國民黨一黨專政的黑夜即將過去,而政治民主的新台灣的黎明即將到來。這個雜誌結合了一百多位在國民黨的意識形態教育之下成長的新世代的知識和產業菁英,挑戰國民黨的威權統治,要求政治的民主和改革。我是這個雜誌的編輯委員兼社務委員,和同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工作的張俊宏,成為這個菁英民主運動的最激進的推手。



大學雜誌的短命命運是被註定的。在雜誌結束之後,張俊宏和我先後投入地方選舉,也先後離開國民黨。透過陳菊的穿針引線,我們開始和傳統黨外人士作緊密的串聯。一九七七年的中壢事件,從歷史的縱線看,可以說是大學雜誌所遺留的菁英民主運動的星星之火,在傳統黨外民主運動的原野上燃起的熊熊烈火。



中壢事件燒毀了國民黨以舞弊竊取選舉果實的黑幕,燒出了台灣大地的民主生機。受到中壢事件的影響,黨外人士第一次擁有主導台灣省議會運作的氣勢和力量。受到中壢事件的鼓舞,大量具有運動意識的本土菁英踴躍投入第二年被中斷的選舉,不管參選或者助選。正是這些人開創了「美麗島」時代 !



一九七八年以後的台灣民主運動,其實已經是不可能被擊敗的了。因為人民,這個歷史的主人,已經在台灣歷史的進程中被喚醒。美麗島事件加速了這個歷史進程。美麗島事件的英雄們,也以他們所表現的大愛和大勇,凝聚了讓台灣民主運動這齣歷史大劇最終以和平落幕的喜劇收場的歷史力量。



作為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前在台灣發行的「美麗島雜誌」以及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後在美國發行的「美麗島週報」的社長,我,何其幸運,親自參與和見證了這段歷史!作為運動者,除了以讓我樂在其中的行動,我也不得不以讓我苦不堪言的寫作,參與和推動運動。畢竟筆更勝於劍!



在上個世紀的最後一個年代,雖然兩度擔任民進黨主席,我關注的焦點逐漸從民主轉移到兩岸。台灣的民主當然還有太多尚未完成的工作,但是,它需要的已經是管理者,而不是運動者。作為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兵,我清醒地看到:為了保衛台灣民主的果實,我們需要另一場更堅苦卓絕的歷史運動。



如果海峽對岸的十三億中國人敵視台灣的民主,台灣民主的未來是不確定的。如果自外於可能終結歷史的「全球化」這個史無前例的世界歷史大潮流,台灣發展的前景是不樂觀的。「守則不足,攻則有餘。?這正是台灣當前所處的歷史境遇的最好寫照。因此,如何激勵銳氣未消的台灣人民,以曾經創造經濟奇蹟和贏得政治民主的進取精神,再接再厲,迎接更大更重要的歷史挑戰:這應該是台灣今天的朝野政治菁英以及新世代知識菁英無可推卸的重責大任。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未已。」雖然幾經滄桑,雖然去日苦長,我還是懷著和年輕時候寫作辦報同樣的心情,期盼「美麗島電子報」以文會友,繼往開來。我們熱切召集和我們有相同憂慮和相同感受的朋友攜手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