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女婿出任總統顧問 恐遭反裙帶質疑

2017-01-10 1056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選戰中幾乎總攬競選陣營大小事宜的川普女婿庫許納,獲任命將擔任「總統資深顧問」。但這項任命可能面臨反裙帶關係法的質疑。

中央社報導,在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選戰中幾乎總攬競選陣營大小事宜的川普女婿庫許納,今天獲任命將擔任「總統資深顧問」。但這項任命可能面臨反裙帶關係法的質疑。

法新社報導,川普(Donald Trump)宣布由跟他一樣是政治素人的庫許納(Jared Kushner)擔任「總統資深顧問」。

「富比世」(Forbes)雜誌估,庫許納與父母和1名已成年兄弟共有18億美元(約新台幣581億元)身家。交接團隊聲明,他任職川普政府期間將放棄薪俸。

聲明還說,35歲的庫許納與即將出任白宮幕僚長的蒲博思(Reince Priebus)和首席策士巴農(Steve Bannon)將密切配合,以落實川普的政策。

獲任命的庫許納表示「榮幸」,說自己對獲此機會感到「謙卑」。

路透社報導,在面對反裙帶關係法(anti-nepotism law)時,這項任命可能成為棘手選擇。

跟岳父一樣,庫許納也是個商業往來極為廣泛的紐約地產開發商,不無出現利益衝突的可能。

庫許納2009年與川普長女伊凡卡(Ivanka Trump)結為夫妻,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選戰期間協助川普督軍,最終擊敗民主黨陣營的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

川普女婿和安邦集團吳小暉談生意

熟悉內情人士透露,中國大陸安邦保險集團正在洽談投資1項紐約市旗艦大樓重新開發案,那棟大樓隸屬美國房地產家族集團庫許納公司。庫許納公司的老闆,正是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11月16日晚,一群高管聚集在曼哈頓中城華爾道夫-阿斯托里亞酒店(Waldorf Astoria)La Chine餐廳的包房堙C餐桌上擺滿了中國美食和2100美元的拉菲(ChâteauLafite Rothschild)。桌子一端坐著吳小暉,他是華爾道夫酒店的所有者安邦保險集團的董事長。安邦擁有2850億美元資產,是一家所有權結構神秘莫測的中國金融巨頭。吳小暉近旁坐著紐約知名房地產投資者傑瑞德•庫許納(Jared Kushner),其岳父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剛剛當選美國總統。

這是一個對雙方都很喜慶的時刻。

庫許納娶了川普的女兒伊萬卡,自己也是川普最親密的顧問之一,吳小暉和他在曼哈頓的一個合資項目就快要談成了。該項目將要重建第五大道666號,庫許納家族房地產帝國褪色的王冠。安邦與中國政府有密切關係,隨著奧巴馬政府官員審查外國投資、以防國家安全風險的力度加大,安邦在美國大舉收購酒店的勢頭已經減緩。

兩個知道內情的人說,吳小暉當時為川普祝酒,表示希望拜會這位候任總統,他相信川普上臺肯定會對全球商業有利。

自當選以來,川普公司及其將面臨的潛在利益衝突就遭受了嚴密的審視。但是,隨著庫許納為自己在白宮的角色打下基礎,他數以十億美元計的家族企業庫許納公司(Kushner Companies),以及為岳父提供可能影響自己生意的政策建議時,他必須穿越的道德叢林,我們可以從華爾道夫酒店那個飯局中窺見一斑。

川普集團已經將側重點從收購轉向了川普命名品牌的推廣,而庫許納執掌的家族企業是紐約及周圍地區的重要房地產投資者。該公司在過去十年中參與了大約70億美元的收購案,其中很多項目既獲得了不透明的外國資金,也有金融機構的支持。庫許納的岳父很快就會參與金融機構的監管活動。

和安邦談生意大約是六個月前開始的,以前未見報道,「當時候任總統還沒有勝選,」庫許納的發言人麗薩•海勒(Risa Heller)指出。然而,當時川普剛剛贏得了共和黨提名。雖然生意談得很順利,但庫許納的代表說,一些問題仍未解決。海勒拒絕概述這個項目正在討論中的財務條款。

庫許納拒絕為本文接受採訪。他聘請了華盛頓知名律師事務所威凱平和而德(WilmerHale)為他提供建議,以便在白宮擔任總統顧問期間不會違反聯邦倫理法律。該律所的結論是,聯邦反裙帶法律雖然是個潛在的麻煩,但它不適用於庫許納的情況。並非所有的道德專家都同意這個看法。雖然法律禁止聯邦官員為自己領導的機構雇用親屬,但庫許納的律師認為,首先白宮並不是一個機構,不受這種法律管轄。

至於利益衝突,庫許納將需要披露有限的財務資訊,讓公眾更瞭解他的持股狀況。而且,與川普不同的是,庫許納必須回避對自己經濟利益有「直接和可預測的影響」的決定,川普本人作為總統不受利益衝突法律的約束。

曾在柯林頓政府任職的該律所合夥人傑米•S•戈雷利克(Jamie S. Gorelick)說,雖然計畫還沒有最終敲定,但庫許納正在採取重大行動,從家族企業中抽身出來。她說:「庫許納先生會認真遵守聯邦道德法律。有關他將要採取的步驟,我們已經在諮詢政府道德辦公室。」

她說,他將辭去庫許納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職務,而且儘管法律沒有要求,他還將從「大筆資產」中撤出。她沒有指明是哪些資產,但發言人海勒說,其中包括他在第五大道666號的股份。

這個計畫是否有意義仍有待觀察。庫許納的代表拒絕詳細說明其在庫許納公司的個人經濟利益規模,他們還說,他打算保留第五大道666號之外其他物業的利益。他還通過一個家族投資工具,在弟弟約書亞(Joshua)管理的一家私募股權公司中擁有股權,該公司進行了廣泛的投資。

傑瑞德•庫許納週二剛度過36歲生日,他已經在參與政策指導、人事選擇,並在外國領導人、白宮和川普之間擔任中間人,這些都可能會對他的生意產生影響,即便是安邦這樣的公司,也看到了與川普的女婿合作開展新項目的機會。

幾個參與了過渡事宜的人說(像很多接受本文採訪的人一樣,他們也不願意具名,因為沒有討論內幕事務的許可權),庫許納在說服特拉普選擇首席經濟顧問時發揮了關鍵作用,川普在競選活動中常常把華爾街巨頭高盛當成攻擊物件,但當選後卻任命高盛總裁加里•D•科恩(Gary D. Cohn)為首席經濟顧問。高盛公司借錢給庫許納公司,也是庫許納兄弟創辦的一家房地產技術公司的投資者。

川普表示,他的正統猶太人女婿將在處理與以色列相關的事務中發揮核心作用,他稱庫許納非常有才,乃至有助於「實現中東和平」。庫許納的公司從以色列最大的銀行工人銀行(Bank Hapoalim)獲得了多筆貸款。即將上臺的川普政府將會繼承一宗司法部的調查,調查該銀行幫助美國富人逃稅的指控。

儘管缺乏外交政策經驗,但是在對於美國一些最複雜的外交關係來說十分關鍵的時刻,庫許納的確正在成為一個重要的角色。

據兩名熟悉交接工作的人士透露,庫許納也一直是川普一項最具爭議的外交政策——他轉向俄羅斯的立場——的主要支持者。該立場最近遭到奧巴馬制裁措施的衝擊,因為情報工作人員發現俄羅斯干預了美國總統大選,以利於川普。庫許納在地緣政治領域的影響也在增加,以致交接官員對奧巴馬的白宮表示,需要引起川普注意的外交政策事務應該通過他的女婿傳達,該消息來自一名接近交接團隊的人士和一名對這項安排有直接瞭解的政府官員。

所以當中國駐美國大使在12月初致電白宮,表達一名官員所說的中國對川普與臺灣總統通電話、打破長久以來的外交傳統感到「極為不悅」時,白宮沒有給這位候任總統的國家安全團隊打電話。相反,它通過庫許納傳達了這個資訊,後者的公司不僅正在與安邦進行談判,而且本身就有中國投資者。

倫理專家表示,儘管利益衝突法不夠全面,但庫許納的多重角色必然會帶來倫理問題。

卡普林與德賴斯代爾(Caplin & Drysdale)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曾在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的總統競選團隊擔任法律總顧問的馬修•T•桑德森(Matthew T. Sanderson)表示,與安邦進行的這類交易「或許並不違反利益衝突法,但它造成這樣一種強烈的感覺,即一個外國實體在利用庫許納的生意試圖影響美國的政策。」

他表示,不瞭解庫許納的股份情況和資產剝離計畫,便很難評估他的提議的價值。桑德森還講道,即便庫許納處理掉他在某些資產中的股份,「也會讓我感覺是個權宜之計」,覺得它「還是會構成真正的利益衝突,會對川普的總統任期造成影響,導致美國民眾質疑庫許納在政府決策中的角色。」

家族生意

和候任總統一樣,庫許納也是靠一個成功父親的財富起家。

上世紀80年代,他的父親查理斯•庫許納(Charles Kushner)接手了自己的父親——一名來自波蘭的大屠殺倖存者——在新澤西的建築生意。查理斯把業務向辦公樓和公寓領域拓展,最終建起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房地產企業,成為民主黨主要捐贈者之一,給新澤西和紐約的一些政治人物捐了款,並被安排進了紐約與新澤西港口事務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的董事會。

但公司收益該如何分配的問題引發了一場醜陋的家族內鬥,查理斯深陷其中,公司被搞得天翻地覆。鬧上了紐華克一家聯邦法院的大混戰,以查理斯簽署認罪協定告終,他在2005年因逃稅、干擾證人和非法提供競選獻金而被判兩年監禁。這場家族內鬥的戰況異常激烈,查理斯曾雇傭一名妓女去勾引自己的妹夫,然後錄下兩人在一起的畫面,把視頻發給了自己的妹妹。

父親被定罪時,傑瑞德23歲,剛從哈佛大學(Harvard)畢業不久。2006年,他買下了《紐約觀察家》,當時是一份頗有影響力的週報,報導紐約上層精英和高端地產很有名。那年他正在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攻讀MBA和法律雙學位。

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在什麼時候取得家族企業控制權的。該公司現在稱,他從2008年開始擔任首席執行官,但直到2012年以前,新聞報導都鮮少把這一名號安在他頭上。然而,隨著該公司跨越哈德遜河進軍曼哈頓,庫許納很快就成了它的代言人,就像川普在幾十年前離開皇后區奔赴大都會時一樣。

2006年8月,查理斯•庫許納結束聯邦拘禁後立即在公司堶奐s發揮起了重要作用,直到今天依然深度參與公司事務。不過,在傑瑞德充當頭面人物的日子堙A公司很快就完成了迄今為止最引人矚目的大動作:斥資18億美元買下了位於紐約第五大道666號的摩天大廈——時至今日,這所大廈依然居於故事的核心位置。該價格創下了美國單所辦公樓成交價之最——比賣家在六年前買下大廈時的價格高出兩倍多。

這時候,庫許納遇到了他將要迎娶的女人:伊萬卡•川普。「賈-萬卡」(J-Vanka)登上了頭條新聞,紐約的小報紛紛稱頌房地產界出了一對金童玉女。

所有的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直到有一天戛然而止。前述交易達成一年後,過熱的借貸市場陷入停滯,庫許納公司難以償還其背負的大筆貸款——也難以保住位於紐約第五大道666號的物業。接下來的幾年,向其伸出援手的有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一家大型私募股權公司;沃納多房地產信託公司(Vornado Realty Trust),當時是川普名下兩處最大產業的共同所有者;以及Zara的母公司Inditex集團,創辦者是西班牙大亨阿曼西奧•奧爾特加(Amancio Ortega),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最終,庫許納的公司得以保全,而且他和川普小姐成了國際名流圈子的常客。

8月,他們被發現和默多克前妻鄧文迪一起,在453英尺長的「日出號」遊艇上。船的主人是娛樂業大佬大衛•格芬(David Geffen)。幾周後,他們又被拍到和藝術品收藏家達莎•朱科娃(Dasha Zhukova)一起觀看美國網球公開賽決賽。朱科娃的丈夫是俄羅斯寡頭羅曼•埃博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他是普京親信圈子的成員。

2012年起,庫許納公司開始大舉收購,購入了至少120處地產。根據研究公司地產資本分析整理的資料,這些交易主要是紐約和新澤西已有的商業和住宅樓盤。

最近達成的交易包括以3.4億美元收購耶和華見證人(Jehovah’s Witnesses)位於布魯克林大橋旁的前總部,以3.45億美元收購附近的一塊尚未開發的土地。2015年,庫許納的公司還斥資2.96億美元,從以色列人列弗•媞夫(Lev Leviev)手中買下了舊紐約時報大樓中的數層。媞夫是俄羅斯一家大型房地產開發公司的董事長。

眼下,這家公司正逐漸向全國各地擴張——費城、巴爾的摩、俄亥俄州的托萊多,以及密蘇里州的坎薩斯城。在芝加哥,它擁有AT&T中西部地區總部所在的建築。總體而言,該公司擁有2萬逾套公寓和大約1400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

2013年,他在曼哈頓中城的大人物會面去處Michael’s餐廳參加了一場會議,據參會者之一、庫許納旗下房地產刊物《商業觀察家》(Commercial Observer)的時任編輯喬撒姆•塞德斯特羅姆(Jotham Sederstrom)所言,他高聲引用說唱歌手Jay Z的歌詞總結自己的投資: 「我不是生意人;我就是一門生意,夥計。」(庫許納通過其發言人否認自己這樣說過。)

現如今,他和伊萬卡•川普已經成為國際知名的人物。

去年8月,有人看到他們和魯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前妻鄧文迪一起出現在娛樂業大亨大衛•格芬(David Geffen)的那條453英尺長的旭日號(Rising Sun)遊艇上。幾星期後,他們在和藝術品收藏家達莎•朱可娃(Dasha Zhukova)一起觀看美國網球公開賽決賽的時候被人拍下了照片。朱可娃的丈夫是俄羅斯寡頭羅曼•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弗拉基米爾•V•普京(Vladimir V. Putin)總統的心腹之一。

投資者和債權人

庫許納父子在拓展自己的企業王國之際,必然也拓展了投資者和債權人網路,根據房地產資本分析公司的資料,他們的債務至少為38億美元。

借錢給他們的包括黑石(Blackstone)等私募股權巨頭、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和高盛(Goldman Sachs)。另外一個貸款機構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剛剛就出售有毒抵押債券一事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了一項價值72億美元的和解協定。但是,由於被指掩蓋了幫助把俄羅斯客戶的資金轉移到境外的交易,該銀行仍在接受調查。

除了房地產,庫許納還涉足了華爾街、醫療和科技等領域。

他間接投資了弟弟約書亞(Joshua)的興盛資本(Thrive Capital),一家價值15億美元的風險投資公司。該公司已經對美國及海外的數十家公司進行了超過100筆投資。其中包括在2013年借《合理醫療費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東風成立的醫保公司Oscar——川普發誓要廢除該法案。Oscar的投資者包括香港富翁李嘉誠以及中國的平安保險公司,後者和中國前總理溫家寶的親屬有密切的關聯。

庫許納兄弟倆和一位朋友共同創辦的Cadre——一家注重科技的房地產投資公司——已經從俄羅斯億萬富翁、科技投資人尤•米爾納(Yuri Milner)和中國億萬富翁、阿堣琱痝虳l人馬雲那媬覺o了資金。高盛給這兩家科技企業都投了錢。

不過,庫許納用於多筆房地產投資的錢到底來自何處,依然是個謎。該公司在其網站上列出了數十個合作夥伴,但並未公開這些公司背後的個人。

庫許納最近的一個項目是澤西城的一棟以川普為品牌的豪華公寓樓,已於去年11月開業。這個專案募集到的資金有將近四分之一來自名字未披露的中國投資者,金額大約5000萬美元。

這些投資者都受惠於一個以50萬美元的投資換取兩年期簽證以及永久居留權途徑的聯邦項目。該專案名為EB-5,作為一種成本頗為低廉的融資方式,日漸受到房地產開發商們的歡迎;在2015財年,國務院發放了9764張EB-5簽證——絕大部分申請人來自中國。

但這個必須定期得到國會授權才能延續的項目,最近受到了批評。政府問責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發佈的幾份報告稱,該專案中的背景調查並不充分,防止非法融資的保障措施也很寬鬆。這些說法引發了人們的擔憂。政府問責局發現,一名申請人沒有報告自己和許多家中國妓院之間的潛在財務關聯。

而庫許納和安邦的吳小暉也正在繼續洽談。在中國,吳小暉是政治人脈最強的人物之一。

安邦招致審視

2015年,庫許納開始追尋一個關於第五大道666號的宏大願景。著名建築師紮哈•哈迪德(Zaha Hadid)受邀提供一套設計方案,以便把這座高40層、採用鋁板立面的1950年代辦公樓改造成高1400英尺、擁有購物中心、酒店和住宅的摩天大樓,高度是當前的幾乎三倍。

但這一計畫需要錢。庫許納在2011年設法保住了自家的這處旗艦產業,可它依然負債累累,到2019年有11億美元的債務要還,而它的很大一部分商業辦公空間處於空置狀態。

在2004年以汽車保險業務起家的安邦,已經成為美國房地產市場上最積極的中國買家之一,並且開始投資於酒店業。但安邦自身有一些問題;它那複雜的所有權結構引發了華爾街人士和華盛頓當局的關注。

時報去年報導稱,安邦為數十家公司所有,這些公司的所有者則是受控於大約100人的許多殼公司,其中很多人都和中國的一個縣有關聯,也就是吳小暉的老家。吳小暉本人的權勢部分來源於他的婚姻。他的妻子卓芮是帶領中國擺脫毛時代混亂局面的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吳小暉的一個居於中心地位的生意夥伴是一位解放軍元帥的兒子。他還把幾名曾在政府的保險監管機構任職的人招攬進了公司董事會。

安邦的結構引發了對其真實所有權的懷疑,導致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內的一些華爾街公司選擇不為其在美並購業務提供諮詢,因為它們無法獲得「瞭解你的客戶」這一原則所需的資訊。

安邦與中國政府之間的深厚關係還導致一項總統慣例被打破。長期以來,美國總統一直下榻在華爾道夫(Waldorf),但2015年9月奧巴馬前往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一場會議的開幕式時決定另尋住處。當時,美國官員對這一改變的原因含糊其辭,一名高級國家安全官員提到了安全、反情報和網路監視方面的擔憂。

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也給安邦在美國收購其他物業的行動帶來了麻煩。

10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表達擔憂,收購聖達戈科羅納多酒店(Hotel del Coronado)的協議告吹。該委員會由九個聯邦機構的負責人組成,負責對涉及外國政府及政府關聯公司的交易的國家安全風險進行審查。科羅納多酒店位於一個海軍基地附近,鄰近國家安全基礎設施的協議往往會受到更加嚴格的審查。然而,安邦成功收購了包含在該收購協議中的其他酒店。

去年,安邦試圖收購連鎖品牌喜達屋酒店(Starwood Hotels),其140億美元的出價高過萬豪(Marriott)。外界廣泛報導稱,該協定將會接受上述委員會的審查。儘管各方均表示相信協議會通過審查,但最終安邦在提交該程式要求的詳細內部資訊之前放棄了。

此外,安邦還計畫出價15.7億美元收購總部設在得梅因的信保人壽保險公司(Fidelity & Guaranty Life)。這一消息最早是在2015年11月傳出的。儘管收購計畫已得到了又稱Cfius的該委員會的批准,但在紐約州金融服務局(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要求獲得更多有關安邦持股結構的資訊後,安邦停下了腳步。

但安邦非常精明。該公司的高層同本傑明•M•勞斯基(Benjamin M. Lawsky)建立起了關係。後者在2011年5月到2015年6月間擔任紐約州金融服務局局長一職。據知情人士稱,正是勞斯基把安邦介紹給了庫許納公司。勞斯基當時已經成為諮詢師。勞斯基拒絕置評。

庫許納的發言人海勒證實,庫許納發起了此次洽談。庫許納公司甚少披露有關該合作專案的其他資訊,只說如果敲定協議,安邦將成為重建該大樓的股權合夥人之一。安邦拒絕置評。

海勒稱,庫許納在華爾道夫同吳小暉11月16日共進晚餐,正是大選後一周,純屬巧合。她補充說,在那之前共進晚餐一事已經籌備一段時間了。

據海勒稱,到雙方會面時,庫許納已決定將包括與安邦的業務在內的某些業務關係轉交給庫許納公司的其他人,並且正是出於這個原因,他才邀請了自己的父親和庫許納公司的總裁勞倫特•莫拉利(Laurent Morali)。她說他計畫在與安邦的協議敲定前出售在第五大道666號的股份,但她拒絕透露潛在買家的姓名以及庫許納的預期售價。

海勒還在聲明中強調,美國「未發現安邦是一家國有企業」。鑒於憲法的薪酬條款禁止收受外國政府或國有公司的金錢和禮物,這一點在法律上頗為重要。

她說,如果與安邦達成協議,庫許納公司將爭取從聯邦政府獲得一切必要的批准。她表示有信心讓協定得到外國投資委員會委員的認可,並以該委員會沒有阻止安邦購買華爾道夫-阿斯托里亞(Waldorf Astoria)一事為證。

到1月20日川普就職時,該委員會將由他的內閣成員組成,程式決定了總統具有最終裁定權。

川普對這種程式並不陌生。競選期間,他多次指責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擔任國務卿和外國投資委員會期間支援的一項協定,讓其家族慈善基金會的捐贈者受益,同時讓俄羅斯掌控了美國大約20%的鈾礦產量。

在中國問題上,川普嘴上強硬,指責北京操縱貨幣並增加了貿易戰的可能性。但這是否只是一種談判策略還有待觀察。這位候任總統自己在財務上和中國有著複雜的聯繫:他持有30%股份的一家合夥公司欠一批債主約9.5億美元,而債主之一便是中國銀行;此外,川普大廈(Trump Tower)最大的租戶之一是中國另一家國有銀行中國工商銀行。

在安邦備受爭議的情況下,庫許納讓談判處於保密狀態。但11月16日在華爾道夫共進晚餐一周後,庫許納的父親又和吳小暉在該酒店共進午餐。在庫許納的父親離開後,吳小暉明顯興致很高。

據當時在場的一名人士稱,吳小暉用英語對尚未離去的隨從高喊,「我愛你們。」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