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不懂的美國

2017-01-26 6294

歷任的演說,無不訴諸於美國的理想;川普卻反其道,道出了心中的妄想。他認為美國失去了對所有人的承諾、軍事的主導,和中產階級的財富。而這一切歸咎於「其他國家的破壞;他們製造了我們的產品、竊取了我們的公司,並消滅了我們的工作」。

吳怡/編譯

上週五,川普總統所呈現的美國觀,既不優雅且標新立異;他的就職演說為其任期,投下的是疑惑,而非希望。

歷任的演說,無不訴諸於美國的理想;川普卻反其道,道出了心中的妄想。他認為美國失去了對所有人的承諾、軍事的主導,和中產階級的財富。而這一切歸咎於「其他國家的破壞;他們製造了我們的產品、竊取了我們的公司,並消滅了我們的工作」。

川普極其誇大之能事,用了「浩劫」一詞形容城市中的貧民區。認為這是執政者背叛美國的象徵:他很直接地怪罪了四位坐在身後、前來觀禮的前總統。他們,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想必是將墨西哥、也許是瑞典或是中國放在首位了。這使得川普成為一位救世主,是這場「歷史運動」的領袖,「這場運動是世界前所未見的」。川普宣稱將建立另一個優先次序:美國優先!美國優先!

雖然眾人沒有賦予太多期望,不過川普的任期,有這樣一個開場卻是令人失望透頂的。對於一個正需要走出分裂的國家,川普發表了一場演說,而無獨有偶地,分裂正是他競選的主軸。但是,川普總統在這場演說中,已經超越了候選人川普,在身負掌管白宮的重任之時,他的演說更透露了不祥的預兆,而其作用,頂多只是鼓舞他的基本選民—痛苦或焦慮的白人。

新任總統所提供的,是一個被重寫、扭曲的美國歷史—無視於過去的不公不義,以及近數十年的經濟復甦和社會成就。

就在川普滔滔不絕的同時,我們希望他講話有所本,將川普式的語言轉換成實際的事實。就在他矢言:「要我們的人民脫離福利,重新工作」,這聽來就像是1980年代的政客;而值得注意的是,從1996年至2016年,受惠於聯邦「貧窮家庭暫時性救助金方案」(Temporary Assistance for Needy Families)的人數,下滑了約70%,來到1200萬人。就在川普對於美國工作機會的流失,振振有詞之時,也有件事值得注意,就是失業率其實是下降的,從2009年(經濟衰退的高峰)的10%,降至最近的低於5%。

川普將美國的大量關廠,歸咎於工作大量的流至海外公司,他認為這是不必要的。但是根據美國勞工部勞動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資料顯示,即便自1987年以來,製造業工作消失了500萬個,製造業輸出仍增加了約86%。貿易是一個原因,自動化也是。

川普口中的華府,也是誤導人的。他表示華盛頓「補助他國的軍隊,卻讓我國軍隊令人難過的耗減」。然而事實上,美國的軍費支出是領先全球的。而目前的軍費,也是遠高於911攻擊事件之前。

在川普的假想中,美國城市的犯罪是泛濫成災的。因此他矢言:「這場美國浩劫現在就停止」。但是犯罪統計數字是上下波動的,而這些數據已顯示,美國犯罪已比數十年前改善許多。然而暴力犯罪的主因—槍枝取得容易—是很難從川普身上獲得解決了,因為競選期間,他正是「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所支持的候選人。

他大砲式的發言,缺乏了軟性的語調,但是川普確實承諾:「新的國家榮譽將激勵我們,提高我們的眼界,治癒我們的分裂」。然而對於美國司法部,就促進公民權利與警政革新,所能做的努力,川普卻隻字未提,而司法部正是他所能監督的。

川普扭曲了美國的過去與現在,這是難以理解的。他承諾「讓美國再度偉大」,彷彿這個國家已經陷入絕望、渴望同他撤退至世界的一角。就在他矢言:「將團結文明世界以對抗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我們將會把他們從地球完全消滅」,群眾的歡呼聲不絕於耳。

就在這個講台上,過往的總統皆以平民的姿態表現自己,川普卻是虛榮的;就在這個講台上,過往的總統總是謙虛的,川普卻像隻驕傲的公雞。他表示有他治理美國,美國將會「拿回我們的工作」、「恢復我們的邊界」、「拿回我們的財富」和「找回我們的夢想」。的確,這個國家面臨許多挑戰,我們迫切希望川普都能一一道來。但是美國在上週五之前仍有夢想。在川普成為總統之前,美國是偉大的。在他的幫忙之下—或者說,儘管有他的愚蠢—美國在未來,依然會走上康莊大道。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1月20日刊登於美國《紐約時報》,文章標題為 What President Trump Doesn’t Get About America。】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