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四處搜括「忠誠」,自己卻不願給予

2017-05-18 1937

美國人已了解,就柯米一事,川普重視其保鏢意見的程度,無異於重視一般顧問。美國人也看到了,川普喜歡藉由反駁其助手,加以羞辱。

吳怡 / 編譯

通常在危機來臨之際,美國民眾才得以看清其總統的人格;而就在上週,就在川普(Donald Trump)驟然開除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之後,美國人更可藉機看透川普。

川普的舉止,以及透過近臣的發言,在在顯示了這位總統毫無安全感,且心懷恐懼;他的身旁,若少了那群阿諛的弄臣,他是既吃不下或無法打通電話。至於那些極富經驗、深思熟慮且會挑戰其觀點的顧問,川普絲毫不加以考慮,寧願以衝動和命令治國,並頻頻向人索求荒誕的「忠誠」。

美國人已了解,就柯米一事,川普重視其保鏢意見的程度,無異於重視一般顧問。美國人也看到了,川普喜歡藉由反駁其助手,加以羞辱。

如同許多美國人無需懷疑的,他們眼中的川普,對於官員應負的憲政責任,所知甚少,也絲毫不尊重。在白宮1月分的一場晚宴裡,川普要求柯米對他效忠,但遭拒絕;此時的川普,完全沒認知到約束兩人的聯邦法律:「公共服務即公共信任,需要的是職員超越私人利益,向憲法、法律和倫理原則效忠」。對川普而言,「忠誠」代表著,去年大選,有關俄羅斯干預一案,F.B.I.得放棄偵查。

呈現在美國人前的川普,是緊盯著有線電視新聞不放,以及攻擊一個個的假想敵。就在川普開除柯米的當天,幾位恰好在白宮的時代雜誌記者看見川普,正瀏覽著參議院聽證會的記錄片段,該聽證會是為了調查俄羅斯是否干預去年大選而舉行。只見川普反覆播放著自己在聽證會中,堅持被歐巴馬政府監聽的畫面;當時白宮還有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和幾位助理,靜靜地站在旁邊。輪到了葉慈(Sally Yates,被川普炒掉的代理司法部長)和前國家情報總監克萊佩(James Clapper)的作證片段時,川普還嘲笑這兩位「像狗一樣」被嗆到。稍後在一場晚宴,他為自己「不留情面」的嘲笑他人,感到相當驕傲。

美國人也見識到,川普激動地在大型電視螢幕上吶喊,要求記者不可將焦點放在俄羅斯、F.B.I.也不可聚焦在此、反倒應該防止消息走漏給媒體。NBC的一段訪問中,美國民眾眼見川普貶低柯米,說他「愛現」。美國人也見識到了川普窮盡努力,要柯米閉嘴,否則便公開一段在白宮晚宴的「錄音」—這就是川普,才斥責過歐巴馬政府「監聽」他。

在美國民眾前上演的,是川普不可思議的無能,已經到了一種表演藝術,或是鬧劇的地步。什麼樣的白宮,會在川普炒掉了柯米,這位負責調查川普團隊選前與俄羅斯關係的人士,然後翌日便邀請俄羅斯外交部長和大使參訪白宮?什麼樣的白宮,禁止美國媒體採訪,同時准許俄羅斯官方攝影記者拍攝?什麼樣的白宮,會在俄羅斯公佈其官員與微笑中的川普,在橢圓形辦公室的合照之後,大感意外?

這些都足以證明,莫斯科方面,已經看透了川普。希望僅侷限在這次事件中。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5月12日刊登於紐約時報網站,文章標題為 President Trump Craves Loyalty, but Offers None。】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