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呂巡:美眾院挺台案 風大雨小

2018-01-16 4883

美國國會支持台灣有年,相關法案議案恐上百,若說發出什麼訊號,這次恐怕還不夠強烈,因為兩案都是主席裁定無異議通過的。

美國眾議院近日通過《台灣旅行法》,鼓勵美各層級官員與台互訪,以及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等兩個法案,前駐美代表沈呂巡在中國時報專欄中指出,美國國會支持台灣有年,相關法案議案恐上百,若說發出什麼訊號,這次恐怕還不夠強烈,因為兩案都是主席裁定無異議通過的。

文章全文如下:

美國國會眾議院院會日前連續通過支持台灣的兩個有拘束力法案,就是規定台美高層可以互訪的《台灣旅行法》,及指示國務卿須發展協助台灣重獲WHA觀察員的策略案。總統府及外交部甚至總統的推特,都立即表示感謝,中共外交部及官媒則強烈抨擊,謂「對台獨發出錯誤訊號」等。

美國國會支持台灣有年,相關法案議案恐上百,若說發出什麼訊號,這次恐怕還不夠強烈,因為兩案都是主席裁定無異議通過的。以前我們的國會友人有時故意反對如此裁定,而要求全院(435議員)投票,以顯示案子的強大支持及擴大聲勢。如這次的WHA案,是引用並修正2004年的同案而來,但當年此案是416對0票通過的。以前美國助我參與WHA的案子,眾院每年都是400多票對0票通過,但還是等到2009年兩岸關係改善之後,我們才成為WHA的觀察員。

記得最近一次眾院以票數顯示對我國際參與的支持,是2015年助我參加國際刑警組織案,內容一如這次WHA案,也有指示國務卿要就助我的策略作報告,票數達392比0,參院後通過總統也簽署,但最後還是無法使我參與。美國在國際組織中影響力的式微,從這次聯合國反對耶路撒冷地位改變案的票數就可以看出來,128比9,美國是9票之一。

故而此次的WHA案,即使一切完成,美國也續全力助我,但兩岸關係若仍每況愈下,則我們參與WHA恐仍無緣。2004年WHA首度就我案投票,我所有可投票的邦交國一票未跑,還加上美日兩票,結果仍是25比133懸殊落敗,而當年中共國勢,尚不如今。

《台灣旅行法》從理論上說,一旦完成立法,美我兩國總統就可以互訪。但天下事哪有這麼簡單,當年李登輝前總統訪康乃爾母校,國會兩院的案子是指名要求個案同意,而且參院是97比1、眾院396比0通過。但另外還有議員的連名信,參院簽了76個議員,眾院達236,均屬空前,所以行政部門不得不就範。如果兩院都只是無異議通過,聲勢恐就不同。記得當時AIT前主席丁大衛就半開玩笑的說,你們得到超過參院3/4的連名,若根據你們的憲法,有3/4的國代就可以修憲了。

李的訪美,若純就外交而言,確頗成功,但後來導致台海飛彈危機。今天《台灣旅行法》的文字,事實上極其溫和,雖名為法律案,但有關互訪等規定,只是以政策聲明表「應當」(should )如此,而非法律用語的「必須」(shall)如此,宗旨且係「鼓勵」(encourage)互訪,而即使完成立法,是否或如何執行,仍要看行政部門。

馬政府時期,兩岸及台美關係都良好,就不須什麼法案,美國高層就可以頻頻來訪,包括閣員級的環保署長,次長級的副貿易代表,國務院商業助卿,大使級的不及備載。而我們部會首長訪華府,到他們相對應的美國首長辦公室拜會,我自己在駐美任內就陪同了好多位,還加上行政院副院長可訪美的先例。但現政府就任以來有多少實例,非靠法案不可嗎?

馬前總統也不須法案,也沒有李前總統的大動作及事後危機,就可以於任內回訪兩個美國母校。馬回哈佛及李回康乃爾我都親身參與,相較之下,馬獲得的禮遇似更多,因為包括了訪波士頓華埠,是日場面盛大,店家多懸我國旗,波城市長、麻州議長等政要也來歡迎,雖然這一切仍屬訪問中美洲的「過境」。

國會友人助我,極值感謝,但挺我法案仍應力求擴大效益,始不致浪費友人的善意。如WHA案,能否仿傚當年亞銀案,以相關捐贈的美國會撥款案為籌碼,效力必大得多。我們駐美國會聯絡的同仁,都是外交菁英中的菁英,盼不致因為最近外交高層的「反菁英論」,而影響續有的亮麗表現。

文章來源:中國時報/沈呂巡》美眾院挺台案 風大雨小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