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貿易戰高估美國能耐

2018-03-28 24142

至今年1月,中國仍握有1.17兆美元美債,占全球19%高居世界第一。一旦美中執意對抗,導致貿易戰失控,進而使中國擴大拋售美債,最後恐將演變成川普預期之外的全球金融危機,不可不慎。

郭正亮/評論

美中貿易戰終於開打,川普將對高達6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課稅,中國則以3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課稅作為反擊,美股連續兩天重挫4.7%(1149點),全球股市瞬間陷入空前的不確定危機。

但深入觀察,卻可發現雙方在劍拔弩張之下,仍然互留餘地:

一、美國表示正式課稅之前,仍然保留60天協商期。

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隨即表示「這不是一場貿易戰」,只是想修正「貿易不公」的老問題。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也主動通電中國副總理劉鶴,表示雙方同意繼續保持溝通。

三、儘管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一方面強硬反嗆「奉陪到底」,但另一方面也低調承認「中美有貿易逆差,而且頗大,我們想縮減它」。

崔天凱語帶玄機表示:「中國已經準備好向美國購買更多商品,但不知道美國是否準備好賣給我們」,這段話其實一語道破美中貿易逆差的本質。

畢竟,相較於中國對歐洲各國貿易順差,對美國貿易順差實在大到離譜。以德國為例,2016年中國對德國只有175億歐元順差,但2017年中國對美國順差竟然高達3750億美元!美國GDP是18.57兆美元,德國GDP是3.47兆美元,美國GDP是德國5.35倍,但美國對中貿易逆差卻是德國對中貿易逆差的17.8倍!

關鍵是美國出口中國太少,進口中國太多,但出口中國太少的主因,並不是因為中國不買,而是因為「中國想買的、美國不賣」!舉例來說,中國在2017年開始推動煤改氣,進口高達6700萬噸天然氣,但直到2018年2月,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才和美國Cheniere Energy 公司簽訂25年合約,每年賣出微不足道的120萬噸天然氣給中國,美國竟然排在中國進口的前十名之外!另如中國每年進口石油超過2500億美元,但2016年美國原油出口,中國只占3.7%;美國成品油出口,中國只占3.9%,主因也是美國寧可賣給其他國家。

此外,美國還因為主導瓦森納協議(Wassenaar Arrangement),不得不對中國實施最嚴格的高科技出口管制,無法出售先進材料、電子器件、先進計算機、傳感雷射、推進系統給中國,更不要說美國最專精的尖端武器。最近隨著美國感受到中國崛起壓力,川普還變本加厲把出口管制延伸到投資管制,例如去年9月13日,川普就以「國安問題」為由,禁止具有中資背景的美國私募基金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併購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

至於美國為何不斷增加中國商品進口,川普恐怕也沒抓到要害。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世界工廠,出口美國的前八項商品如下:機電音響設備及零組件、玩具、紡織品、賤金屬及製品、運輸設備、塑料橡膠製品、鞋帽傘製品、化工產品,絕大多數是美國不再生產、民眾常用的民生消費品,除非美國能從其他國家買到同樣低價、同樣品質、同樣數量的替代商品,否則美國進口商並沒有太多選擇。

舉例來說,全球最大零售商沃爾瑪Walmart向來以價格低廉著稱,在美國擁有4068家直營店,僱用員工超過140萬人,是美國民眾不可或缺的購物中心。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就曾指出,光是沃爾瑪每年向中國採購,就高達中國出口美國的10%以上,如果川普要增稅,沃爾瑪很可能把增加成本轉嫁到消費者,導致美國民眾生活成本的高漲。

更弔詭的是,由於中國是透過「改革開放、招商引資」逐步建立龐大的出口產業,出口廠商其實多數是外資公司,並非中國本土公司。2013年1月18日,中國科學院曾發布《國家健康報告》第1號,就以2011年中國GDP為例,指出中國GDP總值47萬多億人民幣,有高達13萬億利潤被跨國公司賺走。光是一家台商富士康,2012年出口就高達1295億美元,占中國當年出口總額(2萬489億美元)的6.3%!一般估計,美國企業在中國出口占比,至少在三成以上。

據2017年統計,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已達28萬多家,資產總值超過2萬億美元。在中國28個產業中,有21個產業的前5名,都是外資或合資企業。從行業上看,銀行、保險、電信、汽車、物流、零售、機械製造、能源、鋼鐵、IT、網路、房地產等,都有外資進入,服務業更以美商主導,併購最多也來自美國跨國公司,占比超過30%。2017年中國貿易順差有59%來自外資企業,61%來自加工貿易。中國從加工貿易中,只賺取少量加工費,反觀美國從設計、零部件供應、行銷等環節獲益巨大。

換句話說,川普開打美中貿易戰,受害最大的其實是出口導向的外資企業,並不是中國本土公司,尤其是美國、台灣、南韓、日本為烈。誠如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全球市場策略分析師Hannah Anderson所言:「首當其衝的將是股市,受影響最大的將是美國、韓國、台灣,因為在這些市場註冊的公司,佔據了中國出口產品全球生產鏈的很大部分」。

畢竟,美中兩國在產業鏈上的互補性遠超過競爭性,與1980年代美日兩國在製造業處於高度競爭,本質並不相同。中國從美國進口高附加價值的工業産品,美國從中國進口低附加價值的生活消費品,同時在服務貿易方面,例如金融、知識産權、旅遊、留學,中國對美國都是入超,美國對中國的服務貿易盈餘,顯然並未納入川普的美中貿易總賬。

更何況,中國製造業占全球比重已超過 25%。在500種主要工業產品,中國有220多種產量位居世界第一。中國擁有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和525個小類,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蘋果手機、電腦產品在全球有700多家供應商,其中近一半在中國,短時間根本無從改變。

隨著中國經濟崛起,中國對美出口占比已逐漸下降。2015年中國出口歐盟14.3%居冠,美國14.1%居次,東南亞11.9%居三,然後是香港8.7%、日本7%、南韓7%、台灣4.8%、澳大利亞2.9%、印度1.8%、巴西1.8%、其他25.7%。中國對美出口只占中國GDP不到4%,即便川普對中國擴大貿易戰,也很難逼迫中國俯首就範。

此外,中國對美國來說,也成為北美以外的最大出口市場。據美中貿易委員會估算,2015年美對華出口和中美雙向投資,為美國GDP貢獻2160億美元,支持了美國260萬個就業,中國是美國33個州的前三大貨物出口市場,13 個州的前五大貨物出口市場。就商品而言,美國出口62%大豆(138億美元)、14%棉花(5億美元)、17%汽車(121億美元)、15%積體電路(97億美元)、25%波音飛機(125億美元)到中國,這些美國出口中國大項,都可能成為未來中國反制川普貿易戰的受害者。

綜上所述,川普開打美中貿易戰,顯然方向失準:

一、中國並非美國政治附庸,美國想聯合歐洲,複製1985年逼迫日本讓步的廣場協議,對中國恐怕難有著力。

二、中美經濟互補高於競爭,中國商品包山包海,貿易戰將導致進口消費品漲價,早晚將引發美國民眾反彈。

三、中國出口多為外商,貿易戰首先打到美商、台商、韓商,並非中商。

四、中國出口早已多元化,經濟總量巨大,貿易戰對中國經濟衝擊有限。

五、美國對華出口大項,也可能成為中國反制籌碼,尤其是大豆和波音。

更重要的是,中國並非自由經濟,政府管制權力無所不在,一旦中國針對在華美商進行非關稅抵制,美商恐將投訴無門。正因如此,美國熱衷拓展中國市場的龍頭企業CEO,無不積極參加3月24-26日在北京釣魚台賓館舉行的「中國發展論壇2018年會」。蘋果公司總裁庫克發表主題演講,即意有所指表示「最強大的公司和經濟體都是開放的,人們和思想的多樣性,使得它們更加繁榮」,同時也感謝中國,表示「如果沒有這裡的合作夥伴,我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長和成功」。

面對山雨欲來的美中貿易戰,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除了「奉陪到底」之外,還提到「中國正審視所有可能選項,包括減少購買美債」,這恐怕是中國反制美國貿易戰的金融核武器。至今年1月,中國仍握有1.17兆美元美債,占全球19%高居世界第一。一旦美中執意對抗,導致貿易戰失控,進而使中國擴大拋售美債,最後恐將演變成川普預期之外的全球金融危機,不可不慎。

【圖片為資料照,翻攝自白宮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