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防部長:美國堅守承諾與台灣軍事合作

2018-06-04 3248

2018年香格里拉對話會2日進入第二天議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主題為「美國領導與印太安全的挑戰」全體會議中表示,美國要為了所有人的利益來實現印太地區的自由與開放,但這一願景的必須依靠各國的共同努力。

2018年香格里拉對話會2日進入第二天議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主題為「美國領導與印太安全的挑戰」全體會議中表示,美國要為了所有人的利益來實現印太地區的自由與開放,但這一願景的必須依靠各國的共同努力。為了保護共同原則,必須繼續加強現有的機制,包括東盟及東盟防長會議、東亞各方會議以及亞太經濟合作論壇,此外還有一些三邊和多邊機制。他還提到,美國仍堅定承諾與台灣合作,依據《與台灣關係法》,提供必要與防衛相關的設施,維持自我防衛。

馬提斯表示,美利堅合眾國早期希望能夠在進入太平洋區域擴大自己的商貿活動,自此,美國開始擴大對該地區的參與。印度太平洋地區是美國首要戰區,美國與地區的利益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美國已在該地區就經濟、安全、發展等方面作了大量投入,希望兌現在印太地區建立安全、繁榮、自由區域的承諾。

馬提斯表示,美國奉行的原則是所有國家共同的原則,包括尊重各國的主權和獨立,讓所有國家享受自由,並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爭議。為了實現這些原則,美國需要在言行上採取行動。在經濟上,美國倡導進行公平競爭,不採取不正當的經濟行為。同時,也要認識到任何國家都不能單獨地主宰印太地區,要實現該區域的和平與自決,各國有共同責任實現共同未來。

馬提斯提到,未來美國首先要進一步地關注海事領域。海事的公產是全球財產,海上通道也是經濟活力的大動脈。美國希望能夠保持這種活力,幫助其合作夥伴加強海軍和執法能力。同時,也要保證美國軍事力量能夠與其他國家的軍事力量融合在一起,這裡面包括軟硬兩方面:資助和銷售尖端美國軍事技術給合作夥伴;把專業軍事訓練帶給更多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力量和非軍事力量,同時通過軍事安全合作,與該地區各國在軍事和經濟上不斷擴大相互信任度。

此外,馬提斯強調,要促進印太地區經濟發展。美國認識到該區域需要更多投資,其中包括基礎設施投資。美國正不斷地重振發展和融資機構,以便美國能夠更加好地參與這一領域,幫助各國實現經濟主權。

馬提斯說,美國要為了所有人的利益來實現印太地區的自由與開放,但這一願景的必須依靠各國的共同努力。為了保護共同原則,必須繼續加強現有的機制,包括東盟及東盟防長會議、東亞各方會議以及亞太經濟合作論壇,此外還有一些三邊和多邊機制。

馬提斯提到,美國印太策略中心是要融合合作夥伴關係,加強合作來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以解決不同挑戰。

在東北亞,馬提斯會說,該地區動態的安全環境繼續上行,美國已在此建立非常穩健的聯盟與合作夥伴。在朝鮮半島,美國的目標要達到完全的、可核實的、無可逆的去核化。國際社會對此取得共識。除朝鮮外,美國將更加專注於同韓國和日本的盟友關係。

對於台灣,馬提斯表示,將持續提供台灣自我防衛的武器裝備,反對一切片面改變現狀的做法。
對於中國最近強制美商更改台灣屬性作為,馬提斯也表達反對立場,強調反對任何不尊重海峽兩岸人民意願進行的改變 。

馬提斯表示,身為太平洋國家,美國會持續投入建立印太區域的共同命運,不會要求夥伴放棄主權,從未夢想霸權,會基於共同原則合作。

在東南亞,馬提斯強調,要加強同菲律賓、泰國的合作,同時增強同新加坡多年來的合作關係。同時,美國正在跟這一區域內的關鍵國家進行合作,包括印尼、馬來西亞、越南,在基於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原則下,取得歷史性的進展。美國繼續堅持以東盟為中心的概念,如果東盟能以一個聲音發言,美國就能更好地維持這一區域不受到脅迫,從而更好遵守國際法。

在大洋洲,馬提斯表示,美國的夥伴關係與合作不僅只基於安全利益,同時也基於長期以來的共同價值觀。同時,美國會繼續加強同新西蘭的國防合作,並使合作現代化,以面對本世紀的安全挑戰。

同時,馬提斯稱,對於太平洋上群島美國將更加關注,因為這是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門戶。美國將加強與這一地區的互動,包括美國在帕勞群島做了很多投資,這非常重要。

此外,馬提斯提到,美國要加強與南亞地區合作,尤其是與印度。印度總理莫迪在昨天的演講中也已經提談到,印度在印太地區將扮演一個地區領袖以及非常有責任的監護人角色,美國非常珍惜印度可以扮演這樣的一個角色。

馬提斯說,美國對印度的關切是很自然的,因為這兩個國家都是很大的民主國家,有共同的價值觀,同時也是非常尊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馬提斯表示,美國的區域合作一直在擴大,這與美國整體目標相一致。美國的夥伴關係網已擴大到印太區域範圍外。

馬提斯還提到,在重建阿富汗過程中,希望印度能夠扮演一個角色。

馬提斯提到,美國還與其他太平洋盟友進行合作,包括英國、法國和加拿大。

他指出,美國提出的印太戰略,也是要藉此表達與中國的關係,美國支持中國的決策,但中國也要支持長期的和平與繁榮,這是其中的最重要前提。

他表示,中國在南海的政策,讓他們懷疑中國是否有更深遠的目標。中國在南海軍事化作為,包括艦砲、高射砲,或電子干擾機,或轟炸機降落,這些武器系統與軍事相互關連,也具有恐嚇或脅迫目的。

馬提斯認為,中國在南沙群島的軍事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所做的擔保相互矛盾。

馬提斯表示,美國上週拒絕中國海軍代表參與2018年環太平洋軍演,中國的行徑與美國的原則、目標並不一致。

他指出,美國從未要求各國在中國與美國之間選邊站,朋友是不會強迫要求進行選擇。

馬提斯表示,美國會提供戰略性夥伴關係,而非依賴關係,美國會與盟國合作,維護區域的安全穩定、經濟繁榮,基於共同原則合作,讓任何國家擁有美好未來。

香格里拉對話會由英國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和新加坡國防部協辦的「亞洲安全峰會」主辦,該對話始於2002年,是目前亞太地區安全對話機制中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多邊會議之一。迄今進入第17屆。今年共有來自43個國家的專家學者出席。

中方嚴肅回應馬提斯質疑

6月2日上午,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今年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做了主旨演講,在演講中,他對中美關係問題以及涉及到的相關問題,包括台灣問題和南海問題做了一些頗有針對性的發言。對此,今年香會的中方代表團團長、軍科院副院長何雷中將在會議間隙期間立即進行了回應,提出了針對性的觀點。

何雷回應表示,第一,關於台灣問題。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的、合法的政府。台灣問題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是不容觸碰的一條底線和不能挑戰的一條紅線。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堅決反對(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堅決反對以任何形式,官方與台灣接觸和提高對台的關係,堅決反對任何一個有損於一個中國的原則和三個聯合公報的行為,堅決反對「與台灣關係法」、「與台灣交往法」。中國人民和中國政府決不允許任何人、任何政黨、任何組織,以任何名義、在任何時候、以任何手段將中國的任何領土從中國版圖割裂出去。中國人民解放軍有決心、有信心、有能力維護祖國的主權、安全、統一和發展利益。

何雷說,第二,關於中美關係問題。大家知道,中國和美國一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一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兩國同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發展體,同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對世界的和平穩定、地區的和平穩定擔負著重要的責任。

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非常珍惜、非常重視中美兩國關係,因為中美兩國有著廣泛的共同利益。在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共同推動下,中美兩國關係朝著友好的方向繼續發展。特朗普擔任總統一年半的時間,習近平主席和他進行了3次會談會晤,多次就國際上的大問題通過電話進行交流,兩人建立了良好的工作關係和個人關係,為中美兩國關係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奠定了基礎。中美兩軍關係是兩國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兩國關係發展的基礎上,兩軍關係也在不斷的向前發展。

剛才馬提斯防長講到,中美兩軍要增強戰略互信,要加強危機管控,我想這都是有利於加強中美兩軍關係的重要舉措。馬提斯防長講到,近期要訪華,中國軍方歡迎他如期訪華。我們希望中美兩國、兩軍,從維護世界和平、地區和平的大局出發,堅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把中美兩國和中美兩軍的關係不斷推向新的水平,為世界和平穩定、為地區的和平穩定做出貢獻。

何雷還指出,第三,關於南海問題,特別是南海軍事化問題。大家知道,最近幾年,南海問題成為香格里拉對話會的熱點問題。首先,中國的南海諸島及島礁附近海域是中國神聖的領土,這是有歷史依據和國際法認可的,是不容爭辯的。二是,中國歷來主張在尊重歷史和國際法的基礎上,與當事方通過協商談判的和平手段解決南海島礁和海洋爭議。三是,可喜的是,最近幾年,在中國和東盟有關國家的共同努力下,現在的南海穩定向好,沒有發生大的衝突和爭議。

關於在所謂南海島礁軍事化的問題,在南海島礁駐軍和部署武器,這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事情,是國際法所允許的。任何其他國家說三道四,都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都是不值得一駁。真正在南海造成軍事化的,就是口喊著南海軍事化的國家,打著所謂「航行自由」的旗號,用軍機軍艦,到中國島礁鄰近海域和上空,進行抵近偵察和軍事活動,甚至到中國島礁12海里耀武揚威。我認為,這不僅是對中國安全穩定的影響和破壞,也是對中國主權的挑釁,實際上是南海軍事化的根源。對於這些國家的行徑,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是堅決反對的。而且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也會採取必要的措施和手段堅決予以制止。

【中評社/記者 郭至君、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