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考驗美國中東政策

2023-10-16 90488

「屋漏偏逢連夜雨」,繼俄烏戰爭後,以巴衝突又成為拜登政府另一項重大外交考驗。美國共和黨聯邦眾議院議長麥卡錫,本月2日以216比210票在眾院遭到罷免,對烏援助被視為他的罪狀之一。因為烏克蘭戰事久拖不決,已在美國國內引發爭議,美國民眾不容許政府長期把資源投入一場海外戰事。

趙春山/評論

世事多變,俄烏戰爭一波未平,中東烽火一波又起。本月7日黎明時分,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兵分三路,從海、陸、空對以色列進行了突襲。這項攻擊行動不僅造成重大死傷,且有為數不詳的以色列軍民被擄充當人質。有人形容這是「以色列版的珍珠港事件」,嚴重的程度也超過「911」美國遭受的恐怖攻擊。

哈瑪斯選在「贖罪日戰爭」(Yom Kippur War)50週年發動攻擊,無異是在以色列的歷史傷口灑鹽。新仇加上舊恨,以色列決定「以其人道還治其人」,要讓敵人付出慘痛代價。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宣布全國進入戰爭狀態,國防部長葛朗特(Yoav Gallant)聲稱將解除所有作戰限制。以色列採取的報復行動包括,不斷以砲彈和空襲轟炸加薩走廊(Gaza Strip),並且召集了30多萬名後備軍人,準備發動地面攻擊行動。

這場衝突的導火線,可以追溯到以巴雙方因種族、宗教、文化和領土等紛爭,長期累積的歷史仇恨。自從哈瑪斯在2007年取得加薩走廊的控制權後,它和以色列就打了四場戰爭。有政治分析家把哈瑪斯的襲擊,與美國正在斡旋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關係正常化的談判有關,哈瑪斯擔心會因以色列擴大和阿拉伯國家的和解而受到孤立。

以巴衝突有擴大為「以阿戰爭」的可能,因為戰火已延燒至鄰近國家。例如,敘利亞指控以色列空襲了大馬士革(Damascus)和阿勒坡(Aleppo)的國際機場,而敘利亞和阿瑪斯的後台伊朗關係密切;黎巴嫩則指責以色列和武裝組織真主黨(Hezbollah),開始在黎國邊境交火。

「屋漏偏逢連夜雨」,繼俄烏戰爭後,以巴衝突又成為拜登政府另一項重大外交考驗。美國共和黨聯邦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本月2日以216比210票在眾院遭到罷免,對烏援助被視為他的罪狀之一。因為烏克蘭戰事久拖不決,已在美國國內引發爭議,美國民眾不容許政府長期把資源投入一場海外戰事。

美國是烏克蘭最大的外來援助者,自俄羅斯2022年2月入侵烏克蘭以來,美國已承諾提供超過430億美元的安全援助,占所有西方捐助總數的一半以上;但美國國會1日通過45天的短期支出法案,卻剔除援助烏克蘭的60億美元款項。鑑於眾院未來動向未明,拜登政府已不再尋求在協商短期撥款法案時,納入240億美元援烏經費。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n Zelenskyy)擔憂美國大選前的政治論戰,恐削弱華府對基輔的支持。

拜登不願重演自阿富汗撤軍那一幕,但以色列和烏克蘭不同,美國必須對以巴衝突強硬表態。因此拜登譴責哈瑪斯此舉是「純粹邪惡」的行為,重申華盛頓支持以色列,準備在中東地區部署更多軍事資產。美國立即派「福特號」航母戰鬥群到靠近以色列的東地中海海域,目的是展示對以色列國防的牢固支持,以及警告其他國家或武裝組織不要加入戰局。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於12日先訪問以色列,隨後前往約旦會見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布林肯還要走訪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卡達,其中部分國家對哈瑪斯具有影響力。

拜登初期並未給與中東地區應有的注意力。他上任一年半後才展開首度中東之行,先後到訪以色列、巴勒斯坦和沙烏地阿拉伯。拜登此行的目的是修復與盟國的關係。誠如2022年10月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所說,拜登政府希望「通過在美國伙伴間建立政治、經濟和安全聯繫,促進中東地區一體化。」

但拜登的中東政策顯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華府智庫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埃爾金迪(Khaled Elgindy)告訴「美國之音」說,「拜登政府尚未逆轉甚至都沒有批評前總統川普2019年承認以色列吞併戈蘭高地的決定。也沒有像前幾任總統那樣,呼籲結束以色列對約旦河西岸和加薩地帶的占領。」

拜登中東政策的另一個目標就如他多次強調,是「不會在中東留下真空,讓中國、俄羅斯和伊朗填補。」尤其面對日益加劇的中美戰略競爭,拜登認為必須遏制中共在中東地區的經濟影響力。

對中共而言,中東地區連接亞洲、非洲和歐洲三大洲,位於「一帶一路」的交會點,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參與者。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中共不斷深化與中東國家的經貿關係,並常年穩居中東第一大貿易夥伴國地位。中東地區盛產石油,許多國家希望中共購買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氣。

這次以巴爆發衝突後,中共立即透過中東問題特使翟雋,表達中方「反對和譴責傷害平民的行為,呼籲立即停火。」翟雋認為以巴衝突的關鍵,是遲遲未能公正解決巴勒斯坦問題,而根本出路就是落實「兩國方案」。中共在成功促使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復交後,試圖在以巴之間保持平衡,但這不符合以色列的期待。以色列認為北京對哈瑪斯的恐怖攻擊,反應不如美國表現的那麼強烈。

北京的難題是必須考量她和伊朗的關係。伊朗聲稱哈瑪斯的突襲行動是巴勒斯坦人的「自衛行為」,但在西方紛紛譴責哈瑪斯時,伊朗毫不掩飾地表達其對哈瑪斯的支持。眾所周知,伊朗對巴勒斯坦激進組織,長期提供資金和武裝援助。

以巴衝突或許為擬於下月舉行的「拜習會」,提供了一個必要性因素。「911事件」曾是中美關係的一個轉捩點,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當晚就致電布希總統,向美國和遇難者家屬表達關切,並「譴責所有恐怖主義暴力行動」。布希不久即出訪中國大陸,表示將與中共建立「建設性合作關係」。

俄烏戰爭和以巴衝突帶給臺灣的啟示是,烏克蘭和以色列人民面對戰爭威脅時,都展現出強力的自我防衛意志;其次,民族、文化和宗教等因素的歧異,如果產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結果必將形成以暴易暴的惡性循環。台灣內部也存在嚴重的民族、文化和國家認同危機。政客經常運用認同問題騙取選票,把民主異化成為民粹,結果造成台灣嚴重的政治和社會不安,並有引來外患的可能。

【圖片來源:中新網】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