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進軍」東協,岸田訪菲引發關注

2023-11-09 78880


日本對東協的政策,隨新國防戰略而做出調整;即從經濟層面轉而觸及到軍事層面。東協成員當中,與中共存在南海領土爭議的菲律賓,因其角色特殊,成為日本選擇加強軍事合作的主要對象,意義超過岸田這次到訪的馬來西亞。

趙春山/評論

最近日本在東南亞地區的外交動作頻頻。繼日本外相上川陽子上月出訪汶萊、越南、寮國和泰國之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於本月3日至5日訪問了菲律賓與馬來西亞。這是岸田自2021年10月就任以來首次訪問這兩個東協國家,目的都是為下月在東京舉行的「東協特別領袖會議」暖身。

今年是日本與東協友好關係50週年,雙方於今年9月6日在印尼舉行的第26屆「東協—日本峰會」中,決定把雙方關係提升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對日本而言,加強與東協關係的首要目標,就是擴大日本對外影響力,推進日本的「國家正常化」。

戰後日本「和平憲法」限制日本發展國防武力,而「國家正常化」常被外界視為重整軍備的代名詞。但日本法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科教授白鳥浩(Hiroshi Shiratori)告訴《美國之音》說,「日本在國際舞台所扮演的角色,絕對不是以軍事為主,而是以經濟支持、災難、人道救助等方式,作為強調和平與國際秩序的代表國。」

日本的東南亞政策是以前首相福田赳夫於1977年在馬尼拉提出的「福田主義」為基礎。其中的一個重點就是強調日本不做軍事大國,而是展開與東協國家的經貿合作。根據日本對發展中國家實施的《政府開發援助》(ODA)計劃,日本提供東協國家軍事以外的經濟或技術協助;日本也因此獲得東協提供日本商品的出口市場和能源供應。

基於戰前日本軍國主義加諸的慘痛經驗,多數東協國家希望「在商言商」,即經由「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提升,能強化和日本之間的經貿聯繫。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於「東協—日本峰會」發言時建議,雙方在網路安全與數位經濟、氣候變遷與綠色經濟、互聯互通領域等三方面展開合作。

岸田文雄於9月6日於東協峰會場邊舉行的「東協—印度太平洋論壇」中,對此作出日應。岸田表示,在經歷新冠疫情與俄烏戰爭後,日本將強化與東南亞地區的供應鏈韌性,以確保商品流通的穩定及糧食安全。日本將在六個領域給予東南亞國家支持及合作,包括:(1)海洋安全保障;(2)供應鏈強韌化;(3)交通基礎建設;(4)數位網路;(5)電力供給;(6)人才養成。

其次,日本的東南亞政策不會專注於經濟層面,因為日本從地區角色升高為全球角色,不可避免會改變地緣政治格局,導致中日之間的一場區域權力競賽。去年12月,日本臨時內閣會議通過包括「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國家防衛戰略」及「防衛力整備計畫」在內的新版「安保三文書」,其中明載日本將擁有可攻擊敵方飛彈基地的反擊能力,這是二次大戰後日本國防政策的重大轉變。岸田文雄隨後在記者會上點名,中國是日本「前所未有的最大戰略挑戰」,日本要聯合盟國及「志同道合」的國家來共同應對。

中共官方對日本的新國防戰略做出強烈回應。《環球網》評論,「任何打著『安全』幌子、刺激地區緊張局勢之舉,都將是不受歡迎的;而想成為『正常國家』的日本,也會因這些舉動變得更不正常。」

日本對東協的政策,隨新國防戰略而做出調整;即從經濟層面轉而觸及到軍事層面。東協成員當中,與中共存在南海領土爭議的菲律賓,因其角色特殊,成為日本選擇加強軍事合作的主要對象,意義超過岸田這次到訪的馬來西亞。

菲律賓是美國在東南亞的主要盟國,但在杜特蒂執政時期為了經貿利益,採取「遠美親中」策略。小馬可仕勝選就任總統後,逐漸回到「親美」立場;由於中菲在南海衝突不斷,小馬可仕從「親美」進一步轉向「抗中」。

華府國家戰爭學院的東南亞問題專家阿布扎(Zachary Abuza)在《日本時報》表示:「日本認為菲律賓是一個能力非常有限的國家,但其應對中國恐嚇的願望卻越來越強烈。」針對菲國對中共的恐懼,日本即時送上「溫暖」。

今年4月,日本推出《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強化支持》(OSA),對「志同道合」國家無償提供武器裝備。日本首先將之適用於菲律賓,將提供菲國5套監視雷達,強化菲國海岸監管能力。菲律賓也是繼澳大利亞、英國之後,第三個與日本簽《相互准入協議》(RAA)的國家,簡化了日本自衛隊與菲軍互訪的手續。岸田訪菲期間曾被安排視察當地的海岸防衛隊,聽取菲國海警的安全簡報,也召見了日本為菲國培訓的人員。

最後,日本「進軍」東南亞是充當美國政策「代理人」的角色。川普執政時期採「退群」行動,不僅影響美日同盟關係,也危及美國在東南亞的可信度。拜登上台後,致力恢復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但沒有對東南亞地區給與足夠的注意力。面對俄烏戰爭和以巴衝突的衝擊,拜登政府尤其缺乏必要的資源,來因應中共在東南亞實施的「一帶一路」倡議。

日本「進軍」東南亞,分擔了美國對「印太戰略」的投入。這項戰略是源自安倍晉三在2016年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它本是一個地緣政治概念,隨後演變成為以遏制中國崛起為目標的戰略構想。

安倍說過「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但日本在東南亞「插旗」,同樣影響到台灣的安全環境。臺灣和日本不同,與美國沒有同盟條約的關係;但面對中美戰略競爭,臺灣和日本同樣充當美國政策代理人的角色。《BBC News中文》報導,面對中共,華盛頓知道台灣無法指望獨力保衛自己。台灣的處境正如報導引述一名中國的長期觀察者所說:「我們需要對整個戰略模糊的問題保持沉默,同時又將台灣武裝到牙齒。」

【圖片翻攝自twitter.com/kantei】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