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億美元援助擱淺,拜登:烏軍敗了都怪你們!

2024-02-23 7467

美國參議院通過涉烏克蘭和以色列的軍援法案,總額達953億美元,其中包含向烏提供600億美元援助。

據中新網報導,「因為(美國)國會不作為導致補給物資不斷減少...... 使俄羅斯幾個月以來首次取得顯著戰果」,日前,在白宮公佈的美國總統拜登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通話內容中,出現如是表述。

俄軍近日奪取了頓涅茨克地區重鎮阿夫迪夫卡的控制權,烏軍宣布撤離。 面對俄烏前線這一態勢,美國總統拜登坐不住了,矛頭直指自家國會。 這是為什麼呢?

一切還要從一項數百億美元的對外軍援法案說起。

巨額援烏法案被卡,拜登急了

當地時間13日,美國參議院通過涉烏克蘭和以色列的軍援法案,總額達953億美元,其中包含向烏提供600億美元援助。 然而,法案卡在眾議院,原因是眾議長強生代表自己所在的共和黨提條件,要求拜登政府出錢解決美墨邊境非法移民問題,否則想要拿錢去援助烏克蘭——「沒門」。

不光是嘴上說說,強生還一不做二不休「放大招」,取消了原定的援烏法案有關投票,宣布眾議院休會兩周。

就在法案擱淺之際,那邊廂,俄軍宣佈拿下阿夫迪夫卡,將前鋒向西大幅推進。

美國正副總統都坐不住了。 拜登表示,援烏法案遲遲沒能通過,可能「損害美國聲譽」,眾議院在這個節骨眼上宣佈休會,「令人憤慨」。 他提醒議員們,如不儘快援助,烏其他城市也可能被俄軍控制。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也強烈批評美國會共和黨人,甚至呼籲對方「不能玩政治遊戲」。

專家:烏軍失利凸顯美西方軍援「軟弱性」。

對於拜登等人的反應,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所研究員張弘對中新網分析稱,事實上,當前的烏克蘭危機不僅是烏俄兩國間的矛盾,更是俄羅斯與西方、北約之間安全、地緣政治方面的博弈。 過去兩年,西方向烏提供的軍事和財政援助都接近千億美元規模,沒有西方的軍事援助,烏克蘭可能「連一個月都撐不到」。

他注意到,2023年12月開始,美國在援烏問題上開始出現停擺、斷流的狀態,而歐盟又抵不上,這導致烏軍戰鬥力大幅下降。

數據顯示,烏軍日均炮彈消耗量已從最初兩萬到三萬枚大幅減少,最近還有消息稱其日均炮彈消耗量已不到2000枚。 張弘指出,這個數量的炮彈放到1000多公里長的俄烏戰線上使用,顯然不夠,足以見得烏軍幾乎已面臨「彈盡」的困境。

他進一步表示,烏軍在阿夫迪夫卡的失利,軍援不足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凸顯了美西方在援烏問題上的軟弱性。

仍「有信心」,援助將「雖遲但到」?

雖然將法案未及時通過歸咎於美國國會內的政治對手,但拜登還是對烏方表示安撫。 他說自己「與澤倫斯基進行了交談,讓他知道我有信心,我們會得到這筆錢(對烏援助)。」

張弘也指出,事實上,西方從戰略上是不能放棄烏克蘭的。 至少從經濟上來說,烏克蘭現在是不會垮的,除了美國,歐盟也還在堅持援助。

他指出,雖然目前美國因為2024年總統大選黨爭激烈,共和黨人、眾議長強生以國會休會的手段來拖延民主黨拜登等人的法案,但休會總歸還是有期限的,也不能無限期休會。 共和黨最終還是難以阻攔援助法案通過。

因此,他判斷,美國對烏援助可能會「雖遲但到」,法案還是會被批准的。 目前西方整體援烏節奏會慢下來,援烏資金會縮水,但完全斷流是不可能的。

換帥、求援:澤倫斯基也很忙

面對烏軍近期在戰場上頹勢連連,澤倫斯基也很忙。 2月9日,澤倫斯基接連撤換了烏武裝部隊總司令和總參謀長,把烏軍指揮中樞來了個「大換血」。

對此,張弘認為,第一,澤倫斯基換將的最主要原因,是他跟原烏武裝部隊總司令扎盧茲尼之間的作戰理念和思路存在分歧,導致合作出現問題。

第二,這是澤倫斯基出於政治考量而做的選擇。

張弘表示,扎盧茲尼不僅評價烏軍在前線的作戰,還對烏國內的徵兵政策、國防反腐等都有發聲。 扎盧茲尼在政治上的這些想法和動作,使得澤倫斯基把他視為潛在競爭對手。 因此,將其派系從國防戰爭體系中清除,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維護澤倫斯基自身的權威。

第三,通過換將來換思路。

在俄烏對峙僵局持續,烏克蘭面臨被動的局面下,換將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烏方希望重啟對俄作戰行動的想法。 張弘認為,這是一種冒險的想法,也是一種嘗試。

張弘指出,實際上,在西方援助縮水以及與俄羅斯實力不對等的情況下,無論是新上馬的瑟爾斯基還是原來的扎盧茲尼,都難以完全逆轉戰局。

除了內部換將,澤倫斯基繼續尋求外援。 他多次與美國、法國、德國等就對烏援助問題進行談判,近日還在慕尼克安全會議上警告稱:對烏彈藥供應不足,將有利於俄羅斯的進攻。

對於澤倫斯基多方求援的舉動,張弘指出,正如烏新任總司令瑟爾斯基宣佈的那樣,2024年烏克蘭將進行全面防守,說白了就是要「守得住」,但越來越缺乏再發起反攻的實力了。

眼看著烏克蘭危機爆發兩周年的節點越來越近,戰場形勢雖然逐漸對俄軍有利,但在談及雙方是否可能在近期重回談判桌時,張弘對此表示不樂觀。

他認為,俄羅斯與西方之間外交、軍事上的對峙和對抗將會長期化,關係改善的空間相當小,俄烏間也很難有真正的和談。

這種類似於「冷戰」的狀態,會逐漸「切割」全球格局。 如果烏克蘭危機和巴以衝突不能在短期內得到管控,世界可能會變得更加雜亂,更加分裂,張弘總結道。

【圖片來源:中新網】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