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台灣社會變成一座大楢山

2016-02-01 11758

民進黨必須注意的是,一年三、五百億的長照預算,還是太少,尤其十年後台灣將邁入超高齡社會,屆時需長照老人家將超過百萬,光靠調高遺贈稅、開徵房地合一稅等稅收要徵集足夠財源,將越來越困難,必須慎重評估施行長照保險的必要。

台南麻豆日前發生一名中年媳婦,因長期照顧失能加上罹患肝癌的公公,導致心力交瘁而悶死公公後跳樓自殺的悲劇。

日本電影《楢山節考》描述楢山腳下貧窮小村落,因無力奉養年屆七十的老人家,而形成將老人家背上山頭,任老鷹啄食致死的習俗。《楢山節考》改編自小說作品,而在原著裡,被背上山頭丟棄的老人家,剛好也罹患肝癌。

這樣的巧合要告訴我們什麼?一個不能以集體力量共同照顧失智失能老人家的社會,就是一座用來埋葬阿公阿嬤的大楢山。

這類因照顧壓力導致殺害被照顧親屬的事件,在日本稱為「介護殺人」,台灣或可翻譯成照顧殺人。台灣社會必須開始熟悉照顧殺人這個詞彙,這是人口老化以後的新興社會現象,近年來每隔幾個月就傳出類似事件,從老先生釘死臥床老妻、中年孝子勒死失智老母、老夫推著坐輪椅老妻一起跳埤塘自盡,一直到最近的中年媳婦悶死公公後跳樓自殺,一件比一件令人不忍,就是照顧殺人悲劇將在台灣社會蔓延的警訊。

何以說這類悲劇將會越來越多?因為台灣的長照體系太過薄弱寒酸,根本沒辦法挑起照顧失智失能老人家的重擔,就好像楢山腳下的小村落。台灣目前一年至少有五十萬需長照老人家,但唯一的長照政策「十年長照」,每年頂多花費三、四十億來照顧這些阿公阿嬤,根本是杯水車薪。宣傳與倡導也不足,絕大部分家屬不曉得有了長照需求以後,要跟誰申請,或者照顧上出現困難,要到哪裡求助,只能在陰暗房間裡一邊照顧失智失能老人家,一邊淚水往肚子裡吞,終至承受不住壓力而身心崩潰。

「十年長照」在2007年民進黨主政時期制定,將於2017年屆滿十年,原本規劃十年投注八百億預算,但最後每年實際執行總額還不到一半,每年接受照顧服務的老人家才數萬人,而且大都是蜻蜓點水式居家服務,成效有限。那麼台灣的五十萬需長照老人家怎麼過日子?負擔得起的,就聘雇外籍看護或送往安養院,目前台灣約有二十二萬名外籍看護與六萬張安養院床位;而沒錢的,像新聞中的麻豆媳婦,就只好自己照顧。

長照問題越來越嚴峻,台灣目前每八人有一名老人家,但十年後每五人就有一名,照顧重擔將壓在數百萬國人肩頭。然而台灣社會有何因應措施?剛勝選的民進黨,打算施行「十年長照2.0」,也就是將既有政策擴增以後,繼續走十年。「十年長照2.0」有兩個問題,一是先前遭遇的執行成效低落弊病很可能重演,再者,目前規劃每年增加三百三十億稅收做為長照財源,平均每一名需長照老人家一天只分得一百三十元照顧經費,還是明顯不足。相對來說,國民黨提出的全民長照保險方案,由全民隨健保另外繳納五分之一長保費,每年可以徵集一千一百億長照基金,算是比較充裕。

日本就是施行長照保險,每年長照基金約健保的五分之一,施行十六年以來,在質與量方面都大幅提升了日本的長照水平,成為全球長照典範之一,但日本發生多少「介護殺人」事件?十七年總共六百七十多件,平均每個月發生兩、三件。以日本這樣長照體系相對完備的國家,照顧殺人悲劇都不免持續蔓延,更何況是長照量能與品質,即使在施行「十年長照2.0」以後都不及人家十分之一的台灣?

造山運動正在台灣島上隱隱進行,多少家庭的陰暗房間裡,正發生老年虐待、照顧忽略與照顧疲乏情事?多少無助的孝子孝女、企求白首偕老的鴛鴦夫妻,想將親人送人照顧但沒錢或不放心,而自己照顧又支撐不下去,只能懷著憂鬱沮喪,甚至厭世的心情,在漫漫失眠長夜,等待辛苦的一天再次到來?當天光漸亮,這些堪憐的家屬,只能在窗外看到一座日漸高大的楢山。

台灣社會不能變成一座大楢山,政府與民眾都必須正視照顧殺人悲劇可能在台灣社會蔓延的警訊,趕緊補強長照體系。在這次的總統大選電視辯論裡,老年照顧議題竟未成為辯論主軸,顯見台灣民眾的長照意識不足,無法對候選人形成壓力。台灣有將近三百萬老年族群,應該比照國外組織協會,為退休銀髮族發聲,爭取照顧權益。

其次,民進黨政府上台以後,應將「十年長照」立即廢止,改施行更大規模的長照政策。如果屆時民進黨依然決定採用「十年長照2.0」,那就立即著手進行,將長照服務量能儘快提升,而非沿用「十年長照」繼續混日子。

民進黨必須注意的是,一年三、五百億的長照預算,還是太少,尤其十年後台灣將邁入超高齡社會,屆時需長照老人家將超過百萬,光靠調高遺贈稅、開徵房地合一稅等稅收要徵集足夠財源,將越來越困難,必須慎重評估施行長照保險的必要。

【圖片為日本電影《楢山節考》劇照,來源:新浪新聞

本文經沈政男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作者 沈政男】 2016/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