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需要好幾年,摧毀只要一分鐘

2016-10-07 2631

民進黨用一分鐘,埋葬了國會改革。現在剩下的問題是,民進黨要把民主的時鐘,撥回到馬英九的時代、還是李登輝的時代。民進黨人或許也該想想,為了一例一休、為了貫徹蔡英文的意志,把整個民主都賠上,究竟值不值得?接下來的4年、8年,也都準備這樣幹嗎?

不知道民進黨還有沒有人記著「國會改革」這件事?也不知道民進黨還有沒有人敢講這四個字?就算有人敢講,還有沒有人敢信?

都說蔡英文是馬英九2.0,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府以實際的行動證明了這一點。馬英九在上任5年多之後,搞出了「半分忠」,把自己搞得天下大亂、雞犬不寧。蔡英文和民進黨在上任5個月之後,就弄出「一分鐘」的戲碼,剛好是「半分鐘」的兩倍長。

去年12月,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公布了國會改革三大主張,要落實「人民的國會」、「開放的國會」、「專業的國會」。蔡英文說,民主國家的國會是民意的第一線,立委應該扮演督促政府改革、捍衛人民權益守門人。但國民黨長期占據多數的立法院,卻變改革的絆腳石,甚至是政治紛擾、社會爭議的來源。「黑箱服貿」、「半分忠」事件引發的太陽花學運只是一例。

蔡英文對國會並不夠瞭解,當時也沒有料想到立法院會大勝,所以蔡英文的國會改革,其實都是很粗略的宣示,只有委員會中心、保留條文逾1/3重付審查等極少數比較實質的承諾。

到了立法院長選前,有意角逐立法院長的人選,紛紛對外宣布自己的國會改革藍圖。直到今年四月,民進黨團才提出具體的國會改革主張,包括單一召委制,落實委員會中心、落實少數異議權、讓小黨的意見能夠充分討論。

看完民進黨在《勞基法》修正草案「一分鐘」的表現,你還會相信民進黨有心要「國會改革」嗎?說好的委員會中心、充分討論、少數異議權呢?雙召委制就這樣「鴨霸」,若真改成單一召委之後,豈不變成「開明專制」?

今天民進黨立委大言不慚的辯護說,「一分鐘」跟「半分鐘」不一樣,因為陳瑩是坐在主席台上的。但陳瑩也是因為國民黨沒有真的動手,才能安坐在主席台上。就算陳瑩是坐在主席台上,那提案立委又在哪裡?有在發言台上?有麥克風發言紀錄嗎?通通都沒有。而張慶忠和陳瑩一樣的是,都準備了好幾支麥克風,身上也藏了錄音筆,要在最壞的情況下,錄下自己宣讀的聲音,作為程序完備的證據。

民進黨總召柯建銘不愧是最瞭解議事程序的立法委員,整個沙盤推演在議程程序上可以說是面面俱到,把所有的路都走盡了。不僅提案停止討論、提案全數通過、還自己又提出了復議、再否決復議,一分多鐘的時間,把四件事都幹完了,比起「半分忠」實在是有效率太多。

但是回到最根本的問題上,多數黨對於反對者的聲音視而不見,既不表決、也不處理、當作完全不存在、沒聽到,對於民主最基本的價值、開會最基本的遊戲規則,都缺乏應有的尊重。即便程序再完備,也毫無任何程序正義可言。

截至目前為止,民進黨團仍然堅持會議的程序完備、完全合法。但民進黨團不要忘了,國民黨仍然握有立法院16席召委中的6席。這個會期是預算會期,國民黨手中有1/3預算的排案權。

按照陳瑩的遊戲規則,國民黨的召委只要任何時候抓到一個空檔,一分鐘就可以把所有的預算完全刪光,然後拒絕協商。最後民進黨只能在院會中一條一目的提案回復、逐條表決。民進黨真的認為立委有這麼高的動員能量,行政部門又經得起這樣的折磨嗎?

半分忠、一分瑩這樣的遊戲,原本都是國民黨的專長,沒想到民進黨一上台,立刻就主客易位。馬英九時代的半分忠,是在朝野協商後,同意退回委員會重審,但還來不及補正程序,就引爆了太陽花運動。更早之前李登輝執政時代的國民黨,作法則更為鴨霸,往往是在會期結束的最後一夜,引爆一場激烈的朝野肢體衝突,朝野大打一架之後,趁亂包裹通過所有的法案跟預算,最後非要等大法官解釋才不得不認錯,再想辦法補正程序。

國會改革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才有可能往前走一小步。但若要摧毀、倒退,卻只需要「一分鐘」。

民進黨用一分鐘,埋葬了國會改革。現在剩下的問題是,民進黨要把民主的時鐘,撥回到馬英九的時代、還是李登輝的時代。民進黨人或許也該想想,為了一例一休、為了貫徹蔡英文的意志,把整個民主都賠上,究竟值不值得?接下來的4年、8年,也都準備這樣幹嗎?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