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親開決策協調會違憲? 許宗力:應照憲法機制走

2016-10-13 703

時代力量執行黨主席黃國昌13日詢問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總統蔡英文召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否跨越憲政紅線?許宗力說,應照憲法機制來走,他也理解蔡總統有很多無奈。

中央社報導,時代力量執行黨主席黃國昌今天詢問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總統蔡英文召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否跨越憲政紅線?許宗力說,應照憲法機制來走,他也理解蔡總統有很多無奈。

立法院今天舉行全院委員會,對司法院大法官並為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行使同意權進行詢問。

黃國昌在詢問時指出,蔡總統為了使執政順遂,召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成員有行政院長、民進黨秘書長、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部及民進黨智庫等,他要問這個協調會議有沒有跨越總統的憲政紅線?

許宗力表示,他認為要照著憲法的機制來走,他也同意,因為目前規定蔡總統有很多無奈,希望立法院能考慮修憲;黃國昌擔心,這樣的做法會引起憲政爭議,詢問會議應該繼續嗎?許宗力說,「我覺得確實值得進一步考慮」。

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也提到,「九月政爭」時前總統馬英九當時透過國民黨主席身分,用黨撤銷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黨籍,黨高於政的狀況,使立法院長獨立性不存在?他要問,總統適合兼任黨主席嗎?

許宗力說,很多問題似乎超出擔任大法官應該回答的範圍,「我看不出有不可以的道理」;他認為這是憲法的規定,要不要換立法院長,應該依憲法機制來處理,「如果用黨的方式就是有問題的」,不能用黨內機制來變更憲法機制,黨內的規定若造成實質上憲法規定被規避,「我個人認為這會有問題」。

府:沒有逾越憲政分際的問題

中央社13日報導,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今天指出,總統召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強化執政團隊間的決策協調,並沒有逾越總統憲政分際的問題。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受訪指出,許宗力是在說明總統直選後,總統憲法角色與職權如何具體回應責任政治、民意政治精神,並認為相關憲政規範應有進一步的檢視與考慮的必要,總統召集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強化執政團隊間的決策協調,並沒有逾越總統憲政分際的問題。

小綠敢捋虎鬚 挑戰小英權力

聯合報報導,蔡英文總統主導的執政決策協調會,立委直接了當在國會殿堂說它已跨越憲政紅線。司法院長提名人許宗力在嚴厲的質問下,也直言應該修憲。然而,提出質疑的竟然不是藍委,而是有「小綠」之稱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

民進黨大概沒想到挑戰至高權力的,竟是曾經扮演它政治側翼的時代力量,這一幕是否讓她心頭一陣絞痛。

去年立委選舉,初出茅蘆的時代力量多靠蔡英文禮讓選區而當選,五名新秀就職之後,議事攻防上也多與民進黨同一陣線。但自「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開始,時代力量開始與民進黨互別瞄頭,民進黨在蔡英文一聲令下,強制通過修法,敏於嗅出社會風向的時代力量,選擇與民進黨正面衝突。

上周五朝野協商,黃國昌毫不退讓,與民進黨大黨鞭柯建銘互罵作結。昨天黃國昌先在勞基法七休一的規定上鋪梗,言外之意即是要挑戰小英的領導。

他先禮後兵,要許宗力以法律角度詮釋,七休一法律規定能否以一紙行政函釋切割?突然轉為直問許:「蔡英文為執政更順遂,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有閣揆、黨秘書長還有民進黨團幹部,是否跨越總統在權責分立下紅線?」

許宗力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招,當場支吾其詞,勉強以「修憲」拆招。這個動作顯示,時力並不甘於只作一個權力的侍從,若是一切皆由蔡英文在決策協會議上拍板底定,時代力量只能一旁瞪眼,絕難忍受下去。既然時力在七修一修法上力陳召開公聽會,又欲推翻議事錄而未果,那就冤有頭債有主,乾脆公開質疑決策會議的合憲性。

大綠小綠在勞基法修法結下樑子,黃國昌現在這個仰攻的策略,是否將是兩個政黨分庭抗禮的開始,恐是未來眾人爭睹的一道風景。

擔任司法院長 許宗力:確信不違憲

據中央社消息,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今天針對他擔任司法院長一職是否違憲一事表示,即使是用最高的標準也確信不違憲,若有違憲疑慮,他不會接受提名,若立法院要聲請解釋,他都非常尊重。

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廖國棟在質詢時指出,大法官不管是連任、再任與回任都跟憲法規範相牴觸,立憲的旨意就是絕對禁止各種連任的樣態,大法官就是擔任八年,絕對不能再任,否則會為政治服務。

許宗力表示,他從修憲後的憲法條文中,絲毫看不出他再任大法官有任何違憲的疑慮。

廖國棟說,「你是第二波的提名,是備胎」。現在這麼多外界質疑出現,表示不是無的放矢,你擔任過大法官,就算沒有被提名,也還是法學泰斗,為何要冒著違憲院長的風險接受提名,其中有酬庸的性質嗎?

許宗力表示,他個人認為,確信這並不違憲,如果認為有違憲疑慮的話,他當然不會接受。

國民黨團書記長江啟臣指出,許宗力在92年初次被提名擔任大法官時,在立法院備詢時表示,他在大法官退職後可以貢獻在學術方面。結果退職到現在才5年,又逮到機會回任、再任,已失信於立法院。

江啟臣表示,許宗力曾經公開說過,若有爭議就請國會釋憲,他問許宗力,「能否請你告訴提名你的人,請她的政黨在立法院提出釋憲案」?

對此,許宗力說,他個人從來沒有要爭取擔任司法院長,也沒有積極主動爭取,即使是用最高的標準也認為他沒有任何違憲的爭議 。他也沒有資格告訴哪個政黨要釋憲,若立法院要聲請解釋,他都非常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