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同表結束兩岸敵對」是無法自圓其說的命題

2016-11-16 3882

在今天兩岸的處境,以正常的語言意義結構,如何向台灣老百姓以這種方式說出兩岸目前是「分治不分裂」的論斷?沒有分裂那來的分治?不是自己開自己的玩笑嗎?一旦在老百姓面前被定性為「練肖話」,不知你們還能「表」什麼?誰敢和你們「同表」?

從9月4日國民黨提出兩岸新政綱開始,國民黨內的「一中各表派」與「一中同表派」便開始短兵相接,一直到「洪習會」才暫時告一段落。可能是洪習會短期的成功令國民黨內「一中同表派」壓不住興奮,想要乘勝追擊,一舉坐穩黨內兩岸論戰的制高點,高屋建瓴,讓對手沒有回手的機會,於是又提出「一中同表結束兩岸敵對」的命題。

發明此義者自道:「『一中同表』論述的理論基礎非常嚴謹,『一中三憲』或『一中大屋頂』主張都是出自『一中同表』論述家族。兩岸若能共同表述『分治不分裂』,不僅不會讓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消失,反而可以結束敵對狀態,簽署和平協議。這才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核心基礎,也才是突顯與民進黨區隔的重要論述。」

短短的幾行字,裡面已經有不少說不清楚的不確定概念用詞。「一中同表」的「一中」是什麼性質?兩岸自國民政府1945年根據國際條約接收台灣以來,什麼時候不是處於「一個中國」之中?既然是事實,還需要那麼費力大搞「同表」?是不是已經隱含了自己已經否定了「兩岸同屬一中的事實」?不知「論述的理論基礎非常嚴謹」從何而言?基礎何在?豈不把「嚴謹」當兒戲?

「一中三憲」究竟哪「三憲」?兩岸各自的憲法再加新立一憲?若此,第三憲如何可能?歐盟模式可以借用在兩岸嗎?是不是過度浪漫而犯下了錯誤類比的邏輯誤謬?

在雙方不放棄現有憲法之下的「一中大屋頂」令人聯想到兩德模式。兩德分裂的最大原因在於德國為二戰禍首,是國際強權在二戰之後直接介入造成的,東西德都是主權獨立國家,為美蘇英法各國承認,也都參加聯合國為會員國。

反觀兩岸,中國是二戰盟國的一員,是戰勝的一方,目前的狀況是1940年代下半葉的國共內戰造成的,不是國際勢力安排的結果。在雙方不放棄現有憲法之下的「一中大屋頂」本質上只能是「兩個中國」的「邦聯」,與現在須臾不離的「兩岸同屬一中的事實」在本質上有極大的差別,與許宗力的「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只差幾步路,對岸如何可能會接受?

在今天兩岸的處境,以正常的語言意義結構,如何向台灣老百姓以這種方式說出兩岸目前是「分治不分裂」的論斷?沒有分裂那來的分治?不是自己開自己的玩笑嗎?一旦在老百姓面前被定性為「練肖話」,不知你們還能「表」什麼?誰敢和你們「同表」?

同理,兩岸今天交流如此密切,你們卻還口口聲聲處在「敵對狀態」,不是嚇唬老百姓嗎?縱使真有嚴重的「政治敵對狀態」,面對早無敵對意識的台灣老百姓,你們將如何鋪陳你們的「敵對狀態論述」?這樣的話能說進台灣老百姓的心裡而引起正面的共鳴嗎?你們的「一中同表」的結果將導向你們與台灣人民的「一中異表」,恰恰走到你們所不想見到的對立面!這樣能簽署什麼「和平協議」?天知道這是什麼內涵的「和平」?又能有什麼保障的「協議」?

你們這種論述確實與民進黨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認為這「才是突顯與民進黨區隔的重要論述」,那麼,恐怕恰恰好把你們自己區隔在自以為是的狹窄天地,不接地氣,既幫助了民進黨繼續執政,也會助長「一中各表派」捲土重來,終歸是國民黨再接續大敗!想清楚了嗎?

不管喜歡或不喜歡,人世間的生活事實是人們往下發展所不能罔顧或迴避的前提,兩岸早就處於「一個中國的事實」之中,不須各表或同表,台灣的朝野應該務實地「大表事實」,根據事實基本面拿出合理論述,力爭「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中國既非中華民國,也非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目前兩岸互不為代表」和「兩岸各自無以獨為全中國」的事實,以此鞏固台灣在兩岸對局中的平等或對等地位,為獨立自主的兩岸政治談判鋪平道路。

兩岸關係發展到今天,和平是台灣最大的利益所在,無庸置疑。要引導和平的落實與可持續的發展非兩岸政治談判莫由,蔡英文總統在10月至少3次公開表示,希望儘快與大陸方面坐下來談,以解決問題,但卡在「九二共識」。何不根據「事實狀態」提出政治談判的要求?這樣做,既未承認「九二共識」這四個字,又能滿足大陸的要求,也能保障台灣的獨立自主的地位,蔡對內部也能有所交代。

只要開始啟動政治談判,就有機會催化而幫助大陸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機會,兩岸的和平就有希望被具體落實,台灣也有逐步走出困境的可能。這是唯一的必經之路,會不會被矮化,或滿盤皆輸,沒有命定的預設,要不如此,得靠自己的智慧與本事。從歷史上看,老共都是在既弱且小的時候與國民黨談判的,每次談判都有大助益於她日後的發展。歷史可堪借鑑!

【圖片為資料照】